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四章 你魔高一尺,我道高一丈 - 寒门崛起

第三百一十四章 你魔高一尺,我道高一丈

围绕着最后十份试卷的排名,诸位考官作了艰苦卓越的斗争,口沫横飞,唇枪舌剑,最终,最后十份试卷的七份试卷排名定了下来。, 只是前三名的试卷,尚未论定。 这三份试卷分别有数位考官支持,有八位同考官中有三位属意副主考官鄢懋卿点出的那份试卷;有三位同考官和正主考官徐阶站在同一阵线,一致认同那位疯狂的主考官高荐的那份试卷,八股写得好,就连青词也是别具一格,虽说“得士如此,可以闻矣”的评阅有些过,但是绝对是本次会元的不二人选;剩余的两位同考官则是属意另一份试卷,那份试卷八股也是功底扎实,青词也是气象万千,绝佳之作。 鄢懋卿在这最后的排名中,很是安静,他身后的三位同考官脸红脖子粗的据理力争,这三人也都是严党圈子里的成员。 徐阶是个老好人,话不多,但是身份摆在哪呢。 另外两位同考官虽说也是据理力争,但是毕竟没人家人多,另外也心存忌惮。 最终,第三名的试卷也排定了,就是那剩余两位同考官属意的那份试卷。 现在就只剩下徐阶和鄢懋卿他们两拨人属意的试卷,在第一、第二之间,争执不休。 鄢懋卿在在这关键的时候,却是异常安静,任凭身后的三位同考官脸红脖子粗的和徐阶他们开撕,他却一言不发。 “不知鄢大人意下如何?”徐阶将目光转向鄢懋卿,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询问道。 徐阶询问完后。鄢懋卿终于有所动作了。 在诸位考官视线中,只见鄢懋卿用手抚了抚帽子。将帽子扶的正正的,然后又整了整衣服。将衣服的每一个褶子都展开,再接着又将表情摆的很正式 鄢大人这是在干什么?至公堂内的考官们,看着肃衣整冠的鄢懋卿,很是不解。 肃衣整冠后,鄢懋卿动了,鄢懋卿走到摆放最后两份试卷的长案前,将其中一份试卷拿了起来。 这份试卷,正是徐阶属意的那份。 鄢懋卿身后的三位同考官发出了惊讶的声音,鄢大人怎么了这是。怎么讲徐阶那老鄢大人忘了严大人的安排吗?! 在众位考官惊讶声中,鄢懋卿将徐阶属意的这份试卷,端端正正的摆放在了长案正中央,然后鄢懋卿做了一个更令众位考官惊讶的动作。 鄢懋卿将左手压在右手上,两手藏在袖子里,举手加额,鞠躬九十度,然后起身。同时手随着再次齐眉,然后手放下。 我勒个擦 鄢大人怎么对着这份试卷行大礼啊?! 至公堂内的诸位考官惊讶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鄢懋卿对着徐阶属意的试卷行大礼!!!这马屁也拍的太尼玛夸张了吧,不至于吧。徐阶也就比你官高两个品级而已! 至于鄢懋卿身后的三个同考官更是惊诧,心都快跳出来了,喂喂喂。鄢大人你搞错了吧!不带这样玩的,你当初给我们说的暗号是于休哉啊。咱把这份试卷定为会元,这在严阁老面前就是大功一件啊!咱不都是严阁老的人嘛。你咋跑徐阶那老小子队里了?!我到手的功劳啊!!! “此份试卷” 在众人惊讶的一地眼珠下,鄢懋卿大礼行完,轻轻的开口了,声音有点低哑,却有着说不出的庄重严肃。 此份试卷如何,你倒是快说啊!众位考官急的很。 “此份试卷甚好” 众位考官耳畔传来了鄢懋卿的声音,六个字,每个字从他的薄唇中吐出,听在鄢懋卿身后三位考官的耳中,都仿佛下着大雪的十二月席地而坐,寒风席卷着暴雪砸在身上,一直凉到心里。 鄢大人啊鄢大人,你怎么可以说那份卷子甚好呢,你忘了严阁老了吗!!! 除了鄢懋卿身后的三位同考官外,其他考官也是惊诧的很,不清楚鄢懋卿为何突然转了口风 “此卷甚好,然此卷中”说到这,鄢懋卿一脸庄重的指着试卷中一处道,“此二字,家父之名也;此一处三字,家母之名也。此一处,‘严准’二字,更是严阁老父之名讳” “家父,家母,严阁老高堂之名讳,俱在此卷,是以卿不得不行此大礼。” 鄢懋卿一脸庄重的说道,之后将手中的这份徐阶看好的试卷,放在了长案一边,怅然许久。 鄢懋卿此话一出,诸位考官俱是窃窃私语,这事儿可就有些不好办了,在大明可是非常讲究避讳一说的,避讳有四类对象,第一类是讳帝王,第二类是讳长官,第三类是讳圣贤,第四类是讳长辈,即避父母、祖父母之名。 比如唐朝的诗人杜甫,父亲的名字叫“杜闲”,为了避“闲”字的讳,杜甫写了一辈子的诗,却没在诗中用过“闲”字。杜甫母名海棠,《杜集》中无海棠诗,不名母名也。 又如苏轼祖父名“序”,即讳“序”字,所以苏洵不写“序”字。碰到写“序”的地方,改成“引”字;苏轼也跟着不用“序”字,他以“叙”字来代替。 现在,这一份试卷中出现了鄢懋卿他爹娘的名字也就罢了,连严嵩严大人他爹的名字都在这份试卷上。 鄢懋卿看到这份试卷上有他父母的名字,都这样行大礼了! 幸亏这份试卷上没有出现皇上的名讳,试卷上如果出现皇上的名讳,那这份试卷就是犯了大不敬之罪的!还想上榜,不进牢房都不错了! 是,这份试卷上没有出现皇上的名讳,可是这上面有本朝首辅严嵩他爹的名字啊! 那你说将这份试卷点为会元行不行?! 你让严阁老看到会元试卷中有他爹的名字,你说行不行?! 本来持中立态度的两位同考官,此时也转了旗帜,转而支持鄢懋卿属意的那份试卷点为草元了。 徐阶身后的几位同考官也犹豫不决,虽说这份试卷是好的很,足以为会元,可是这毕竟犯了严嵩他爹的避讳了啊。严嵩可是本朝首辅,思索之下,两位同考官也转而支持了鄢懋卿。 釜底抽薪,鄢大人高才啊!是我误会你了!鄢懋卿身后的三位考官非常激动,对鄢懋卿佩服的五体投地! “鄢大人,不免牵强附会之嫌,我等为圣上的江山社稷选材,除圣上及圣贤外,本就无避讳之说!此卷大才,远胜其他卷久矣,此卷当为会元!” 那位曾经高荐此份试卷的同考官还在坚持己见,脸红脖子粗的慨然而谈。 “不知徐大人,意下如何?” 鄢懋卿看着徐阶,阴阴的开口问道,将徐阶原先问自己的话,再一次原封不动的抛给了徐阶。 众位考官将目光全都转向了徐阶。 徐阶依旧面平如水,似乎鄢懋卿丢下的这一块大石头,在他心里没有激起一丁点的波纹。 “既如此,那就将此份试卷点为草元。”徐阶淡淡的开口,将鄢懋卿属意的那份试卷拿了起来,这份试卷上还能看到于休哉三个字。 那位高荐了另一份试卷的同考官,面有不甘,想要说什么却被身后的另一位同考官拉了下衣服,最终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徐大人,真知灼见,我等附议。” 闻言,鄢懋卿脸上晕开了胜利的微笑,严阁老小舅子的大公子的会元,保住了!鄢懋卿似乎已经看到了严阁老赞许的微笑,似乎已经看到两浙、两淮、长芦、河东四盐在向自己招手 “那填榜吧”鄢懋卿面带微笑的说道。 “嗯嗯,快填榜吧,连续这么久改卷,我这老腰都受不了了。”鄢懋卿身后的几位同考官也附和道。 一切似乎都紧张掌握之中,鄢懋卿心情不能再好了。 然而 就在他们张罗着要填榜,以为万事尘埃落定的时候,本次会试的主考官徐阶却又呵呵一笑的开口了。 “不急,不急本次会试前,圣上在西苑召见于我,命我阅卷完毕后张榜前,将本次会试前十名的试卷送至西苑,送呈御览后,再张榜。” 徐阶呵呵一笑,笑呵呵的看着鄢懋卿开口道。你魔高一尺又如何,我自道高一丈。 啊? 鄢懋卿脸色一白,其他同考官俱都惊诧不已,交头接耳。这是会试啊,又不是殿试,怎么圣上也要御览前十名的试卷?以往从来没有过啊。 “有何不妥吗,圣上也是本次会试出题人”徐阶看着众位考官,意味深长的说道。 哦,是啊,本次会试第二场的青词就是圣上所出的啊。 众位考官哪个敢对圣上的意思提意见,皆是纷纷点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