第一千二十一章 你儿子想你了 - 寒门崛起

第一千二十一章 你儿子想你了

夜深人静,寂静无声。 “阿嚏......” 敬享园书房内,伏案疾书的朱平安胡觉鼻子一痒,忍不住条件反射的打了一个喷嚏。 “怪了,谁在背后说我吗?这一会都打了两个喷嚏了。”朱平安揉了揉鼻子,小声的自言自语道。 “朱哥哥,喝了参汤,早些安歇了吧。” 听到了朱平安的喷嚏,李姝款款走了进来,纤纤玉手捧着一盅香气四溢的参汤,心疼的嗔怪道。 “傻妞,不是睡了吗,怎么又起来了。” 朱平安听了李姝嗔怪,心里不由一暖,抬头看向李姝,微笑着说道。 “你儿子想你了......” 李姝放下参汤,纤纤玉手弹琴似的从朱平安肩上一划而过,美目盼兮,趴伏在朱平安肩上,又妖又俏的倾城脸蛋凑近朱平安耳边,红唇微启,声音娇媚酥软。 此刻的李姝只穿了一件薄如蝉翼的玫瑰红蚕丝睡衣,连胸衣都没穿,修长粉嫩玉颈下,一片肌肤如凝脂白玉,半遮半掩的压在朱平安肩上...... 瞬间,室内春意融融。 朱平安瞬间觉的口渴了,端起参汤,喝了一大口,“咳咳,我们哪有儿子啊。” “知道自己没儿子,那还不快点就寝......” 李姝红着俏脸蛋,用力的白了朱平安一眼,起身扭着小屁屁离开了。 走出书房门后,李姝又倒退了一步,露出一条玩年修长玉腿,后仰臻首,冲朱平安露出了小虎牙,奶凶奶凶的,“参汤一滴也不许剩......” “遵旨。” 朱平安笑着端起参汤,一饮而尽,很是捧场的赞了一声,“好喝,人间美味。” 李姝满意的嘟起了小嘴,收回修长玉腿,小脑袋一甩,满意的离开了。 最难消受美人恩。 朱平安喝完参汤后,将桌上的东西归置好,便熄灭了书房的蜡烛,往卧室而去。 夜深了。 天地一切都沉入睡梦之中。 清晨。 黎明唤醒了人间。 朱平安如往常一样,在刘大刀的陪同下,前往裕王府。 杨继盛案继续在发酵,严嵩昨日在圣上面前言杨继盛私自勾结二王的事情,早已传遍了整个裕王府,裕王府众人惶恐不已,一片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巳时末,一行内侍自西苑而来,向裕王府传达嘉靖帝旨意。 今日午时于刑部公衙,公开朝审杨继盛诬陷上官一案,令刑部、大理寺、都察院等三法司官员并锦衣卫及京城有关衙门一同参与朝审;同时,着令裕王府、景王府遣员旁听朝审。 裕王出于回避以及身份考量,没有去旁听朝审,而是令陈以勤、高拱、殷士儋和朱平安四人一同前往。 午时前,朱平安一行提前到达了刑部公衙。 因为嘉靖帝下令公开朝审,京城的百姓都可以在衙门外观看朝审全过程。 朱平安一行赶到的时候,刑部公衙外聚集了很多得到消息的群众,里三层外三层,密密麻麻的都是人。 杨继盛弹劾当朝首辅严嵩,这是整个京城最热的话题了。说实话,严嵩在老百姓心中的名声还真不好,卖官鬻爵、残害忠良、蛊惑圣上不上朝等等,多数老百姓都将严嵩划归到奸臣的行列中,视严嵩为“祸国之奸贼,老而不死”。听说杨继盛弹劾严嵩的消息后,很多的老百姓都在心里面为杨继盛叫好,视杨继盛为大义凛然、不畏权势、为民请命的英雄。当听说杨继盛被捕入狱后,很多老百姓心里面都在为杨继盛叫屈和同情。 所以,当听说今日午时公开朝审杨继盛的时候,京城的很多老百姓都自发的敢来了,甚至有老百姓从京城外大老远的赶来,人们想要看看这个敢于弹劾严嵩的杨继盛长的是什么模样,想要看看这个朝审究竟是如何审的。 当然,也有相当一部分群众是来看热闹的。 反正刑部公衙外旁听的朝审的人很多,人山人海就是了。 若非有刑部官吏领着朱平安一行人从专门通道走进公衙,朱平安他们都挤不进去。 朱平安他们作为朝审的旁听人员,席位被安排在刑部公衙下首右侧了。景王府的官员也到了,他们被安排在刑部公衙下首左侧,与裕王府的人隔空相望。 “呵呵......” 景王府在座的官员看到裕王府的人来,也不打招呼,只是发出一声声幸灾乐祸的笑声。 “脑残吗?”朱平安腹诽。 “脑残?嗯?哈哈哈......子厚这个词用的好用的妙,有的人是肢体残疾,而对面则是脑袋残疾.....”殷士儋没听过脑残这个词,听朱平安说后,微微一怔,继而稍稍一品,不由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称赞朱平安用词精准。 高拱闻言也忍不住微微笑了笑。 “我们不要节外生枝。” 陈以勤为人比较保守稳妥,扭头轻声的提醒朱平安和殷士儋,示意两人忍一忍,不要跟景王府的人起了冲突,以免给这次朝审增添不安全因素。 “逸甫兄,我们明白。”殷士儋和朱平安点了点头,不再理会对面景王府的挑衅。 “快看,来了,来了......” “杨大人来了......” 大约过了十多分钟,朱平安听到外面围观的群众发出一声声激动的声音,扭头看去,便见外面的群众激动的动了起来,人头攒动,如波涛起伏一样。 杨继盛来了! 朱平安不由的站起身来,往衙门外看去。 视线中出现了杨继盛的身影,在一队锦衣卫的押解下往刑部公衙而来。 杨继盛一看就在牢狱中饱受了折磨,此刻面容不洁,头发凌乱,几缕乱发如枯草一样随风飘飘,身上的囚服也是破旧不堪,渗着血迹,脖颈上戴着沉重的木制枷锁,手与脖颈俱被拷在枷锁之中,脚踝上戴着镣铐,随着他的走动,镣铐在地上哗啦啦作响。 不过,即便如此,杨继盛的精神却是神采奕奕!昂首挺胸,迈步向前。 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光辉。 恍若,他是不囚犯,而是奔赴战场的将士一样。 “杨大人,杨大人......” “义士,义士啊......” “刑不上大夫,这还没朝审呢,怎么给杨大人带上枷锁了?” “大家快给杨大人让开一条道......” 外面的人声嘈杂,说什么的都有,不过很快群众就自发的给杨继盛让开了一条通道。 “风吹枷锁满城香,簇簇争看员外郎。岂愿同声称义士,可怜长板见亲王。 圣明厚德如天地,廷尉称平过汉唐。性癖从来归视死,此身原自不随杨。 我杨继盛,多谢诸位父老乡亲了。” 杨继盛戴着枷锁经过群众自发让开的通道时,现场作诗一首,一边走,一边吟诵,向群众道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