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十三章 任性的老同志 - 寒门崛起

第一千六十三章 任性的老同志

朱平安看着坐在地上等着吃瓜的老邻居,无奈的扯了扯嘴角,老邻居的这副态度无疑直接表明:你就是说的天花乱坠,我也不会相信一个字的。 不过,这时候朱平安也算差不多摸清老邻居的脾性了,心里清楚,这个时候自己解释的越多,反而越会适得其反,还不如实事求是,如实陈述的好。 “不敢瞒老大人,小子上疏谏免救护,主要是出于为师兄杨继盛求情的考虑,为了取悦圣上,提高求情的成功率。” 于是,朱平安也不费劲组织理由了,直接实事求是的将初衷向老邻居和盘托出了。 “哼,你小子倒是实诚。” 坐在地上的吃瓜倔老头本来想等朱平安一番天花乱坠的狡辩,然后义当面戳破朱平安虚伪的嘴脸,正言辞的好好教训朱平安一番,可是没想到朱平安会如此实诚,这倒让他一肚子组织好的教训言语憋在了肚子里,憋的很是难受,愣了好一会才哼了一声,捋着花白的胡子,没好脸的道了一句。 不过,虽然依旧没好脸,但是对朱平安的感官倒是稍稍提高了那么一两分。 虽然这小子是个马屁精,奸臣的料,但是难得实诚,也不算是无药可救。另外,这小子拍马屁是为了替杨继盛求情,比起那些为了荣华富贵而拍马屁的人,要好得多。 “人以诚为本” 朱平安准备谦虚两句,不过才说了个开头就被倔老头给无情的打断了。 “你还以诚为本!你以为我是夸你啊。”倔老头没好气的打断了朱平安谦虚的话,伸出瘦骨嶙峋的手指指着头顶的牢顶,花白胡子一抖一抖的教训道,“你为杨继盛求情就可以欺天啊?!日之食也,国家将有灾难发生,若不救护,则会危及圣上,危及我大明千秋万代和天下苍生,你为了杨继盛一人,置天下苍生而不顾,你以为你很伟大吗?!” 朱平安被老邻居的教训给呛到了。 不可否认,老邻居是个典型的爱国忠君爱民的好同志。 只是,老邻居的世界观和自己处在截然不同的两个时代。在老邻居的世界观中,日之食也,国家将有灾难发生,若不救护则会危及天下苍生;而在自己的世界观中,日食只是一种客观的天文现象,不存在什么灾难象征意义。世界观不同,认识和行为自然不一样。朱平安真不知道怎么回老邻居了。 “小子知道错了。” 无奈之下,朱平安只好拱手认错了。 “哼,没有诚意。” 倔老头哼了一声,对朱平安的认错态度,不是很满意,觉的朱平安认错认的太快了,快的让人觉的有些敷衍了。 呃,你还真是一个任性的老同志啊,朱平安有些无语的看向老邻居。 “年轻人啊,不要想着走捷径,捷径是好走,但是走着走着就没路了。做人要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虽然走的慢,但是走的直走的正,永无尽头。” 倔老头抬头看了朱平安一眼,意味深长的说道,半是讽刺半是教育。 嗯,是的,老邻居说的很有道理,人生的路上没有捷径,唯有脚踏实地。 “多谢老大人教训,小子铭记于心。” 朱平安向老邻居揖手道谢,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嘛,老邻居的这句人生教诲,值得自己道谢。 “说给我有什么用,是否铭记于心,要做出来才行。”倔老头没好气道。 朱平安无奈的笑了笑。 “对了,我问你,你上‘欺天’之疏为杨继盛求情,结果怎么样?”倔老头有些关心的问道。 杨继盛是倔老头很欣赏的后辈,杨继盛的心志、气节和事业,在他所了解的后辈中,无有出其右者,也就只有一个沈炼能和他相提并论,但沈炼的事业又比不了杨继盛。杨继盛的《谏马市》,还有他前不久所上的《请诛贼嵩》二疏,在他看来,几乎踞秦汉而上之,虽《治安策》弗能过也。杨继盛学乐于韩尚书,而凝神精思,直欲起大舜而与语,其识力何似,而谓人可几及乎?! 所以,杨继盛上《请诛贼嵩》后,倔老头拍案叫绝很是欣赏,可是又为杨继盛担心不已,果然很快杨继盛就被下诏狱问死罪了。倔老头在没有入狱前还为杨继盛奔走呼号求情来者,但是可惜,一点作用也没有,反而还有好几人因为求情被打了廷杖处,后面嘉靖帝下了口谕后,就再也没有人敢为杨继盛求情了,敢为杨继盛求情的也就只有朱平安一个了。 可惜的是,自己没等到朱平安的奏疏结果如何,自己就因为日食上奏的奏疏被下了诏狱,与外界断绝了联系,诏狱吏卒又嘴严的很,自己实不知道外面事情的发展如何。 按时间算的话,依照上次朝审杨继盛的判决结果,明天好像就是处决杨继盛的日子了。 倔老头入狱后,心中别无所挂,唯有杨继盛让他痛惜不已。 虽然他对朱平安的求情奏疏没有报多大希望,毕竟那么多人、那么多比朱平安有影响力的人为杨继盛求情都没有用,又怎么能指望朱平安多少呢。 可是,希望再渺茫,也终归是希望,有一点渺茫的希望总比绝望要好吧。 所以,倔老头抱着渺茫的希望看向朱平安,不抱希望的问杨继盛的消息。 “小子的‘欺天’奏疏上达后,圣上龙颜大悦,着令内阁拟旨大赦天下!除十恶不赦及官贪赃枉法者外,视罪行轻重,活罪者皆予以赦免,死罪者虽不可赦免,但也可减等处刑,可免于死刑。师兄杨继盛也在此行列中。虽然杨继盛仍被关押在诏狱中,但暂时已无性命之忧。” 朱平安扯了扯嘴角,轻声回道,在提到奏疏的时候,故意加了“欺天”二字,小小的表达了一下情绪。 “啊?!好!好!好!” 倔老头乍一闻言愣住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继而大喜过望连连说了三个好字……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