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十二章 顺利就任 - 寒门崛起

第一千八十二章 顺利就任

靖南县城隍庙规模不大,大殿正门上悬“城隍庙”匾额,左右两侧挂着桃木对联:“做个好人心正身安魂梦稳,行些善事天知地鉴鬼神钦”。 朱平安在张县丞等人的引领下,从城隍庙仪门中间甬道进入城隍庙。 进入城隍庙正殿后,朱平安发现靖南县城隍庙供奉的神主为南宋著名爱国忠臣文天祥,这也是朱平安一直以来非炒佩的一位历史人物。 大约是文天祥曾经在靖南县的土地上抵抗过元朝吧,所以靖南县将其供奉为城隍庙神主。 殿内,三牲祭礼以及各类器物都已经陈设好了,就等着自己祭拜城隍了。 一切就绪之后,朱平安领着张县丞等人向城隍一跪三叩头,焚香祭拜,于地盟誓,“下官朱平安,奉皇命就任靖南县知县一职,特与神誓,惟神明聪正直灵,神率幽冥,阴阳表里,予有政务未备,希神默佑,使我政务兴举,以安黎庶;予倘叠奸贪,陷害僚属,凌虐下民,神其降殃。下官朱平安,敬盟此誓,以表我心,用尽我职,神鉴昭昭,尚其来格,敢告。” 这叫与神盟誓,是祭拜城隍的重中之重,宣誓忠于神明、忠于职守,以阴阳互为表里,实现人神共治,如此方能入衙理事。城隍会对知县任职后的表现进行鉴视纠察,进行赏罚。 祭拜完城隍后,朱平安在张县丞等人的引领下前往靖南县县衙,进行拜受优。 接受优,这是上任的标志。 朱平安身上带的只是是吏部颁发的任命公文以及自己峪,在这个环节,凭借吏部任命公文、峪验明身份后,才能接受靖南县知县大印。 如此,才算是上任靖南知县。 到了县衙,朱平安兵分两路,让刘大刀赶着马车,载着画儿,从侧门去后宅收拾安顿,自己带着刘牧等人,随张县丞等人自县衙正门步入县衙。 “拜见县尊。” 县衙的三班衙役早就列队等待了,在朱平安等人进入县衙后,跪地行礼。 “免礼,诸位请起。” 朱平安向着众衙役点了点头,双手做出请起的姿势,示意众衙役起身。 “谢县尊。”众衙役应声起身。 “县尊这边请,仪门在这边,过了仪门,便是县衙的大堂了。咱靖南县县衙建于蒙元朝大德八年,距今已有两百多年的历史了,后又于洪武十二年、永乐二十年、正德六年三次翻盖扩建,并历任县尊多次修葺,始有今日之貌∶署坐北面南、左文右武、前衙后邸、牢狱居南。” 张县丞引着朱平安继续前行,一边走,一边在一旁充任解说,与朱平安简单介绍县衙历史及布局。 朱平安点了点头,边走便观察,到了仪门后,张县丞汀了脚步,请朱平安先行进入仪门,以示县尊一县之长,他跟在朱平安身后走了进去。 如张县丞所言,过了仪门,县衙大堂就映入朱平安眼帘了。 大堂似乎刚修整过,整洁一新,布局摆设跟朱平安在现代参观的那些个县衙旧址差不多。大堂前两根柱子上,红底黑漆写着大字对联,“法行无亲,令行无故;赏疑唯重,罚疑唯轻”。大堂上方悬着一张牌匾,上书“明镜高悬”,牌匾下方为暧阁,正中摆着三尺黑漆公案,上面放着审案用的文房四宝和红绿头签,在公案后面是一面白墙,正中用木框裱成了框架,框架内白色打底,上面绘着一副巨大的“海水潮日”图。 头顶明镜高悬,背后海水朝日,寓意为官者要明如日月,清似海水。 这里便是自己今后工作的主要躇了,朱平安上前踏上暖阁,伸手从公案上划过。 “县尊,现在拜受优?”县丞张长孺上前一步,轻声询问。 “然也。”朱平安点了点头。 “吟惫不快泉县大哟。”县丞张长孺看向主宝文远,提醒道。 “请恕卑职冒犯,程序使然,还请县尊出示三宝。” 主宝文远却贴着封条的知县大芋,双手捧着大印,躬身对朱平安说道。 所谓三宝便是峪、吏部公文与佩剑,这三样是验明上任知县身份的凭证。 “吟痹重了。”朱平安微笑着点了点头,将目光转向刘牧,轻声道,“牧兄,请三宝。” “是,公子。”刘牧应声,将随身携带的三宝恭敬的交给了朱平安。 “请。”朱平安将三宝放在公案上,对吟薄等人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典史李达第一个上来查验,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接着张县丞、吟薄等人也都上前,一一查验。 查验确认无误,吟薄将知县大荧手交给了朱平安,朱平安在众人的见证下,揭下封条,双手从中取出知县大印,将其放在了公案上。 “拜见县尊。” 张县丞、吟薄带着靖南县衙众吏上前,立在堂下,行两拜礼,正式拜见朱平安。 “诸位请起,本官奉皇命调任靖南知县,治理一方百姓,责任重大。不过,平安初来乍到,兼着年轻、经验不足,以后还要多多仰仗诸位。还望诸位与本官□哿ν□心,披肝沥胆,疽国事,共同造父南百姓。”朱平安起身拱揖答礼。 “县尊谦虚了,我等自当谨遵台谕,日后惟县尊马首是瞻,疽国事,造父南百姓。”张县丞带着众人齐声回道。 接着,衙役、皂隶、典吏、经孙、说客、僧官、道官、阴阳生、医官、学官等依次从下到上,上前对朱平安行两拜礼,朱平安起身受礼。 升堂,排衙,画卯,着差役去县城及乡下张贴告示,晓谕辖区百姓,新知县已经上任。 事毕,朱平安又按照惯例参加了张县丞等人准备的接风宴,宴席上宾主径。 如此到了晚上,朱平安方办完赴任的所有流程,整个人几乎已经累得虚脱了。 “姑爷,交接还顺利吗?” 包子芯鬟画儿早就给朱平安备好了洗脚水,端来放在脚下,让朱平安泡脚,她在身后帮朱平安按摩揉肩,一边按摩,一边小声的问道。 “既然顺利,那姑爷怎么还皱眉啊?”画儿不解的问道。 “就是因为太顺利了。”朱平安眯着眼睛,缓缓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