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 有女自南来 - 寒门崛起

第二百六十七章 有女自南来

食肆前的纷争落幕,人们对断案公正的两位锦衣卫报以各种褒奖,寒酸少年亦是感激的下跪叩头不止,等所有人想起刚才那个仗义出言的憨厚少年时,却发现早已不见了那憨厚少年的身影。 “可惜,本来还想交结一番。” 飞鱼服锦衣卫找了一圈没有看到刚才那个发话的憨厚少年,不由叹了口气。 而此时,他们所念的那位憨厚少年已经斜挎着书包,夹着黑木板穿过了另一条街了。 当朱平安从原路返回客栈的时候,长江上三艘大船正顺流而下。三艘大船宛如官船和画舫的结合,厚重结实,却还有亭楼高阁,安全美观舒适远非一般客船所能比拟的。 在一艘大船亭楼高阁上,铺着锦被和动物毛皮缝制的地毯,四周的栏杆上也用锦被围遮了起来。 一位慵懒如妖的少女,舒服的坐在地毯上,斜靠着栏杆,雪白的玉手中持着一卷书卷,扉页上有一句诗词: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少女乌黑如泉的长发,挽了了一个公主髻,髻上簪着红玉珊瑚簪子,上面垂着流苏,微风吹来,流苏就摇摇曳曳的,将少女衬托的清雅秀丽。少女肌肤胜雪,嫩白如玉,唇红齿白,顾盼生姿,坐在那里,就像是一直狐魅女妖,舒服的翻着书卷。 地毯上还有一位圆脸的包子小丫鬟正跪坐在地毯上。伸出纤纤小手,轻轻的给慵懒如妖的少女按捏着修长的双腿,很卖力的做着按摩。粉嫩的小脸红扑扑的。 阁楼下几个膀大腰圆的老妈子坐在凳子上看着长江,嗑瓜子。 再往下,便是穿着统一着装的数十位护院,腰别弯刀分散在船舷四周,警戒的看着过往的大舟小船,甚至在船首还有一位背着长弓、眼神锐利的男子。 在明朝虽然对普通的刀具之类不做管制,但是弓弩甲胄仍然属于管制兵器的。 在大明。背一把长弓硬弩跟在现代抗一个火箭筒区别不大。可是这艘大船船首之人竟然敢冠冕堂皇的背着一把长弓招摇过市 凡是过往船只只要看到这三艘大船,就远远的避开。沿途无任何一关卡敢阻拦这三艘大船,都是第一时间放行,顺便还给大船补充淡水蔬果等等。于是这三艘大船一路顺流而下,速度比一般的船只快了一倍不止。 “小姐。快看,那边有一条好大的鱼在哪游啊。” 正在卖力按摩的包子小丫鬟忽然看到距离船不太远的地方,有一只白色的纺锤状的两米多长的大鱼游动迅速,忽地一下子跃出水面,就像一匹骏马似的,于是包子小丫鬟张大了嘴巴,激动的喳喳呼呼起来了。 闻言,那位慵懒如妖的少女将眸子从书中移开,转到了江面上。看了下不远处的那条大鱼,然后就将手中的书卷在包子小丫鬟脑门上轻轻的敲了一下,勾起唇角道: “笨丫头。什么大鱼啊,少见多怪。那是暨,体似鲟,尾如鱼,晋时郭璞在《尔雅注》中描述过。这儿脏兮兮的渔民多叫它江马,和你一样没见识!” “小姐。你好厉害。” 包子小丫鬟捂着脑门,崇拜的看着自家小姐。眼睛里都快冒星星了。 “早让你多看书了。” 慵懒如妖的少女又一次将手中的书卷在包子小丫鬟脑门上轻轻敲了一下。 “痛啦小姐,我也想看书,可是一看就睡觉啊,好奇怪呢。”包子小丫鬟捂着脑门,委屈的看着自家小姐。 闻言,慵懒如妖的少女不由好笑的翻了一个白眼。 这笨丫头还有脸说,每次让她看书,就看她小脑袋一点一点的,跟个磕头虫似的。 “哎呀小姐,听船头那个大黑说傍晚就能到应天了呢,都不到两天呢,好快啊。”包子脸小丫鬟掰着手指头说道。 “顺流而下自然快,等从应天转了大运河,就没这么快了。”慵懒如妖的少女将目光从长江转向了北方,淡淡的说道。 “是嘛,那要是赶不上老夫人的六十大寿了怎么办啊,她们本来就” 包子小丫鬟说到这忽然想到自己一个小丫鬟不能说主子家的坏话,赶紧的把自己的两个小胖手捂在了小嘴上,把即将说出来的话捂在了小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慵懒如妖的少女一点也不当回事,勾着唇角,玩味的勾出一抹弧度,雪白的指尖滑动着乌黑如泉的长发,乌黑的眸子不屑的翻了一个白眼。 “好久没见那老妖婆了,咯咯,没想到那老妖婆越活跃欢实了,我这乖孙女可要好好的送一份大礼哦,对了,不知道大表姐二表姐她们好不好,咯咯咯” 慵懒如妖的少女勾着唇角,乌黑的眸子转了下,咯咯笑道。 旁边卖力按摩的包子小丫鬟听了自家小姐的笑声,不由哆嗦了一下。 阁楼上一时间欢声笑语。 阁楼下嗑瓜子的老妈子,缩了缩脖子,忽然觉的有点阴风阵阵的感脚。 “禀告小姐,向导说江马现,风暴起,就要变天了。还望小姐速回房间,保重身体。” 船头那位背着长弓的男子站在阁台下,恭敬的抱拳向着阁楼大声回禀道。 船上的向导是长江上的老渔夫了,对于长江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向导说有风暴的危险,那就十之*会有风暴来临,想起老爷临走时交待的话,背着长弓的男子不敢有任何的纰漏,听了向导的话,就立马过来回禀了。 “知道了,你们也都注意安全,到了京师,我向爹爹替你们请赏。”阁台上传来一声百灵鸟般的声音。 “多谢小姐。” 背着长弓的男子抱拳道谢,然后转身去布置船上的事宜了,风暴来临,要准备的工作有很多。 “小姐,你说姑爷见到我们,会不会吃惊的一大跳啊,咯咯”包子小丫鬟收拾东西的时候,忽地来了一句,眨着大眼睛看着自家小姐。 “哪个有功夫见他。”慵懒如妖的少女将手里的书卷合上,淡淡开口。 “可是都要去京城了呢,肯定会见面的啊。”包子小丫鬟鼓着嘴巴说。 “就一癞蛤蟆,谁稀罕见他。” 慵懒如妖的少女起身,扁了扁嘴唇,便下了阁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