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十八章 倭寇来了 - 寒门崛起

第一千九十八章 倭寇来了

九月秋高气爽,天空如大海一样湛蓝,几只大雁掠过天空,画出一副绝美的画卷。海风习习,热而不燥,微而不急,拂过稻田,翻起了金色的波浪。 这是丘海村的稻田,丘海村是位于海边,面朝大海,稻田就在村后里许的地方。 田间地头的老农,看着稻田里荡起的金色波浪,被太阳晒得发黑的脸上露出了高兴的笑容。辛苦耕作半载,一朝丰收在即,怎么能不让人高兴呢。 老农吹着海风,幻想着丰收后,一定打一葫芦散酒,提着鱼竿去海边钓鱼,现钓现烤一想到这,老农脸上的笑容就更加的幸福灿烂了。 咦,鲸鱼?好大的一条鲸鱼啊。 畅想丰收生活的老农,忽地瞥见远处大海上有一黑影向着村边岸边而来,老农年纪大了,眼拘些花,看的不清楚,还以为自己看到了鲸鱼,不由感慨了一声≡从海禁变严后,已经三十多年没下海捕鱼了,这鲸鱼也起码有十多年没见过了,现在一见,顿时不由的怀念了起来。 少顷,远处的黑影从一个变成了两个,然后变成越来越多,变成了一大片黑影,而且向着村头的岸边越游越近,眼看着都游到岸上去了了。 邪了怪了,咋这么多鲸鱼?!不知道岸边水浅吗,还不要命了似的往岸上冲? 老农奇怪的看着越来越近的黑影群,不由的嘟囔了一句,用手揉了揉眼睛,定眼再往烘看去,看着看着,老农眼皮子忽地一跳,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不对! 不是鲸鱼,好像是船?! 自从海禁后,哪还有渔船敢下海,现在敢在海上飘的船,要么是水师,要么是倭寇。水师不可能,靖南附近可没有水师驻扎就是倭寇了?! 倭寇!!! 倭寇来了!!! 老农得出这个结论后,脸色陡然吓得苍白,瞳孔大张充满了恐惧,牙齿开始打架,浑身不住的发抖,像筛糠一样哆嗦了起来,手脚抖的尤为严重,“咣当”一声,手里的锄头都拿不住了,一下子掉在了地上。 锄头掉地的声音惊醒了老农,老农也不顾捡锄头了,扭头,整个人拼了命的往村里跑,一边跑,一边大喊,提醒乡亲们快跑,别被倭寇祸害了。 “倭寇来了!” “倭寇来了,乡亲们,快跑啊!” 不过由于老农腿抖得厉害,拼命跑的时候,一个趔趄摔倒在了稻田里∠农手脚并用从稻田里爬起来,不顾浑身的泥浆,继续往村里跑。 再快一点,再快一点一定要赶在倭寇进村之前赶到村里,提醒乡亲们啊。 老农心中只有这一个信念,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迈着抖动的腿,全力的往村里跑去,途中摔了好几个跟头,可是每次摔倒后,老农都会第一时间爬起来,继续往村里跑。 可惜! 可惜就在老农往村里跑的时候,倭寇已经上岸,喊杀着冲进了丘海村。 这些倭寇都是杀人不折的狠人,加上他们这一伙真倭占了一多半,行事更是凶残无比,根本就像是一群毫无人性的野兽一样,冲进了丘海村,狰狞着笑着,疯狂地吼叫着,在丘海村里大开杀戒,烧劫民舍,无恶不作。 很快,素有鱼米之乡美誉的丘海村,火光冲天,哀鸿片野,成了一片人间地狱。 一个面色狰狞,身材矮小的倭寇,一脚踹开了一户人家紧闭的房门,狞笑着走了进去,躲在门后男主人颤抖着握着菜刀冲了上来,倭寇娴熟的侧身一闪,反握倭刀力劈而下,一道雪白刀光闪过,男主人面上一道血线,延伸至腹下,继而血液溅射,整个人被劈成了均匀的两班,轰然倒地。 啊屋内一声尖叫和绝望哭泣。 倭寇抬起头,看向缩在角落里尖叫的女主人,狰狞的笑了,由于倭寇劈杀男主人时脸上被溅射的一脸鲜血,此时一笑,更显得狰狞,倭寇在女主人的尖叫声中,舔了一口脸上被溅射的鲜血,操着一腔蹩脚的汉语淫笑着走向了女主人,声音刺耳难听,“吆西,哈哈哈,水嫩多汁的花姑娘” 继而,哭泣声、求饶声响起,很快又戛然而止,倭寇一手提着腰带,一手提着滴答滴答染血的倭刀,走出了民舍,狞笑着走向了下一间民舍 身后,房舍浸泡在了鲜血中,男人倒在了门口,身体分为两半,鲜血和肠子相连;女人趴在床上,衣衫不整,手里紧紧的抓住杯子,后背一道斜长血线,汩汩鲜血染红了被子,滴答滴答的沿着床腿滴落在地上,汇成一片歇。 很快,下一个民舍又发生了同样的惨剧,相似的惨剧在丘海村此起彼伏。 丘海村被烈火包裹,被鲜血浸泡,被哭声和哀嚎缭绕一片人间地狱。 烧杀抢掠爽够了的倭寇,陆陆续续的赶到村口集合。 倭寇们俱是满载而归,没有一个空手的,怀里塞满了抢来的金银首饰铜钱,肩上扛着鸡鸭鹅,桥膨,还有不少倭寇手里桥一根根绳子,绳子那头拴着丘海村年轻貌美的女子,倭寇像是牵牲口一样,拖拽哭泣不止的女子。 除了抢夺财物女子外,这伙倭寇还活捉了七八位丘海村年轻力壮的后生,用锋利的倭刀,将后生脑门的头发剃光,用油漆刷到光秃秃的头皮上,剃成粗糙的月代头。 “你们滴,要想活命,去杀一个人,就可以活命。而且,这挟人,由你们先挑鸦个。” 倭寇蟹领用滴着鲜血的倭刀,强迫被剃了月代头的后生,去杀捆绑的村民。 “杀你麻痹,畜生王八蛋,我草你祖宗十八代,你以为老子像你们一样没有人性啊^^只恨老子没多剁几个畜生*杀就杀,少你妈的□□嗦,老子眨一下眼睛就不是丘海村的种。” 一个后生血性十足,咕哝了一口浓痰,狠狠的啐了倭寇蟹领一脸,喊骂不止。 “八嘎!” 倭寇蟹领被啐了一脸,怒极,满脸杀气,狰狞的骂了一声,汇起倭寇将那不屈的后生,一刀枭首,冲腔而起的鲜血喷了附近的几个后生一身。 “你们滴,是想活命,还是想学他?!” 倭寇蟹领狞笑着,将倭刀伸向下一个被活捉的后生,用蹩脚的汉语问道。 “我想操你祖宗!”第二个后生虽然吓得浑身颤抖,但是卦用尽了全身力气骂道。 刀光又起,第二个后生的声音戛然而止,头颅滚落地上,身躯重重下。 “你那?” 倭寇蟹领毫不在意,狞笑着将倭刀伸向第三个后生。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第三个后生早就吓破胆了,此刻被问及,瞬间裤子都尿湿了,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连连求饶。 “丢脸的怂货o子怎么生了你这么一个怂货就死,怕个卵子!”有一被捆绑的村民,是尿裤子跪地求饶的后生的父亲,看到后生这副怂样,不由的大骂出口。 倭寇蟹领看了看跪地求饶的后生,又看了看怒骂的村民,咧开嘴角阴阴的笑了,再度拔出倭刀向着跪地求饶的后生用力一挥,一道刀光亮起,后生身上的绳索断开了。 后生吓得盎声大叫,还以为自己被杀了,裤子湿的更多了。 一众倭寇哈哈大笑。 “你滴,去,将那个人杀了,你就可以活命了。不仅可以活命,而且还可以跟我们吃香的喝辣的。” 倭寇蟹领,将一把匕首丢在了那跪地的后生面前。 后生看了看地上的匕首,又看了看对面被捆绑着的怒骂不止的父亲,犹豫了。 “嗯?” 倭寇蟹领冷哼一声。 后生吓得赶紧捡起了匕首,哆哆嗦嗦着走向了对面被捆绑的怒骂他不争气的父亲。 “爹,对不起,儿子也是被逼无奈。” 后生来到被捆绑的父亲跟前,闭着眼睛说道,说着便用力的将手里的匕首重重的捅了上去。 一下 两下 三下 已经数不清捅了多少下了,但后生卦机械的捅刺不止,身上,脸上被鲜血喷的血淋淋的脸色逐渐狰狞,与周围那些看热闹的倭寇,越来越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