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八章 传旨召见 - 寒门崛起

第四百一十八章 传旨召见

殿堂内的大臣们还在为海禁弛点好还是严点好争论不休,高坐龙椅上的嘉靖帝却视若无睹的翻阅着手里的籍,查找着刚刚底下大臣争论中所援引的句子。一要 在旁边伺候的黄锦暗暗松了口气,圣上的火气渐渐消了。 很快嘉靖帝便翻阅到了大臣们刚才所引的地方,看完后似乎有些不屑的扁了扁嘴,然后便将籍合上,饶有兴致的看着台下大臣们争辩。 争的好,不争的话,朕怎么控制你们呢。 在嘉靖帝注视下,这些大臣们更是打了鸡血似的,脸红脖子粗的为自己所主张的严禁或者弛禁援引各种支撑材料。 “当今我朝边患也好,倭乱也好,及至近前山东等地刁民聚众寇叛,其实究其原因都与一个“钱”字有关。没钱,边军粮饷后勤紧张,抵抗不了蒙古俺答;没钱,沿海军备紧张,剿灭不了倭寇;没钱,在水旱蝗天灾之时,赈不了灾若是我朝钱粮丰沛,边患倭乱等等疥鱗小疾也,在圣上英明领导下,覆手可得天下升平。”严嵩阵营里一位官员高声说道。 “汝意如何?”李默那边有官员接话。 “重开市舶,官定税制。” 严嵩阵营的那位官员斩钉截铁的说道,然后越说越激动起来,“市舶一途,税制收入倍于它制。就南宋而言,南宋偏安一隅,北方沃土俱被胡虏所占,然南宋缘何能绵延百余年,盖因市舶所创税收颇丰为南宋输血,方得绵延。据臣所知,南宋之时,单是闽广两市舶司便岁得息钱二百万贯,若是所有市舶之入,岁得息数千万贯矣。单是市舶之入,便可使我朝税赋倍增。” “荒唐,倭寇之祸于市舶。早有公论,任汝天花乱坠,为我朝安全计,市舶定不可重开。”李默一甩袖子。黑着一张脸指责道。 李默这边一飙,严嵩这边的有些人不由有些惧意,李默可是吏部尚,掌握官员升迁大权呢,严阁老尚且礼让他三分。更何况是我们了。 “市舶之利最厚,若措置合宜,所得动以百万计,岂不胜取之于民?南宋偏弱,市舶尚且不损国之安全,更何况我朝甲兵之利哉。” 别人怕李默,严世蕃可是一点也不怕,在李默话音刚落便冷笑着反驳道。 嘉靖帝此刻听的认真,刚才那位臣子所说的宋朝市舶收入让嘉靖帝很是感兴趣,大明朝一年的岁入也不过是两千余万贯。没想到南朝这个仅仅占据了南方的偏安朝代,光是市舶司一年的收入就能达到数千万贯,那可是跟我大明全年的所有赋税几乎相当了,若是我朝也开市舶司呢? 想到这,嘉靖帝不由亮了眼睛,赋税别说增加一倍了,就是增加一半,自己治理江山起来那就容易多了。另外就是,增加了赋税,那就可以有更多的银子来炼丹了。 于是乎。嘉靖帝越想眼睛越亮,为了得到南宋市舶司更为准确的数据,嘉靖帝又写了一张小纸条,让黄锦差人送去翰林院。让翰林院将南宋市舶司收入及南宋岁入的相关典籍准备好呈上来。 还是刚刚送传纸条的小黄门,这次又是他带着嘉靖帝写的小纸条再一次匆匆赶到了翰林院。 小黄门带着小纸条到翰林院时,袁炜眼睛都歪了。 在袁炜看来,这次的小纸条定是像上次嘉靖帝写的那个“糖醋鱼比较下饭”一样,又是一个表扬朱平安的小纸条,那么快就找到了皇上要找的。得到褒奖很自然。 然而,当袁炜真正看到小纸条上的字的时候,却是忍不住笑了。 纸条上写的是,“查找南宋市舶司之资料。” 这又是让找典籍了。 好,刚才朱平安走了****运,竟然碰巧看到过圣上要找的两本,不仅逃过一劫,还隐隐立了大功。 哼,这次可是要找南宋时市舶司的资料,这可没那么简单了,藏阁的典籍浩若烟海,就不信你朱平安还看到过这种资料! 这次看你朱平安怎么办?!这次圣上籍都没有指明,看你朱平安能怎么办。 看着小纸条上的字,袁炜心里面终于畅快了起来,抑郁之气一扫而尽,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舒爽。 像上次一样,袁炜再一次跟着小黄门到了朱平安所在的藏阁,随之而来的还有不少翰林官,几乎上次好事的翰林这次又都来了。 “市舶司啊,让我想想,好像有本名为海图堪舆的典籍记载过,只是不知道这本现在在藏阁的那个角落里。”有翰林官在小黄门给了朱平安小纸条后,向朱平安建议道。 “我也记得有本南宋赋税略的合订本似乎有过市舶司税赋的记载” “还有一本叫南宋食货志的,我早年间似乎在藏阁二楼见到过,只是时间久了,具体在哪个架不记得了,只记得是在二楼东侧的架” 不时有人在朱平安耳边献上建议,不一会便推荐了n多本典籍了,不过典籍虽然推荐了不少,可是都不知道他们所推荐的典籍在藏阁的那个角落里躺着。 袁炜看着这一幕,暗暗的笑了,对,没错,就是这样。 “谢过诸位仁兄了,如不嫌弃,还请阁内稍坐用杯薄茶。”朱平安打断了诸位翰林推荐籍的声音,拱手邀请他们去藏阁内稍作喝杯茶。 喝茶? 当我们傻啊,你这会请我们喝茶,待会肯定是要我们帮你找,不好,不好。 于是,翰林们纷纷推辞。 见状,袁炜勾起的嘴角,绽开的更灿烂了。 不过还未等袁炜的好心情持续,便见朱平安又重复了上次的话和动作,拱手道谢了一句就又进了藏阁。 这次还听到了朱平安上楼的脚步声。 “咳咳,你们猜,朱大人是不是又凑巧看到过类似的典籍?” 翰林们面面相觑,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有位翰林官忍不住红白着脸说了一句。 不可能吧,不会次次都这么巧吧运一次都是侥幸了,哪能次次都走****运的,众人对此深以为然,觉的朱平安这次应该,大约,讲道理的话,应该不会了吧。 然而,没过多久,便见朱平安抱着一本厚厚的大出来了。 乌鸦嘴! 于是,众位翰林纷纷将眼睛看向刚才那个说话的翰林官,没想到朱平安竟然像他说的那样,还真是把给这么轻松的找出来了。 “这册永乐大典便是有关南宋市舶司的详细资料,在这我夹了一个签,签处开始便是南宋市舶司的记载。有劳公公了。”朱平安将典籍双手递给了小黄门,指着这册厚中的一个带着璎珞的签向小黄门提醒道。 “朱大人客气了,如此那咱家便去复命了。”小黄门接了朱平安递来的典籍客套的说了一句,然后小心翼翼的抱着厚厚的典籍告辞了。 “哦,我猜想永乐大典中定有市舶司的记载,便试着按洪武正韵按图索骥,还真被我找到了,那卷永乐大典中恰好便有市舶司的记载,从机构设置到每岁收入一应俱全。” 朱平安如此向门外好奇的翰林官们解释道。 呃,永乐大典啊,是啊,永乐大典囊括万物,又怎么会没有市舶司呢。 众位翰林官闻言恍然大悟,原来还可以这样啊,对朱平安如此快的反应有些诚服。 袁炜再一次阴沉着脸,迈着步伐到了自己的位置,脸沉的都能滴出水来。如此小子,不能再留在翰林院了! 如果说刚刚找让嘉靖帝有些意外的话,那么这次小黄门捧着这卷永乐大典返西苑大殿复命的时候,嘉靖帝就很意外了,完全没想到翰林院效率竟然变的如此出众了,跟以前简直是判若两人。 如果上次找只是撩起来嘉靖帝的一丝心弦,那么此次找便是足够引起了嘉靖帝的兴趣,嘉靖帝在看完这卷永乐大典关于市舶司岁入的记载后,便好奇的让黄锦将那小黄门唤来询问了几个问题。 面对嘉靖帝的询问,小黄门没有一丝隐瞒,将翰林院,将藏阁,将朱平安,将他的所见所闻全都交代给了嘉靖帝。 “有趣,有趣,竟然是朕的状元郎。黄伴传旨,诏朱平安觐见,朕要好好赏赐与他。”嘉靖帝听闻之后,便笑着开了金口。(未完待续。) 地一下云.来.阁即可获得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