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又是一年放榜时 - 寒门崛起

第一百三十九章 又是一年放榜时

readx; 朱平安才回到座位,胖子薛驰便跟斗牛犬似的咧着嘴冲朱平安傻笑,显然是发现朱平安刚才去付账了。亲,眼&快,大量小说免费看。 “薛兄你真是”朱平安微微摇了摇头。 “咱哥俩,一切都在酒里,来。”胖子咧着嘴伸着酒杯过来。 盛情难却,朱平安只好举着酒杯碰了一下,杯酒入喉,辛辣呛人,唯有之后余味带股绵软香甜。酒是好酒,但莫要贪杯啊。 朱平安尚能自制,但是大伯朱守仁等几位乡人,以及胖子薛驰可都不是自制的人,都是那种半斤不当酒一斤满地吐的主。 “呦呦鹿鸣,食野之芩。我有嘉宾,鼓瑟鼓琴。鼓瑟鼓琴,和乐且湛。我有旨酒,以燕乐嘉宾之心”喝到酣处,大伯朱守仁及胖子用竹筹敲击着酒杯唱起了这首《小雅鹿鸣》,欢快极了。 杯盘狼藉,朱平安微醺,大伯胖子等人已经醉的四六不分,谁都不服就扶墙了。 “咚!咚!” “咚!咚!” 外面传来更夫打二更的梆子声,打一下又一下,连打多次。一更三点敲响暮鼓就夜禁了,现在二更了,若是在街上走,被官府衙役捉住,可不管你书生不书生,上来就得打四十板子。 朱平安看着桌上横七竖八大着舌头的几人,一脸无语。 不过状元楼做酒楼生意的,经常会遇到这种情况,也有解决办法那就是酒楼后面连通着的就是自家的客栈。朱平安叫来店伙计要了一个大通铺,付了钱,让店伙计帮着忙将大伯胖子等人全都塞到了通铺上。 夜晚一团糟,躺在通铺上的人,不时表演下口吐喷泉的绝活让朱平安又多付了酒楼一百文钱。 第二日醒来,大伯等人便去秦淮河对岸汇合昨日送别恩师的那个友人。胖子在大伯等人走后,便跟朱平安说,“朱兄,日后需多小心你家大伯。” “为何?”朱平安随口问。 “就是感觉而已。小心驶得万年船嘛。”胖子晃着宿醉的脑袋,语焉不详。 这胖子看着大咧咧的,想不到还是张飞那类粗中有细的人,喝一次酒就能觉察到大伯本质。提醒自己又不会让人觉得是挑拨离间,这让朱平安有些意外,本来还以为这货就属于没心没肺的那种人呢。 “嗯。”朱平安不置可否的应了一声。 从酒楼返回客栈,途径江南贡院,贡院前挎刀军士、衙役在门口设置了一道屏障。并告诫每一位过路人不得喧哗,第二批参加院试的其他各府考生也开始了他们的院试之旅,只是不知道会有哪些倒霉蛋的号间在粪号旁了。 胖子路过江南贡院,又干呕了几声,纯属条件反射。 因为一个旬日就放榜了,朱平安也就没有急着回家,等到放榜后再回家。所以,白日里练练字,看看书,从药铺配的驱蚊虫药效果很好。装在荷包里,在树林看书也少有蚊虫侵扰,时间也就这么慢慢过去了。 激动人心的时刻,终于到了。 等到第二批院试考生考完后一个旬日,院试放榜的时间也就到了。院试放榜不同于县试和府试,院试是分了十四个榜单,每一个府一个单独的榜单,各府高中者在一个榜单,每个府也都会有一个案首,这个案首也是童子试真正的案首。 这一日朱平安方从外面读书练字回来。还未到客栈,便看到客栈门口站着一溜熟悉的人,大伯朱守仁等乡人,以及跟几人谈笑的胖子等人。 看到朱平安。几人便一窝蜂的涌了过来,拽胳膊的,拉手的,从背后推的,朱平安没反应过来就被众人推搡着往夫子庙的方向走去。 “快走,就等你呢。院试放榜了。” “快点,今年在夫子庙放榜,去晚了就没好地方了。” 众人七嘴八舌的拉着朱平安就开始一路小跑,每一个人都自信满满,在路上还互相设想着考中后簪花宴的场景,时不时的讨论一二。 朱平安一脸蛋疼的听着他们设想的簪花宴场景,默默为他们最后的狂欢倒计时。 难以想象,他们看到榜单时会做如何感想。 夫子庙前人山人海,人群涌动,除了考生还有众多家长也千里迢迢赶来了,十四个榜单前俱都围满了人。 “朱兄,诸位兄台,我先去看榜了,咱们待会再于此处汇合。”胖子一到夫子庙前就迫不及待的告别去看他们府的榜单。 “嗯,你别太激动”朱平安犹豫了一下,还是没说出口。 “怎么会不激动,我老爹考了那么多年都没考上,等我将榜单甩他面前,得是何等大快人心啊。”胖子激动不已,想到每日臭骂自己不已的老爹,激动的脖子上金锁都晃得哗啦哗啦响,说完胖子就迫不及待的往他们凤阳府的榜前挤了过去,静若处胖,动若肥兔。 看着胖子在人群中左挤右冲,朱平安只能希望胖子心里承受能力强了。 大伯朱守仁等人也迫不及待的拉着朱平安往安庆府的榜单前挤了过去,朱平安身不由己的被大伯等人带着挤入人群,不知道内情的还以为是朱平安激动不已的往里冲呢。 没错,从外面看就是如此。 正如此时被众人簇拥着的桐城夏洛明、宿松冯山水以及他们二人也非常敬服的郭兄、刘兄等,在他们眼中,朱平安就是那种激动的跟嗅到鱼腥的猫一样,一点形象也没有的往里挤,俗人一个。 在他们眼中,朱平安是何等的可笑,写了菊花诗,还妄想染指院试榜。 “真是可笑”那位曾经趴在雅间窗前赋诗朱平安的郭兄,看着急吼吼往里挤的朱平安,嘴中发出一声嘲笑,“急也是,慢也是,榜单就在那里,不会改变。何必将自己搞的灰头土脸,大丈夫不为也。” “正是,郭兄所言甚是,君子风范。”冯山水一挥折扇,附和道。 “就是,他朱平安何等可笑,诗都跑题了,十几天都发现不了其中端倪,现在还妄想着自己能上榜,呵呵”人群中数人一起笑着附和。 这些人不急不慢的往榜单前走,肆意的笑着那个在人群中挤的衣服都乱了的朱平安。 榜单下,或哭或笑,尽是人间百态。(未完待续。)xh118 ...

下一篇   第一百四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