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十二章 我在侯府养伤的日子(四) - 寒门崛起

第一千五十二章 我在侯府养伤的日子(四)

咚隆~咚隆~ 外面一阵撼人心魄的隆隆鼓声传到了临淮侯府,宛如春雷一般轰然炸响,感觉就像是天神抡起了山峰一般粗的鼓槌,猛地砸响了湖泊一样阔大的鼓面。 随着隆隆的鼓声,窗户都跟着颤抖了。 “万岁,万岁,万岁……” 隐隐约约还能听到一阵山呼万岁的声音。 “外面这是怎么了?”朱平安放下手里的《孙子兵法》,疑惑的抬头望向窗外。 “姑爷~姑爷~,外面皇上正在大赦天下呢,听说皇上亲临了呢,在京城的犯人都被放了呢,外面人山人海可热闹了,好多人都去看了。”包子小丫鬟画儿喜鹊一般从外面拎着裙摆小跑了进来,叽叽喳喳的说道。 真的大赦天下了啊! 朱平安之前虽然知道嘉靖帝要大赦天下,但毕竟靴子还没落地,现在靴子终于落地了。 嘉靖帝大赦天下,杨师兄的性命保住了! 朱平安心中大喜,闻言忍不住激动的就要起身,不过忘了自身身体状态,一按床起身就扯到了屁股上的伤口,痛的朱平安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不过即便屁股痛的要命,朱平安脸上仍然是一副欣喜不已的表情。 想到杨师兄没了性命之忧,朱平安摸了摸受伤的屁股,打心里感觉这一顿廷杖划算。 “姑爷,慢点……” 包子小丫鬟画儿见朱平安起身,忍不住担心的跑了过来扶住朱平安。 “姑爷,你是要更……更衣吗?” 包子小丫鬟画儿扶着朱平安,不由声音像蚊子一样羞答答的问道,问完之后,俏脸蛋羞的通红通红,像一只螃蟹精被煮熟了现出了原形似的。 “哈?” 朱平安一怔,没有跟上包子小丫鬟画儿的节奏。 “更衣,姑爷是要更衣了吗?”包子小丫鬟画儿又蚊子一样小声的重复了一遍,羞的小脸更红了,脑袋瓜子低都快埋到一对大胸里去了。 更衣? 古代的更衣除了换衣服之外,还有大小便的委婉叫法。 画儿以为自己是要去上厕所? 呃。 你还别说,估计是茶水喝多了,水果也吃多了,被画儿这么一说,自己这会还真有一股强烈的便意。 可是想到自身行动不便的现状,如果要小解的话,还真得有人扶着自己,不然自己连床都下不了,下了床也站不住。想到这,饶是朱平安脸皮厚,此刻也禁不住变红了。 可问题是这里临淮侯府后院,除了男主子之外,其他任何男性的小厮仆从都不得入内,刘大刀他们自然也指不上了,这里只有女性。如果要人帮扶的话,那就只能是画儿她们这些丫头,或者是老妈子。如果非要从中选一个扶着自己小解的话,朱平安肯定不会选老妈子的。 当然,画儿也算了。 这种事情,看似是自己被占便宜,实则是女生被占便宜。在古代这种封建社会,男女授受不清,女生的名节清誉什么的,还是很重要的。如果让画儿扶着自己小解的话,万一被人传了闲话,对画儿的清誉不好,以后婚嫁的话,说不定都会有影响。所以,画儿也还是算了吧。 “咳咳,那个画儿,李妹妹呢?” 朱平安咳嗽了一声,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想来想去,也只能麻烦李姝了。当然,也不会太麻烦李姝,只是让李姝稍稍扶着点自己就好,其他的自己会解决。毕竟自己只是屁股大腿受了廷杖站不住,双手可都是好着的。 “大小姐的相公在外面藏了一个外室,大小姐赌气回来后,越想越生气,气的摔了一套珍贵的青花瓷,还寻死觅活呢,小姐被老夫人叫去开解大小姐去了。”包子小丫鬟画儿抬起红扑扑的小脸,小声回道。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朱平安觉的画儿羞的通红通红的小脸上似乎有一种期待和跃跃欲试。 不合常理。 一定是错觉。 朱平安闭上眼睛,晃了晃脑袋。 “姑爷你怎么了?是不是憋……憋坏了啊。奴婢……奴婢扶你下床更衣吧。”画儿看到朱平安晃了晃脑袋,还以为朱平安憋得头晕眼花撑不住了呢,也顾不得上害羞和矜持了,关心的问了一句后着急的说道。 憋坏了?! 怎么会。 朱平安脸都红了。 “姑爷,憋……憋坏了就不好了,婢子听柳妈妈说,男人憋坏了会……会影响那个的……”包子小丫鬟画儿低着头羞红了脸说道,耳根子都红透了。 朱平安楞了一秒才明白画儿说的那个是哪个,话说,你个小丫头片子整天都打听什么啊?! “咳咳,没事,没事,没憋到。这会还不用更衣。只是听到圣上大赦天下有些激动。”朱平安咳嗽了一声,轻声解释道,吸了一口气将便意压了下去。 李姝出去了有一会了,想来,应该也快回来了,自己还能再忍一会。 “哦。” 包子小丫鬟画儿闻言哦了一声,红扑扑的小脸蛋上有一抹淡淡的失望。 正好这时,外面有个小丫头端了一盆水果进来。 看到小丫头进来,包子小丫鬟画儿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接过小丫头手里的水果盘,将小丫头指派了出去,“你去药房盯着姑爷的汤药吧,这里我伺候着就好。” 包子小丫鬟画儿是府上的一等大丫头,又是大家私下传的通房丫头,算得上是半个主子呢,小丫头自然不敢违抗,乖乖的领命去药房了。 画儿见小丫头离开,满意的点了点小下巴。现在都是下午了呢,姑爷肯定会更衣的。如果姑爷更衣的话,当然是自己服侍最合适了,自己可是小姐钦定的通房丫头呢,而且小姐去大小姐那之前,也交代自己了,要自己照顾好姑爷呢。 府上好多丫头看姑爷的眼睛,都恨不得吃了姑爷呢,不知道有多少小蹄子心里藏着爬床的心思呢,都是姑爷向来洁身自好,她们才没有得逞。若是由她们服侍姑爷更衣,保不齐就会动什么歪心思。上一次六小姐身边的有一个丫头想趁姑爷喝醉了爬床,把小姐气坏了呢。哼,自己可得帮小姐盯着点,不能给她们机会。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