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十三章 以案刁难 - 寒门崛起

第一千九十三章 以案刁难

一上午的时间,靖南县衙鸣冤鼓就响了五次,都是三个月前的失窃案。 如此多失主扎堆前来鸣冤,要说其中没有什么猫腻,又怎么可能呢。通过观察堂上众人神色,见张县丞等人毫无意外之色,甚至多次幸灾乐祸的窥视自己,朱平安由此心知肚明,这一切定是张县丞等人在背后搞的鬼。 不过,朱平安查阅了当时接案、庭审记录,确认这些失主确实在三个月前曾前来衙门报案失窃。这是一起连环失窃案,没有线索,没有目击者,在当时就属于没有希望侦破的无头悬案,更别提现在卷宗都“丢”了。 前天,自己强行推动囚犯放假;今日,张县丞等人就故意选了这么一个连环失窃悬案,鼓动这些失主前来鸣冤......他们这是还击呢。 这是想让自己灰头土脸、难堪出丑啊。 有意思。 朱平安微微勾起了唇角,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 虽然没有卷宗,但是当时的庭审笔录还是有的,朱平安令书记将当日的庭审笔录取来翻阅,通过庭审笔录,朱平安对这一起连环失窃案也有了较为详细的了解。 当然,为了防止卷宗“丢失”的情况再度发生,朱平安令刑房典吏张大年呈交卷宗登记存档册,掌握卷宗存档情况。嗯,很巧,张大年呈交的存档册有一页被撕掉了,看日期,恰好是当时连环失窃案发生的时候。 朱平安伸出手指捏住存档册缺页处的残留,上下翻看,很新鲜的撕裂痕迹,不由勾着唇角玩味的看向张大年。张大年低下头,不敢与朱平安对视,汗流浃背,不过想到张县丞的承诺,张大年又强自镇定的直起后背,与朱平安对视。 “张典吏,麻烦给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朱平安用手指拨弄着残留页,眯着眼睛问道。 “这个,这个......这个是因为这一页的案卷都是由前任知县保管,所以前任知县将此页撕掉了。”张大年回答朱平安问题时,很没有底气,回答起来磕磕绊绊,眼神也左右游离,不敢与朱平安的眼神对视。 “前任知县撕去的?”朱平安闻言,不由笑了,“这么新鲜的撕痕......” “县尊大人,撕痕看似新鲜,其实很久了。之所以看着新鲜,主要是因为我们将存档册保管的好。”张大年打肿脸充胖子,生硬的解释道。 “保管的好?” 朱平安无语的笑了笑,伸m.手翻了翻存档册,里面又皱又破,哪里能跟保管的好扯上边。 “县尊大人,您不是怀疑是卑职故意撕毁了存档册吧?卑职来县衙已有十年了,没有任何一日不兢兢业业、勤勤恳恳的,卑职敢以项上人头担保,此页千真万确是由前任知县撕去的,绝非卑职所为。请县尊大人明察。”张大年的谎言被当面揭穿,脸色瞬间如猪肝一样赤红,不过整个人却是表现的像蒙受了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莫大冤屈一样,情绪激动的提高了嗓门,信誓旦旦的以他项上人头赌咒发誓,义愤填膺极了。 当撒谎的人,谎言被戳破后,常常喜欢用嗓门,用歇斯底里来表掩饰,而此行径,往往会弄巧成拙,反而将他的谎展现的更清楚更淋漓尽致。 张大年就是如此。 朱平安嘴角勾着一抹弧度,如看戏一样看着张大年夸张的表演,然后微笑着开口道,“原来张典吏已经来县衙十年了啊,每一日都‘兢兢业业、勤勤恳恳’,不容易啊,那你也该歇歇了,过几日我给你放个‘长假’......” “多谢县尊大人厚爱......”张大年闻言,松了一口气,腰杆挺得更直了。 哼,果然如张县丞、姚主簿所言,这小县尊是外来的,遥想坐稳位子,他哪里能离得开我们当地人呢,离开我们,他一个光杆县尊,算个屁呀。别看他是县尊,只要我们抱在一起,他就得服软。就像今日,他就是看出又能如何,还不是得咽下这口气,甚至还得用放假来笼络我。 “惩罚?呵,他敢?!告诉你们,县尊大人提都没敢提,还要给我放假呢。”张大年回到刑房后,四处向人吹嘘他与朱平安正面博弈的英雄事迹。 众人备受鼓舞,对赶走朱平安,更有信心了。 在张大年等人沆瀣一气的时候,朱平安已经带着刘牧、刘大刀等六人去连环盗窃案事发地走访调查了。因为庭审笔录记载有限,据此根本无法破案,不然这一连环盗窃案也不会搁置至今了,必须要去实地调查走访,查找破案线索。 朱平安带着刘牧等人依次走访了五位被窃人,仔细了解情况,查看案发现场。通过走访发现五位被窃人虽然位于两个村子,但距离不远,且都位于贯穿两村的道路两旁。 不过,因为时间久了,案发现场大多都被破坏了,得到了线索不多。 朱平安又走访了被窃人的左邻右舍,询问案发当日及前几日可曾见可疑人员等等。 “要说有啥可疑的,就是俺家的狗比较可疑,平时见了生人,俺家的狗咬的可欢实了,可是那天晚上倒是怪得很,家里的狗一声也没咬。” “村头的张麻子很可疑,平时扣的跟啥似的,有几天还买就买肉吃了。” “可疑人员?那几天有游商来俺家讨过水喝,还夸俺家的牛养的水灵......” “张三那么老实的人,那天晚上跟他媳妇吵架,俺们都去劝架了,回来羊就丢了......” “那天晚上,迷迷糊糊的俺听到后面路上有过车的声音,也没当回事,醒来就听见老刘说驴被偷了。我们去看了,村后面那条路有车辙印,一直到村头。” “没啥可疑的啊,时间久了,记不太清了......” ...... 朱平安走访得到了很多消息,有用的线索也有不少,不过比较杂乱。 考虑到失窃物为牛羊驴等活物,目标比较大,难以私藏,盗贼盗走后,为了避免被发现,肯定会尽快销赃。为此,朱平安又走访村民、屠户、乡镇牲畜集市,仔细询问了解案发期间牛羊驴买卖情况,进一步查找线索。 ...... 一天下来,腿都快跑断了,不过好在收获不小。 朱平安一条条罗列、分析、排除,最后整理出了十二位嫌疑人。不过因为时间过了太久,很多线索和证据都被破坏了,根据现有的线索、证据,也无法再继续往下排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