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龙虎大将军 - 寒门崛起

第一百七十章 龙虎大将军

西苑,云气笼罩,白鹤盘翔。 孟冲带着数位小太监从北镇抚司诏狱返回西苑复命,恍若从地狱来到仙境一样。 “孟公公回来了,圣上不在寝宫。此刻,圣上正在与龙虎大将军巡视御花园呢,孟公公可去御花园求见圣上。”宫殿门口的司直太监对孟冲说道。 “多谢张公公提醒,张公公得空去我那尚膳监坐坐啊。”孟冲笑眯眯的拱手道谢。 “那可说好了,杂家早就嘴馋了呢。”司直太监笑着说道。 “咱那尚膳监别的不多,吃的管够,就这么说定了,杂家就恭候张公公大驾了。”孟冲笑眯眯的回道,在联络感情的同时也没有忘记他的公务,说完就向司直太监告辞了,“杂家还要去向圣上复命,话就不多说了。” “孟公公慢走。”司直太监拱手。 孟冲带着小太监们转身一路小跑前往御花园,到了御花园门口,由值守太监向里通传。大约数分钟,一个小太监传来嘉靖帝口谕,令孟冲入内复命。 西苑御花园比紫禁城里的御花园要大的多,叠石为山,穴山为洞,盘纡而上至平砌,园内有宫殿,九曲注池,各种奇珍花草争相开放,宛若人间仙境。 孟冲随着小太监,沿着通幽曲径,走了数分钟,才走近了嘉靖帝赏玩的地方。 “大善,朕的龙虎大将军不愧大将之材,万军之中取敌首级,如探囊取物。” 尚未走至嘉靖帝跟前,嘉靖帝拍手叫好的声音,就已经传入了孟冲耳中。孟冲低下了头,弯着腰小步前行,不敢直视嘉靖帝龙颜,不过低着头也足以让他看到嘉靖帝了。在他视线中,嘉靖帝不顾帝王威仪的蹲在了草丛中,拍着双手鼓掌叫好,在嘉靖帝的正前方,有一只虎头虎脑的虎斑肥猫从花丛里叼出来了一个毛线球。 嗯。 显然这只虎头虎脑的肥猫就是嘉靖帝口中的龙虎大将军,而万军之中取敌首级,说的就是这只肥猫从乱花丛中叼出来了一个破毛线球而已。 虎斑肥猫生的一身虎斑毛色,黄黑相见毛色,两只圆溜溜的猫眼灵气十足,还带有一股威风凛凛的威势,在阳光下如同一只小老虎似的。 听到嘉靖帝的叫好声,这只虎斑肥猫得意的将毛线球丢高,又猛地扑上去叼住。 “龙腾虎跃,虎虎生威,朕的龙虎大将军真乃一员悍将。”嘉靖帝又是一阵叫好。 又被夸奖了,虎斑肥猫得意的叼着毛线球走向嘉靖帝,走出了六亲不认的步伐。 嘉靖帝伸出双手将虎斑肥猫抱起,一屁股坐在了草地上,将肥猫放在了腿上,伸手轻轻的抚摸着虎斑肥猫的头,不仅如此,还轻轻地用手在肥猫下巴下给它挠痒痒,动作娴熟而享受的动手撸了起来......而虎斑肥猫则迎着嘉靖帝的手伸长了下巴,一脸享受的呼噜了起来。 听到虎斑肥猫的呼噜声,嘉靖帝一脸笑意,开心的跟一百多斤的孩子似的。 此时此刻,嘉靖帝哪里有什么帝王样,简直跟下班回家的猫奴没什么两样。 孟冲低着头瞧见了这一幕后,目光好毫无意外之色,显然对此习以为常。 “奴才拜见圣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奴才拜见龙虎大将军,龙虎大将军威虎。” 孟冲弯着腰低着头走至嘉靖帝前两米多远的地方,停住了脚步,跪下脑袋抵地拜见嘉靖帝,同时还拜见了嘉靖帝腿上的虎斑肥猫,向这位肥猫问安。 没错,孟冲专门拜见了这只虎斑肥猫。这只虎斑肥猫可是嘉靖帝的新宠,它比以往的猫儿都受宠,嘉靖帝几乎每日都从朝政、炼丹、修仙等百忙中之中抽出时间陪它玩耍,带它巡视御花园、后宫、太液池,与它同吃同住,疼宠程度,就是后宫里最受宠的尚美人也比不过它,尚美人每次得以侍寝,都会在嘉靖帝跟前半是撒娇半是抱怨,说她有一个梦想,想要变成一只猫儿...... 哦,对了,前段时间,嘉靖帝与这会肥猫巡视御花园的时候,途逢一条小蛇,毫无预见的从花丛中窜出,速度快的像是装备了跳刀一样,嗖一下向着嘉靖帝的脚而来,嘉靖帝以及随侍太监宫女都来不及反应,惊慌之色顿现,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只见一道黄影闪过,这只肥猫嗷一嗓子一个闪现扑上去,就将小蛇给gank了。 护驾成功。 在众人都来不及反应的时候,它做到了。 这让原本就很宠爱它的嘉靖帝更加宠爱它了。 为此,嘉靖帝特意用帝王的名义给它举办了封号仪式,特封它为“龙虎大将军”。 嗯,龙虎大将军的第一顿庆封宴还是孟冲亲手做的呢,精选黄河鲤鱼、松江鲈鱼、兴凯湖□、松花江鳜等一共一十八种名贵鱼类做的全鱼宴。 “朱小子怎么回?”听到孟冲的拜见,嘉靖帝扭过了头来,轻声问道。 “回圣上,小朱大人......”孟冲跪在地,低着头回道。 这个时候嘉靖帝因为在听孟冲复命,手上撸猫的动作不自觉停了下来。 “喵~喵~” 嘉靖帝这一停,他腿上正伸长了脖子、一脸享受的虎斑肥猫不干了,顿时不乐意了,瞄了一嗓子,欲求不满瞪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看向嘉靖帝,似乎在问:本将军正享受着呢,皇上你怎么停下来了,快点继续啊。 “呵呵,好,好,朕不停,朕不停,朕给龙虎大将军急着挠哈。”嘉靖帝看到虎斑肥猫这副小样儿,顿时笑了,手上的动作又继续了起来。 “长话短说。” 嘉靖帝一边给虎斑肥猫挠痒,一边对孟冲说了一句。 “奴才遵旨。第一个问题,小朱大人很实诚的点头称是。第二个问题,小朱大人回‘或问二王’错了,所以建言删除。又言没有调查没有发言权,他入仕裕王府,了解裕王事,深知裕王谨遵祖制,不干涉朝政,不接触外臣,所以说‘或问二王’错了,建议杨继盛删除其语。” 孟冲低着头回道。 嘉靖帝听后,没有说什么,面上也看不出情绪。 “这是小朱大人修改的《静夜思》。”孟冲接着取出朱平安写的《静夜思》,双手捧着举到头顶。 一个小太监准备过来取。 “读与朕听。”嘉靖帝淡淡说道。 “遵旨。”孟冲应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