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十章 张县丞发难 - 寒门崛起

第一千九十章 张县丞发难

朱平安下令,特准众囚犯回家参加秋收,秋收结束后再返回监牢报道。 张县丞等人闻言,震惊的五雷轰顶,看向朱平安的眼神就跟看疯子一样。 这惊喜来的太大太突然了,众囚犯激动地跪在地上,不住的磕头,将地面磕的咣咣响,谢恩不止,甚至有很多囚犯激动到情难自禁的泪流满面。 “各位都起来吧,时候不早了,回家去吧。秋收后,记得回监牢报道。” 朱平安走下大堂,扶起一位激动流泪、疯狂磕头的囚犯,扬声说道。 “谢谢大老爷。” “谢谢青天大老爷,您是俺们真正的父母官啊,净为俺们着想了。” “青天大老爷,回家,俺给您立生祠,早晚给您烧香,保佑大老爷平安健康。” 众囚犯起身,情绪仍然激动不已,看向朱平安的目光充满了敬仰、敬重和狂热,青天大老爷,原来真的有青天大老爷啊,朱平安在他们眼中简直就是包青天转世。 “诸位回去吧。” 生祠?!别开玩笑了,朱平安无语的摇了摇头,摆了摆手,让众囚犯各自回家。 “多谢青天大老爷。” “多谢青天大老爷,俺们秋收后一定回来,青天大老爷为俺们请命,俺们一定不负青天大老爷。” 众囚犯纷纷谢恩,准备离开。 “站住!都站住!谁敢踏出一步!” 就在众囚犯转身即将离开的时候,忽听得一声声严色厉的喝止声在众人头顶响起。 众囚犯被吓的止住了脚步,扭头看向发声人,张县丞便出现在了众人视线中。 张县丞从座上起身,如塔站立,伸出手指指着众囚犯,厉声喝止众囚犯止步。 气势很足! 张县丞此时此刻此情此景,给人一种高高在上、口吐律令、不可违背的气势! “哦,张县丞有何见教?” 朱平安转身,微微眯着眼睛看向张县丞,嘴角勾着一抹淡淡的微笑。 “县尊大人,这可是一百零八名没有缴纳赋税的囚犯啊,不是一个两个,您说放就全放了?这可是放虎归山啊!这些人如果秋收后不来监牢报道,跑了怎么办?!那可是天大的过错!县尊大人您可想清楚了?!” 张县丞目光灼灼的看向朱平安,毫不掩饰他的反对,当众向朱平安发难。 张县丞一开始以为朱平安是要动刑逼税!可是万万没有想到,朱平安竟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竟然要放没有缴纳赋税的囚犯回家秋收!而且,还不是放一个两个囚犯回家秋收,而是一放就放全部,整整一百零八名囚犯! 这小子疯了吧!张县丞听到朱平安下令时,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 震惊过后,张县丞心中忍不住狂喜。 呵呵! 原本还不知道怎么抓朱平安的把柄,找朱平安的过错,将朱平安这小子赶出靖南县呢!没想到这小子竟然自己头昏了,整了这个一个昏招:放一百多名囚犯回家秋收! 这真是瞌睡送枕头啊。 这小子竟然自己把把柄、过错送到自己手上了,呵呵,那自己可就不客气了。 尤其,当听到众囚犯对朱平安谢恩,喊朱平安青天大老爷,说他什么真正的父母官后,张县丞就更是忍不住了,什么狗屁的青天大老爷父母官啊! 靖南知县是我的! 所以,张县丞毫不犹豫的起身,撕下了一身的伪装,当众向朱平安发难。 “是啊,县尊大人,张县丞是为您着想,您可要三思而后行啊。况且,不管是《大明律》,还是历年律例律令,甚至是往前数汉唐元宋四朝的律令,也没有任何一条律令准许放囚犯回家秋收的条文啊?!” 姚主簿在张县丞起身后,也紧跟着起身开口了,他引经据典,抓住律令条文这一点,为张县丞摇旗呐喊。 “是啊,县尊大人。您可不能放他们回家秋收,一百多名囚犯呢,他们跑了怎么办?” “是啊,一百多名囚犯呢,放容易,回来报道难啊,跑一个两个都是少的。县尊大人,可不能放他们啊。” 六房胥吏也紧跟着站队附和张县丞,反对朱平安放囚犯回家秋收的决定。 一时间,整个县衙官吏都站在张县丞一边,而朱平安成了孤家寡人。 朱平安微微笑着巡视张县丞与六房胥吏,一点也不意外他们的反对。 不仅不意外,甚至还有一点欣慰。 堂下,一众囚犯听到张县丞等人的反对,皆是无比愤怒的瞪向张县丞等人,碍于一众衙役的威慑,他们不敢做什么,只是用眼神表达他们的愤怒。 亏张县丞他们这些还是咱靖南当地人呢,呸,这些人都是什么货啊! 跟知县大老爷一比,高下立判!谁心里面有老百姓,谁为老百姓着想,谁为老百姓做主,谁是真正的父母官,谁是好人谁是坏人,这一比就一清二楚了! 现在,真个衙门官吏都反对放我们回家秋收,众囚犯紧张、忐忑不安的看向朱平安,心中已经认命了。 唉! 众意难却,知县大老爷怕是要收回成命了,不过,我们也不怪知县大老爷,怪只怪张县丞这些狗官! “张县丞,姚主簿,还有诸位放心。”朱平安微微笑了笑,看向张县丞等人,接着又扫视了众囚犯一眼,语气坚定而自信的扬声说道,“我相信他们。如果他们跑了,那就是我朱平安判断错误,这个错误由我朱平安一个人承担,与你们无关。嗯,文书,做好笔录,诸位可将你们的反对意见附后,如此,放囚犯回家秋收一事就与你们无关了。” 张县丞还想说什么,姚主簿对他使劲挤了挤眼睛,张县丞愣了一下,很快就心领神会,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姚主簿的意思,他明白了。朱平安既然要冒天下之大不韪放一百多名囚犯回家秋收,那就让他放吗,一百多囚犯呢,等出了问题,那就是他朱平安的责任,他这个知县就做到头了。 他自己作死,何必要拦他呢。 反正我们会在记录上留下反对意见,日后追责的话,也追不到我门头上。我们反对了啊,是他朱平安一意孤行,如此,我们不仅无过,反而有功。 等朱平安一滚蛋,那知县就是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