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十四章 李姝病了 - 寒门崛起

第一千七十四章 李姝病了

封建时代男女授受不亲,瓜田李下都要避嫌,更何况现在又是大晚上呢,而且小姨子什么的最容易被传出桃色新闻了,什么“小姨子,半个妻”、“小姨子的屁股蛋蛋,有姐夫的一半”之类的民间谚语屡听不鲜,自然要注意避嫌。当然最关键的是朱平安现在归心似箭,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李姝。所以朱平安只是点头示意了一下,道了声“是我”,便转身走进了敬享园。 “那,那是五......五姑爷???”金雀小嘴张的老大,愣着两只眼睛,傻傻的看着朱平安消失在敬享园的背影,露出了满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好像是吧.....”银鸽呆呆的点了点头,整个人像是被闪电劈中了一样。 两个丫头说完相视一眼,从对方表情中进一步确认了自己的看法,然后四只眼睛睁的更圆更大了,“啊......五姑爷竟然这么快就出狱了?!” 本小姐天生丽质,他竟然看也不看本小姐一眼,哼,急着去投胎啊,我不比那个病猫儿好看一百倍! 六小姐见朱平安只是点了点头,都没看自己一眼就火急火燎的进了敬享园,差点没攥碎手心里的帕子。 “出狱就出狱,大惊小怪什么!” 六小姐阴翳着一张脸,没好气的瞪了两个丫头一眼,小手使劲的攥了一把帕子,用力的一跺脚,咬着贝齿冲两个丫头发作了一通,一甩腰走了。 小姐,你刚刚比我们还吃惊呢......金雀和银鸽把话藏在了心里,急忙追了上去。 “好大的汤药味?” 一开始还没注意到汤药味,等朱平安进了敬享园门,一股浓郁的汤药味扑面而来,想不注意到都难。 “是谁生病了吗?” 熬中药那就意味着有人生病了啊,一想到这,朱平安不心头由一紧,脚下的步伐不由的又加快了几分。 走进庭院,朱平安就看到了院子里,正端着一碗从灶房走出来的包子小丫鬟画儿。 “画儿,这汤药是熬给谁的?”朱平安急忙上前一步问道,心已经提到嗓子眼了。 “姑爷,这汤药是熬给小姐的啊。”包子小丫鬟画儿听到朱平安询问,便点了点小脑袋回道,等她回答完,觉的哪里不对,看了看自己,看了看汤药,又看了看朱平安,然后才反应了过来,激动的啊了一声叫了出来,手里的汤药都差点洒出来,这也亏的是李姝在画儿心中永远都排第一位,画儿将汤药视若性命,所以才没有洒出来,不过整个人激动都语无伦次了,“啊,姑爷......是姑爷!!!姑爷你回来了啊?!!” “熬给李妹妹的!” 朱平安一听画儿说汤药是熬给李姝的,嗓子眼上提着的心都快蹦出咽喉了,脸唰一下白了,手心都担心害怕的冒汗了,二话不说拔腿就往卧室跑去,速度快的包子小丫鬟画儿反应过来时,看到的只是朱平安消失在屋里的背影。 “姑爷......等等我……”包子小丫鬟画儿捧着汤药,小跑起来追赶都没追上。 盛夏时分,夜晚微凉,一般睡前都会选择开窗通会风,降降屋里的暑气,可是敬享园主卧内却是门窗紧闭,门口还挂了一张梅红毡帘,唯恐有一点风进来,使得主卧里面温度比外面要高了好几度,就连汤药味儿也比外面浓很多。 主卧内。 李姝半躺在黄花梨簇云纹马蹄腿六柱式拔步床上,身后靠着梅花刺绣靠枕,青销金罗缘边床帏帘半垂着,床上的凉席、凉枕等贪凉的铺设全都去掉了,褥子都比以往多垫了一条,拥着一条双鸳鸯文彩衾被,白色寝衣外还加了一件松花色彩绣蝴蝶比甲。 李姝往日红润娇媚的俏脸蛋,此刻有些病态的苍白,看上去有一股病美人林妹妹的感觉。 琴儿跪坐在床前,一双小手轻轻的帮李姝揉着肩,屋里还有三个丫头伺候着。 “小姐,汤药就要熬好了,今个儿吃了这一副,明日就可以请张老太医复诊了。”琴儿一边轻轻的帮李姝揉着香肩,一边小声的说着话。 “张伯父开的药,又苦又难喝……真是不想喝了……”李姝听到要喝药,不由蹙起了柳眉。 “小姐,良药苦口利于病,您就是不为了您自个儿,也要为了……”琴儿劝道。 就在琴儿劝李姝的时候,主卧的门帘被掀开了,朱平安大步迈了进来。 “是那个丫头毛毛躁躁的,不知道小姐不能受风吗?若是影响了小姐养病,仔细……” 琴儿听到动静,生气的转过头来,准备看看是哪个丫头这么没神,好好教训一顿都是轻的,交代了多少遍了,小姐不能受风,还这么大开大合的开门。 琴儿一转头就看到了大步迈过来、一脸担忧着急的朱平安,先是愣了一下,继而马上就认出了朱平安,然后整个人都愣住了,嘴里的话都卡带了。 “李妹妹,你怎么生病了?哪里不舒服?严不严重?”朱平安着急担心的不行,一进门就直奔李姝而来,将跪坐在床上帮李姝揉肩的琴儿挤到了一边。 李姝正对着卧室门了,她在第一时间就看到了朱平安,虽然朱平安胡茬唏嘘、衣衫破旧,但朱平安才掀开门帘,人还没进来呢,李姝就一眼认出了朱平安。 “朱哥哥。” 看到朱平安归来,李姝病态苍白的俏脸蛋,不由得增添了一抹血色。 “朱哥哥,你怎么成这副模样了?人也瘦了……朱哥哥你在诏狱受苦了……” 李姝看着朱平安脸上唏嘘的胡茬,身上破旧的衣衫,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伸出小手抚上朱平安粗糙的脸,李姝俏脸蛋上的泪水更汹涌了。 “我没事,一点苦都没受。我在诏狱里面吃的好,睡得香,过的别提有多滋润了。真的,圣上这么早把我放出来,我都还舍不得呢。”朱平安握住李姝的小手,脸上笑着安慰李姝。 “你骗人。” 李姝不由的破涕为笑,带着哭音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