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十二章 被贬靖南 - 寒门崛起

第一千七十二章 被贬靖南

又是夕阳西下黄昏时,西边天际宛若少女妆蓝胭水粉,红的那么媚,那么美。 诏狱没有黄昏,只有黑暗。 朱平安借着过道的火光,靠着监栏,在泥泞的地,不知疲倦的写写画画。 “嘿,书呆子,开饭啦。” 狱卒提着一个木桶走来,提出沾着饭粒的长柄勺子敲了敲监栏,提醒朱平安,然后喂猪一样,持着长柄勺子从木桶里挖了两勺子饭扣在了碗里,递给朱平安。 “有劳,多谢。” 朱平安道了一声谢,接过碗随手放到了脚下,手里捏着木棍继续写写画画了起来。 抗倭名将戚继光的《练兵实纪》第一卷快默写完了,写完后再吃也不迟。随着默写《练兵实纪》,朱平安对兵事的理解和领悟也在缓缓的加深。 读书百遍其义自见,抄书一遍胜读百遍,朱平安个人对此深以为然。 至于默写《练兵实纪》,则是因为大明北虏南倭,兵事缠身,不管自己身处何职,这些练兵之策、用兵之法,自己多了解一些,总归没有坏处。即便自己身在京城,身为官,日后有前线武官战报传来,自己也能看得懂不是。 其实不止《练兵实纪》,朱平安在诏狱还默写了《孙子兵法》、《武经总要》等兵书。当然,也不止兵书,政事、经济方面的著作,朱平安也在狱默写背诵不少。在诏狱里面,朱平安最富裕的是时间了,虽然诏狱条件艰苦,但是难得无人打扰,朱平安可以全神贯注的研究感兴趣的学问。 “吃饭不积极,脑子有问题。在这诏狱里面,读书练字有个球用,还想出去呢。呵,我在这诏狱干了十几年了,进来那么多人,可没见有几个能出去的。这么折磨自己做什么,还不如睡大觉,能过一天是一天。” 狱卒忍不住摇了摇头,奚落了朱平安几句,这几日他巡视牢房,每次巡视到朱平安这,看到朱平安不是在背书是在练字,练字练的整个牢房的土地都被翻了好几遍,泥泞地都快成沙地了,对这个书呆子印象很深刻。 在他看来,朱平安都进诏狱了,还这么折腾自己干什么,背书练字多无聊多累多烦啊,有那背书练字的功夫,不如像其他犯人一样多睡一会是一会,多睡一天是一天。 得过且过。 这才是诏狱犯人该有的状态。 “朝闻道,夕死可矣。”朱平安抬起头,微微笑了笑。历史多少人读书研究学问,都是越危难越发愤,终有所成,如当年孔夫子穷乎陈蔡之间,藜羹不斟,七日不尝粒,然终日讲学、诵书、弹琴不辍,终成圣人。自己才能不及孔圣等先贤万分之一,只有多多努力,才能望其项背。 “什么意思?”狱卒一脸茫然,然后摇了摇头,奚落道,“道不道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如果你连饭都不知道吃的话,那离饿死不远了。” “呵呵,多谢提醒,我写完这卷吃。”朱平安微微笑了笑。 “真是书呆子,在这诏狱里面,写字有个球用,怎么,还想出去呢?”狱卒看向朱平安。 “呵呵,饭是物质食粮,书是精神食粮,身体要吃饱,精神也不能饿着不是。另外,说实话,我确实想出去,做人总得要有点梦想,不然跟咸鱼有什么区别,万一实现了呢。”朱平安笑了笑,最后借用星爷的名言回道。 “还万一实现了呢?呵呵,还真是个书呆子,你待会吃完,往那一躺,做梦你实现了。” 狱卒摇头嗤笑,觉的朱平安异想天开,进了诏狱还想出去,简直做梦。 朱平安笑了笑,没再说话,低下头继续默写还差一点完成的《练兵实纪》第一卷。 “真是书呆子” 狱卒觉的朱平安无可救药了,摇了摇头,提着饭桶一晃一晃的离开了。 “圣旨到!” 不过在狱卒快要走到过道拐弯处的时候,忽听过道那边传来一声尖尖的声音。 圣旨?! 狱卒听到圣旨二字,身体条件反射的噗通一声跪倒在过道边,避让开来。 很快,一行人从过道那边走了过来,三位太监领头,领头的太监手里面恭敬的捧着一卷黑牛角轴圣旨,一队锦衣卫陪同。 一行人从跪地的狱卒跟前经过,径直走到了朱平安的牢房,跪在地的狱卒,眼睛余光看到宣读圣旨的一行人停在了朱平安牢房前,脑海里不由的想到了朱平安的那句话:做人总得要有点梦想,不然跟咸鱼有什么区别,万一实现了呢 不会真被这书呆子说了吧?! 狱卒眼皮子不由一跳,随即又摇了摇头,不会的,这书呆子才被圣下旨关进诏狱,哪能再被下旨放出去,圣金口玉言,哪能这么快变卦。 该不会是下旨处决这书呆子吧?! 可惜了,这书呆子不像是大奸大恶之人,狱卒又不由怜悯起朱平安了。其实,别看狱卒经常奚落朱平安,但心里面对朱平安在诏狱还能坚持读书练字,心里面还是有些佩服的。所以,一日三餐,从没有给朱平安落下过。 “呵呵,小朱大人,咱们又见面了。” 领头的太监正是午离开的孟冲,来到朱平安牢房前,笑眯眯的对朱平安说道。 朱平安看到孟冲,心忍不住激动了起来,孟冲午才奉旨问讯,傍晚来宣旨,再看孟冲这一副笑容满面的样子,明显是带来了好消息。 尽管在午孟冲问讯后,朱平安对这一刻的到来,心有几分把握,但此刻看到笑容满面的孟冲以及他手里捧着的圣旨,朱平安仍然忍不住激动不已。 “孟公公。”朱平安忍住心的激动,拱手轻声回道。 “千户大人,还请着人打开牢门,杂家好给小朱大人宣旨。”孟冲笑眯眯的对陪同的锦衣卫头领说道。 锦衣卫头领点了点头,吩咐人打开了朱平安的牢门。 “圣旨到,朱平安接旨。”孟冲展开了圣旨。 “罪臣朱平安,拜见吾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朱平安向圣旨行大礼参拜。 “奉天承运,皇帝敕曰:裕王府侍讲学士朱平安知情不报,包庇回护,隐瞒杨继盛之罪行,诬诋大臣念及初犯,数有功劳,贬为靖南知县” 孟冲宣读圣旨的声音在诏狱内回荡。 还真出去了?! 跪在地的狱卒一脸的震惊与不可思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