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四章 惊涛骇浪,命悬一线 - 寒门崛起

第四百六十四章 惊涛骇浪,命悬一线

“时间尚早,山治,我们去喝两杯。” 看着海盗们被成功撩拨起了气焰,独眼海盗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邀请穿着黑纹付羽织的岛国男子去船舱喝酒。 海盗嘛,生活简单,杀人抢劫玩女人,然后就是喝酒了。 “罗桑,你先请。”山治微微躬身,伸出一只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我取一个下酒菜,便来。” 说完,穿着黑纹付羽织的山治便踩着木屐优雅万分的走到甲板,目光扫过甲板上那半具尚温的躯体,右手落在太刀把手上,下一秒似乎看到残影一般,疾若奔雷,弧光一闪,山治的左手向前一伸,便将一个温热尚且跳动的心脏取在了手中。 旗舰上的其他海盗还就没有看到山治是如何拔刀,山治就已经拔刀取心一气呵成了,将快准狠演绎的淋漓尽致,在大明这个没有摄像机的年代,肉眼是无法捕捉到山治拔刀的轨迹的。 “我擦,闪瞎眼了,还没看到拔刀呢。”一个大明海盗晃了晃脑袋,一脸的震惊。 “自由咿,一击必杀,山治武士已经将居合道的拔刀术练至如此地步了,自由咿”旁边的一个岛国海盗,嘴巴长的超大,咸于荣焉。 “好刀法,这要是偷袭,简直防不胜防啊。”另一位大明海盗对山治的居合道拔刀术忌惮不已。 山治对于众人的惊叹充耳不闻,优雅的右手一振,就像振落伞上积水一样将刀刃上的血迹振落,太刀洁白如洗,不见一点血痕;然后看也不看反手迅猛如闪电一样,便将太刀精准的插入刀鞘。 “累你久等了,罗桑。敝人见此美味,一时难以自已,还望罗桑勿怪。”山治手里握着温热的心脏,低头嗅了一下,享受万分的长出来一口气,步履优雅的走到独眼海盗身前,微微躬身道。 “差点忘了你好这一口了,下次给你弄点热乎的。”独眼海盗见此,眼皮都没眨一下。 独眼海盗将穿着黑纹付羽织的山治邀请进他的船舱喝酒,进了船舱便骂了一声滚,然后将船舱里那个岛国倭女赶了出来。 骂了一声滚,独眼海盗便一脚将船舱里的倭女踹了出来。 咚咚咚 倭女踉跄着出来的时候,船上像是发生了地震时的,咣咣咣的晃了好几下。 倭女的体型真的是很胖,脚踩在甲板上都让人替甲板叫疼。 倭女体胖被踹出来后,没站稳,踉跄着差一点就摔倒,千钧一发之际一把拽住了前面一位海盗的裤子,滋啦一声响,那海盗的裤子被拽裂了,倭女也没有避开摔倒的命运,跟着摔在了甲板上。 “哈哈哈,千代子你也太不知羞了吧,才出来就拽男人裤子。是不是想吃香蕉啊。” 甲板上的其他海盗见状,荤笑话一个个的跟着嘲笑了起来。 “笑什么笑,老娘才不会害羞呢,老娘含过的那玩意儿,比你们吃过的油条都多!”胖倭女一脸的不屑,一扭腰甩着肥臀离去。 哈哈哈闻言,旗舰上的海盗全都笑了起来。 万事俱备,只待夜幕落下,便可享受一场海面上的盛宴,海盗们一个个期待起夜晚的降临。 此刻的风起云涌更加剧烈了,风呼呼的挂了起来,海面上掀起了一米多高的大浪,一层又一层的波浪在海面上不停的翻滚,天上的云朵越积越多,滚滚的乌云遮蔽了天日,整片天空都阴森森的,风浪呼啸声渗人,像是世界末日来临了一样。 狂风席卷着海浪,像是无数鞭子一样,狠狠的抽在了海船上,抽打的船身摇摇晃晃。 甲板上已经不能待了,朱平安坐在船舱,打开了舱门看着外面水手冒着狂风爬上了桅杆降下船帆。因为桅杆太高,上面风力更强劲,船体颠簸时上面晃动也更为剧烈,其中有一个人在降下船帆的时候,差点被狂风吹下桅杆,惹得朱平安身边的包子小丫鬟都吓的叫出声来了。 不过幸好无事,那人及时抓住了缆绳化险为夷,安全从桅杆上下来。 因为船上有女眷,这些船员是被严格要求待在下面的船舱不得上来的,现在由于风浪太大需要降帆才上来的。降下船帆后,这些船员便在一位锦衣卫的看管下再次返回下面的船舱。 吃过晚饭后,朱平安留在了李姝船舱讲了一会《诛仙》后歇息喝茶,船体颠簸的厉害,外面的风浪更大了。 “小姐,什么时候到家啊,这海上的风浪真可怕。”包子小丫鬟听着外面怒号连连的风声,感受着船体的颠簸,小脸都有些发白了。 “快了,再有几天就到了。”李姝对于外面的大风大浪也有些担心,但是不像包子小丫鬟那般明显。 “放心,这点风浪对于这种规模的海船来说没什么。”朱平安放下茶杯安慰两人道,对于外面的大风大浪,朱平安并无多少担心,这点风浪对于海船这种庞然大物来说并不算什么。 “那如果再大点呢?”包子小丫鬟又问了一句。 才问完,就听到一声震耳欲聋的霹雳声,无沉沉黑压压的天空闪过一道亮光,一道闪电如长鞭一样划过了天空,如战车般震耳欲聋的雷鸣便从天的那边滚滚而来。 风声放佛被这一声雷鸣振奋了一样,力度明显加大了一个档次。 雨滴如黄豆一般,被狂风席卷而来,像是射箭一样,用力的敲打着船舱,发出了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船体也颠簸的更厉害了,桌上的茶壶都被晃的往桌下掉去,朱平安及时捞在了手里。 “你个乌鸦嘴。”李姝用力瞪了包子小丫鬟一眼。 “小姐,我不是故意的。”包子小丫鬟委屈的缩了缩脖子,紧张的小脸苍白,抱着船舱里的一根柱子不敢撒手,哆哆嗦嗦的看着朱平安问道“船不会翻了吧?” “翻不了。”朱平安见状不由勾起唇角,微微笑了笑,这才多大的风啊,怎么可能帆船呢。 “呀,你这乌鸦嘴瞎说什么。”李姝听了包子小丫鬟说翻船,不由嗔怪不已。 此时此刻,在海洋的另一个方向,正有数艘熄灭了灯火的海盗船在暴风雨中奋力的划桨向船队靠了过来,像是大海里的幽灵一样,携带者死亡的气息汹涌而来。 “用力,再用力,再有半个多时辰就能开荤了。”独眼海盗冒着风雨站在甲板上,看着前面若隐若现的灯火,裂开了嘴巴。 海盗们听了独眼海盗的话,低声嗷嗷叫着,将手里的船桨划的飞起。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