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十五章 破案如有神助 - 寒门崛起

第一千九十五章 破案如有神助

“小偷也胆敢起来走啊!” 朱平安声严喝厉的话音落后,一众嫌犯皆站在原地,唯独有一位嫌犯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宛如鸡立于鹤群之中,分外的显眼,想不惹人瞩目都不行。 不言而喻! 不打自招! 毫无疑问,毋庸置疑,这起连环盗窃案的小偷就是跪下的这位嫌犯! 此刻,嘲笑了朱平安一整堂的张县丞,惊呆了,他脸上浓浓的嘲笑瞬间就枯萎了,一双眼睛瞪的滚大溜圆,跟牛眼有的一拼,满脸都是难以置信、白日撞鬼的震惊模样,嘴角抽搐着,颤声呢喃:“不是吧,还能这样审案?!!” 姚主簿也完全惊呆了,像半截木头一样呆立在原地,瞳孔没有焦距的看了一眼地上跪着的嫌犯,又看了一眼大堂上从没被他正式看在眼中的朱平安,有一种智商被按在地上摩擦了一百遍的感觉,一直以来,他都自诩聪明绝顶,智商冠绝靖南,可是此刻,他的自信、自负和优越感瞬间全无。 六房胥吏也都一个个目瞪口呆,嘴巴张的能塞进去一个鸡蛋,嗓子发干,吞咽唾沫声连成一片。 “张麻子,狗曰的,原来是你偷的!” “原来是张麻子你个狗曰的!我说你怎么三天两头,大鱼大肉的……” 同样震惊的还有其他嫌犯,看着跪在地上嫌犯张麻子,一个个骂了起来。 “不是我,不是我……” 地上跪着的嫌犯,才跪下就反应过来了,瞬间脸色惨白,额头冷汗直冒,连连摇头,按着地就想起身,膝盖方才离地。啪!惊堂木又响了,嫌犯吓得慌忙又跪下了。 “张麻子!还不与本衙如实招来!”朱平安拍响惊堂木,厉声喝道。 “回,回知县大老爷,小的,小的……小的不是小偷,小的方才只是腿麻了……” 张麻子汗流浃背,苍白着脸色,张了数次嘴巴,才发出底气不足的声音,苍白无力的辩解道。 “张麻子,现在已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了,都到了这个份上,你还抵赖,莫非是欺本衙刑具不厉乎?!来人,拉下去,重大四十大板!” 朱平安说着,从签桶里扯出一根令签,重重的丢在地上,令签弹了两弹,落在了张麻子脚下。 “遵命!” 两个身材魁梧的衙役应声走了出来,提着水火棍,面色狰狞的走向张麻子,伸出蒲扇大手按住张麻子的肩膀,一下子就将他提了起来,就跟提小鸡似的。 “别,别,别,别打,我招,我招,我全招了……” 张麻子被这阵势吓得屁图滚尿流,裤子都湿了,连连求饶,他本身就胆子小,以前远远的看到过县衙行刑,瞧着皮开肉绽、血糊糊一片,惨叫声听得他回去睡觉都有阴影,现在听得要重大他四十大板,哪里还抗的住。 “不敢隐瞒知县大老爷,那牛、羊、驴、猪还有鸡的确都是小的偷得,但是,但是小的……小的也是受了张屠夫的蛊惑!是张屠夫蛊惑我偷得!他蛊惑我偷鸡摸狗,还给我放风,偷来的牲畜都被他杀了卖了,就分给我一点酒肉钱。” 张麻子吓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坦白了,末了还拉了一个垫背的,揭发检举了一众嫌犯中的张屠夫。 “一派胡言,血口喷人,我什么时候蛊惑你了!我看你小子是活腻了!” 嫌犯中的张屠夫早就在张麻子跪下的那一刻起就开始站立不安了,此刻听到张麻子果然将他给举报出来了,不由的汗流浃背、恼羞成怒,恶狠狠的瞪向张麻子,提起钵大的拳头,使劲的砸了过去,眼瞅着就要对张麻子进行一番惨无人道的人身伤害。 刘大刀眼疾手快,上去一步,毫不费力的就稳稳的抓住了张屠夫的拳头,反手一撩,一脚提在张屠夫腿窝出,轻松的就将张屠夫按跪在地上。 “公堂之上不得放肆!!” 朱平安一拍惊堂木,接着从签筒里扯出一根签,用力的丢在地上,“张屠夫蔑视公堂,无视法纪,干扰审判,拉下去重大十大板,以儆效尤。张麻子你能够如实坦白罪行,并且检举同党,如果此次检举属实的话,本官可以酌情减轻对你的处罚。” 《孙子?始计》中有言:“将者,智信仁勇严也”。为将,既要仁也要严,简单来说就是恩威并重,做知县也应如此,朱平安并非迂腐之人,对此深以为然。 张屠夫在公堂之上都敢伤人,如果不严肃处理的话,以后公堂威严何在。 很快,张屠夫就被拉了下去,痛叫声此起彼伏。 张麻子在公堂上听得浑身颤抖,心中更是不敢生有任何隐瞒的想法。 打完之后,张屠夫接着就被拖进了公堂。 张屠夫也算是体格好的,被重重打了十大板,屁股皮开肉绽,但还能跪的住。 “知县大老爷,小的冤枉啊。小的是村里本分的屠户,有名的实诚人,小的卖肉从不缺斤少两,十里八村的父老乡亲都知道,都很照顾小的生意,小的日子也过的有滋有味,怎么可能去偷鸡摸狗呢。也只有张麻子这种吃了上顿没下顿的人才会为了生计偷盗。还望知县大老爷明察啊,您可别听信张麻子这小偷的一面之词,他张嘴说瞎话,疯狗乱咬人,故意污蔑小的。”张屠夫硬撑着,拒不承认罪行,反告张麻子疯狗乱咬人。 “知县大老爷,小的没有张嘴说瞎话,小的有证据。因为屠宰耕牛犯法,牛肉也不好明着卖,张屠夫还没找到买家,到现在还没来得及处理那头耕牛。就在西里坡,张屠夫家的一个草荡子里,里面还有一个牛棚,我偷的张二牛家的那头老黄牛就藏在里面呢,牛棚的钥匙一直被张屠夫贴身带着。知县大老爷不信,一搜便知小的没有说瞎话了。” 张麻子着急的跪在地上,一边磕头,一边将张屠夫的老底给揭了个底朝天。 “张麻子,你特么……” 张屠夫咬牙切齿,忍不住又想对张麻子饱以老拳,但是一动扯动伤口,疼的龇牙咧嘴。 “搜身!” 朱平安令衙役搜张屠夫的身,很快就搜出了被张屠夫系在裤腰绳上的钥匙。 接下来朱平安带着一众县衙官吏,刘牧、刘大刀等十余位衙役押着张麻子、张屠夫两个嫌犯,浩浩荡荡的在一众听到消息的村民簇拥围观下,赶到了西里坡草荡子。 果然,在草荡子里面就看到了一个牛棚,牛棚上着一把大铁索,刘大刀上前用从张屠夫身上搜出的钥匙一下就打开了牛棚的锁,然后就看到了里面的老黄牛。 “是我家的牛,是我家的牛,我家的牛屁股上有一个一指长的疤,那是牛还小的时候,”失主张二牛一眼就认出了自家的老黄牛,还出示了证据。 如此,真相大白,m.连环盗窃案宣告告破。 “这么复杂的连环失窃案,知县大老爷只用了不到一天就告破了。” “知县大老爷真是包青天在世啊!” “知县大老爷破案如有神助,真的是青天大老爷啊。” …… 这一刻朱平安在夕阳下的背影,在现场百姓眼中光辉万丈,众百姓赞不绝口。 朱平安听的都脸红了。 当然,一旁张县丞、姚主簿两人听着一众百姓对朱平安山呼海啸一般的称赞,则是面沉如水,黑如锅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