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十七章 锦衣来袭,大事不好 - 寒门崛起

第一千五十七章 锦衣来袭,大事不好

朱平安身体大好后,也窝在临淮侯府静待外面浪静风平,反正身边有李姝、画儿等人陪着,莺莺袅袅,鸟语花香,府内既乐何必心思蜀国。 料想,再多数日,由杨继盛弹劾严嵩所荡起的波涛汹涌,就该浪静风平了。 朱平安心里对此很有把握。 日上三竿。 临淮侯府,在葡萄和凌霄花交织的藤架下,一阵含娇细语、慵懒享受的对话传了出来,熟悉声音的话,可以听出是包子小丫鬟画儿和朱平安的声音。 “深吗,姑爷?” “嗯,可以。” ...... “这个力度可以吗,姑爷?” “嗯,力度刚刚好,可以快一点。” ...... “舒服吗,姑爷?” “嗯,舒服,画儿技术见涨啊,不错。” “都是小姐教的好。” ...... 一只蝴蝶被凌霄花吸引,翩翩飞到了藤架上,围着凌霄花上下翻飞,翩翩起舞。 藤架下,有一美人榻,美人榻有三人。 李姝半躺在美人榻上,后背依着掐金丝蟒纹靠枕,纤纤玉手捧着一本名为《盘龙》的手订书卷,漆黑如墨的眸子正目不转睛的看的津津有味,身姿曼妙,一双修长玉腿横陈,洁白如玉,隐隐散发着少女的芳香。 朱平安同样躺在美人榻上,不过,是躺在了李姝一双洁白如玉的大腿上了,一只猪蹄子老实的放在身侧,另一只大猪蹄子则不老实的绕在李姝臀后,被李姝身体挡着,看不清他蹄上的动作,不过从李姝时而上翻的白眼上,就能猜出来,绕在臀后的那一只大猪蹄子肯定没干好事。 朱平安仿佛纨绔子弟一样,怡然自得的侧躺在李姝大腿上,翘着二郎腿,眯着眼睛,神情极度舒适。一旁包子小丫鬟画儿鸭子坐在朱平安身边,一只小胖手轻轻扯着朱平安的耳朵,一只小胖手捏着一根银针鹅毛棒,保持不浅不深的深度,时缓时急的转动鹅毛棒。 哗哗~哗哗~ 随着画儿动作,朱平安感觉无与伦比,仿佛毛孔起电、起舞,舒服的都要睡着了。 此间乐,不思蜀。 舒服。 清风徐来,困意渐起;眼皮微沉,缓缓眯起,世界在这一刻闭合了。 就在此时,忽听一阵急促凌乱的脚步声响起,接着颤抖的哭声从远处传来。 “小姐,姑爷,大事不好了,外面来了一群凶神恶煞的锦衣卫,指名道姓说是要捉拿姑爷归案,一点情面也不讲,府上的人不敢挡,只有姑爷的两个随从在前院拼死阻挡,可是锦衣卫人多势众,他们也拦不住,头破血流,马上就要闯进来了。” 一个小丫头从远处慌慌张张的跑来,像是一只惊弓之鸟一样,语无伦次的哭着禀告道。 恍若晴天霹雳。 李姝一阵心悸,手里的《盘龙》一下子掉在了地上,整颗心都被小丫头的话给提到了嗓子眼上,猛地抬头看向小丫头,“什么?!你再说一遍。” 包子小丫鬟画儿吓的小脸惨白,好在手上还算稳,知道将鹅毛棒第一时间从朱平安耳朵中拔了出来。 “怎么了?” 小丫头颤抖的哭声禀告,也将朱平安从半睡半醒中一下子给惊醒了。 “小姐,姑爷,外面来了......”小丫头像筛糠一样哆嗦着,声音颤抖着再次开口。 不过,小丫头才开口说了几个字,就又有一阵慌乱嘈杂的脚步声传了进来,打断了她的话。 “不好了,不好了。小姐,姑爷,大事不好了。” “小姐,姑爷,外面来了一群杀千刀的锦衣卫,野蛮人一样不通人话,连垂花门都闯,张婆子她们上前拦,被推了一个大跟头,他们还扬言说要捉拿姑爷下大牢呢......” “小姐姑爷,张婆子她们拦不住,他们就要闯进来了,该怎么办啊......” 一阵脚步声之后,有五六个丫头慌慌张张的跑来,一个个吓得小脸儿一红一搭儿青搭儿,像是开了颜料铺似的,声音也都是筛糠一样哆哆嗦嗦。 也不用那个小丫头重复了,这些丫头们七嘴八舌的将事情又讲了一遍。 “怎么办啊?” “那些锦衣卫凶神恶煞的,好吓人啊。” “呜呜呜,怎么办啊。” 院子里嘈杂了起来,哭声一片,充满了惶恐的气氛,恍若世界末日了一样。 “都给我闭嘴!我和夫君还没死呢!” 李姝随手抓起茶杯,用力的掷在了地上,摔得粉碎,镇住了慌乱庭院。 朱平安轻轻的拍了拍李姝的肩膀,从美人榻上走了下来,站到众丫头面前,一脸的镇定自若,微微笑了笑,“淡定。锦衣卫是来抓我的,又不是抓你们的,怎么你们比我还紧张。” 朱平安的镇定感染了众人,说的话更是让惶恐不安的丫头们安静了下来。是哦,姑爷说的对,锦衣卫是来抓姑爷的呢,不是来抓我们的。 “朱哥哥......” 李姝咬着嘴唇,担心的看向朱平安,刚才她是强自镇定,其实心里面担心害怕的紧。 “没事,不用担心。”朱平安微微笑了笑,轻轻揉了揉李姝的头发。 “姑......姑爷,你不害怕吗?” 包子小丫鬟画儿站在李姝身边,强自打起精神,可是小腿还是有些抖。 “不害怕,其实相对于害怕,我更好奇。”朱平安微微笑了笑,轻声回道。 是的,朱平安心里很好奇,好奇锦衣卫怎么今日突然来临淮侯府捉拿自己归案。要知道这半个月以来,自己一直在府上养伤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乖的跟大家闺秀似的,能犯什么案? 要说是为杨师兄求情一事,可自己已经挨过廷杖了啊。 总不能翻旧账吧?! 不能啊,一事不再罚,嘉靖帝也不是这样的人。 再说了,自己那封求情奏疏前半部分,可是让嘉靖帝龙颜大悦的,嘉靖帝更没有理由翻旧账啊。 那是因为什么? 严党报复? 也不能啊。 严嵩多老谋深算啊,即便不满自己为杨师兄求情,要报复自己,也要忌惮嘉靖帝,必不会在这个时间点急着报复自己。至少,要过一段时间啊。 那又是因为什么? 朱平安百思不得其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