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十九章 惊天之举,冒天下之大不韪 - 寒门崛起

第一千八十九章 惊天之举,冒天下之大不韪

朱平安在姚老家拜访了近一个小时,一边唠家常一边请教大姚村及附近几个村子的情况,姚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朱平安得到了很多第一手资料. 朱平安从姚老家离开后,又继续走访了两个村子,然后便返回了县衙。 通过走访,朱平安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决心,一返回县衙,便令衙役升堂。 “这都下午快放衙了,怎么突然升堂了?小县尊是不是吃错药了?” “要是不会做知县,干脆就别做了,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升堂?!惹人笑话。” “小县尊要出什么幺蛾子?!” 县衙一众官吏收到升堂的通知,一个个腹诽不已,对朱平安各种诋毁。 “且看看小县尊要做什么,我等再随机应变。”张县丞如此授意众人。 六房胥吏等心领神会,跟在张县丞、姚主簿身后,陆陆续续赶到了大堂。 “张典吏,通知监牢狱吏,将监牢中所有没有交纳赋税的囚犯,带至大堂。” 朱平安从签筒里取出一根“执”签交给刘牧,由其交给刑房典吏张大年,令其通知监牢,将所有因为没有缴纳赋税而关押的囚犯带至大堂。 将所有没有缴纳赋税的囚犯押至大堂?!那不得有百十号人啊?! 小知县这是要干什么?! 张典吏接过令签,并未立刻执行朱平安的命令,而是下意识的看向张县丞。 张县丞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张典吏收到了张县丞的默许,这才领命去监牢。 朱平安眯着眼睛,将这一幕收入眼中,心中了然,面上未做什么反应。 在张典吏离去后,大堂上的一众胥吏交头接耳,大堂都是他们嗡嗡的声音。他们不明白朱平安为什么要将所有未缴纳赋税的囚犯带到大堂,审判?!不需要啊,他们就是因为没有缴纳赋税才被逮捕的啊,已经过堂了。可为什么小知县又要将他们带到大堂呢?再审一遍?耍耍威风?! 还是说要用刑,狠狠的打他们一顿棍子,上一顿酷刑,责令他们缴纳赋税?! 如果真的对这些个不交赋税的囚犯大刑伺候的话,说不定还真有可能逼的一部分人缴纳赋税。 你别说,这还真不失为一种方法。 啧啧啧,真是没想到啊! 亏他还是读书人呢,看着憨憨厚厚斯斯文文,年纪不大,没想到心够黑够狠的啊! 如果真要他这么整了,说不定真的能让他逼得一部分人补缴赋税钱粮。这多多少少也算他上任后的一点业绩啊,这可不行,不能让他阴谋得逞了。 张县丞想到这一点,不由得抬头看向一旁的姚主簿。 姚主簿心有灵犀,张县丞的一个眼神,他瞬间就秒懂了,微微笑了笑,低头小声的对张县丞说道,“张兄勿忧。《大明律》有故禁故勘平人之罪,严禁官员滥用刑罚,只有满足4个条件‘犯了重罪’、‘赃仗证佐明白’、‘不服招承’、‘明立文案’,才能对犯人用刑。成化年间对官员用刑更有严格规定:除人命案、强盗案外,其余案犯犯人只能用鞭扑。若需动用挺棍、夹棍、脑箱、烙铁等刑具,必须逐级奏请方可。若知县违规用刑,则以全出入人罪处罚。他若想用刑逼税,我等身为朝廷命官,自然不能坐视县尊他违背律令,滥用刑罚,欺凌百姓。” 张县丞经姚主簿提醒,顿时放下心来,两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很快,张典吏就带着监牢狱卒,押解着一百余名没有缴纳赋税钱粮的囚犯来到了大堂。 囚犯人数太多,大堂站不下,有一部分囚犯站到了大堂外,被狱卒、衙役看管着。 “跪下!” 衙役、狱卒喝令众囚犯下跪。 “威武!” 公堂下两排衙役,用力的敲响了杀威棒,大喊威武,公堂顿时肃穆了起来。 “草民/罪民拜见知县大老爷。” 众囚犯双股颤颤,一个个跪倒在地,心中忐忑不安,不知道知县为何又押他们过堂,但是一股浓浓的不祥的预感笼罩了他们,令他们宛若要上断头台一样。 “起来吧。” 朱平安坐在高堂上,抬起右手,令众囚犯起身。 众囚犯惶恐不安的起身,两股颤颤,惶恐不安的等待着不详命运降临。 “你们都是没有缴纳赋税而被关押的囚犯。”朱平安看向众囚犯,缓缓说道。 开门见山,图穷匕见,这是要用刑逼税了吧?! 张县丞等人将目光看向朱平安,准备等朱平安动用酷刑的时候,果断的按照《大明律》等律例予以劝止,以免朱平安以刑逼税的阴谋得逞。 “知县大老爷,我们不是故意不缴纳赋税的,实在是凑不齐赋税……” “去年收成不好……” “俺们真不是故意抗税,俺婆娘病了,粮食都卖了买药了,知县大老爷……” 一种囚犯不由焦急的解释了起来。 “肃静!” 众衙役以杀威棒敲地,喝令众囚犯肃静,众囚犯顿时被吓的不敢吱声了。 众人皆看向朱平安,等着朱平安接下来的动作。 礼房典吏、刑房典吏得到张县丞和姚主簿的授意,已经虚抬了半边屁股,就等着朱平安下令用刑逼税的时候,他们当出头鸟,出言引《大明律》、成化律例规定,阻止、反对朱平安。 万众瞩目之中,朱平安从大堂上起身,将目光望向公堂下的众囚犯。 众囚犯提心吊胆,两股战战,颇有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 张县丞、姚主簿瞳孔微微收缩,目光全神贯注于朱平安身上,礼房典吏和刑房典吏的屁股又虚抬了三分之一,只有一点的屁股挨着椅子。 “你们都是没有缴纳赋税而被关押的囚犯。” 在万众瞩目之中,朱平安接着刚才的这句话接着往下说道,“你们也是家里的儿子、丈夫和父亲,你们也有家庭有父母妻儿,也要生活。现在已近九月,马上就到早稻收割的时间了。为了不耽误农时,为了你们家中的父母妻儿,本官特准你们各自回家秋收,不过,等到秋收结束,你们必须第一时间返回监牢报到。现在,你们都可以回家了。” 哈? 什么?! 朱平安话音刚落,张县丞、姚主簿以及六房胥吏皆震惊的看向朱平安。 不敢相信! 不能相信! 朱平安……他,他……他这真是冒天下之大不韪!他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吧?!朱平安他知不知道他在做什么,放一百余名囚犯回家秋收?!普天之下,有史以来,从未有任何一任知县敢做这种疯狂的事!!!他朱平安这知县是不想干了吧?! 张县丞倒吸了一口凉气,伸出手指颤抖的指向朱平安,眼珠子瞪老大,都快要从眼眶里瞪出来了,嘴巴张的老大,由于太过震惊以至于发不出声来。 其实最震惊不是他们。 而是大堂下战战兢兢、忐忑不安、提心吊胆等着大难临头的囚犯们。 原以为大难临头的一众囚犯,没想到听到的却是朱平安要放他们回家秋收的判令,一个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敢相信知县大老爷竟然要放他们回家秋收?! 这是真的吗? 这可是惊天大喜啊! 众囚犯掐了一下自己的胳膊,感受到钻骨的疼痛,方相信这是事实,知县大老爷真的要放他们回家秋收了,难以置信的欣喜,很多囚犯甚至激动的都哭了。 “青天大老爷啊,多谢青天大老爷。” “大老爷放心,我等在秋收后,一定按时返回监牢。如若有谁胆敢不回监牢,我大牛第一个饶不了他!” “秋收后我们一定回监牢报道,谁若不回来,谁就断子绝孙不得好死。” 一众囚犯纷纷跪在地上,语无伦次感谢朱平安,一个个赌咒发誓秋收后便回监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