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八章 夫君回来了 - 寒门崛起

第四百零八章 夫君回来了

我既媚君姿,君亦悦我颜。n∈n∈,. 在朱平安去村口送县官的时候,在朱平安家对门的新宅子内,李姝正坐在婚房内,对镜描眉梳妆,朱唇红润,贝齿雪白,小巧可爱的耳垂上一对晶莹的珠串坠耳,随着李姝描眉的动作,摇摇晃晃。 在李姝手边的梳妆台上放着一卷诗经,翻着的这页是诗经里的名篇《桃之夭夭》: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桃之夭夭,有蕡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家室。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李姝在描眉的时候,眼睛扫到这页诗经,嘴角都会弯起圆润的弧度。 包子小丫鬟站在身后,伸着小手熟练的给李姝梳发,金银丝挽结了个公主髻,取了一支精美的巧夺天工的凤簪,十二根凤尾恰好固定住发髻,凤首向上昂起,展翅欲飞,鳳嘴里衔着一串东珠,晶莹剔透,光晕流转,衬的李姝容颜更是光彩夺目,俏丽动人。 “小姐,好看吗?”包子小丫鬟邀功的眯起眼睛。 “画儿,发髻梳低些。”李姝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微启朱唇,说了一句。 “这样多好看呀小姐。”画儿有些不明白。 “没有听柳妈妈说嘛,下河村有‘贵女多高髻,民间喜低髻’的说法,咱们就梳低点儿,还有簪子也换一个,简单点儿就好,去见公婆又不是去炫富,省的平白让人有了距离感。” 李姝说着指了指旁边的柳妈妈,接着说,“柳妈妈,你接着说啊,在农家还有那些要注意的,还有她们都喜欢什么样儿的儿媳妇啊,说仔细了,我听着呢。” “哦,还有这说法呢,我知道了小姐。”包子小丫鬟用力的点了点头,然后又重新开始为李姝梳发换首饰。 “在农家,婆婆喜欢勤快的儿媳妇,在农家吃饭时新媳妇儿要为公婆盛第一碗饭,以尽孝道;小姐婆婆性子直,耳根子软,喜欢听好话,是个好相处的” 一旁的柳妈妈接着又给李姝说起了她知道的和她打听到的新媳妇注意事项,柳妈妈是李家的负责洒扫庭院的下人,来李家前是附近村上的农户,她有两个儿子,也都是两三年前才娶了媳妇,可以说对于农家习惯还有新妇规矩啊之类的,懂的很多。在一个多月前,李家的管事就奉了李姝的命令,让柳妈妈打听起相关注意事项了。所以,这次柳妈妈准备的很充足,新妇注意事项,下河村的习惯规矩啊,就连朱平安家的情况都打听的一清二楚,说起来也是头头是道。 李姝在梳妆打扮的时候,也听的认真。 朱平安一直将县官一行送至村口,然后才慢悠悠的返回家中。 在路上遇到了不少村里人,朱平安也都一一和他们叔伯大爷大娘的打着招呼,说了好一会话,朱平安才得以脱身返回家中。 家里院子比去年走时更大了,也更气派了,唯一没变的是生活气息,靠墙的空地开了一小块菜地,种了时令瓜果蔬菜,绿油油的长势喜人,菜地两侧支起了瓜架,长长的瓜藤顺着瓜架蜿蜒往上爬,一直爬满了瓜架,垂下了好些个一拳大小的嫩瓜。 菜地旁有一个用青砖垒砌的鸡窝,几只老母鸡领着一大群毛茸茸的小鸡在菜地里嬉戏觅食,旁边还有两只互相看不顺眼的大公鸡在发泄着它们多余的精力,顺便争夺啪啪优先权。 功勋大黑牛甩着尾巴在墙角吃着草料,看到朱平安,大黑牛还熟络的抬头冲着朱平安“哞”的叫了一声,然后又低下头吃了起来,黑色的毛发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朱父正在院子里正在杀鸡剖鱼,大哥跟大嫂在帮着朱父打下手拔毛去鳞,母亲陈氏正在院子里摘菜,旁边还有一个穿着一身新嫁衣乖宝宝一样跟着陈氏一起摘菜的李姝 “呀,夫君回来了” 看到朱平安进了门,穿着一身新嫁衣的李姝第一个看到,起身屈膝,双手交叠放在柳腰右侧盈盈施了一礼。 李姝唤了一声夫君,桃腮泛红,樱唇粉嫩,看上去小模样害羞极了,可是一双灵动的双眸却笑盈盈的看着朱平安,葱白小手里的几根青菜平添几分娇媚。 贵中含娇,娇中带妖 “李小姐” 看着眼前唤自己夫君的娇媚李姝,朱平安很不适应,呆愣了好一会,嘴角抽搐动了半天,才说出一个词来。 李小姐? 李姝闻言,向着朱平安翻了一个白眼,等扭头看母亲陈氏的时候,俏脸蛋上的白眼就变成了可怜兮兮的,一副很受伤的柔弱模样,低着脑袋,手足无措的捏着青菜满是无助似乎下一秒泪水就能流下来。 然后下一秒,朱平安就看到自家母亲陈氏,拍案而起,一副要大义灭亲的模样。 再下一秒,朱平安的耳朵就被母亲陈氏揪住了。 “让你李小姐,让你李小姐”母亲陈氏一边痛心疾首的揪着朱平安的耳朵,一边将巴掌落在朱平安屁股上,这架势就跟好像要清理门户似的,“不会叫娘子啊,不会叫姝儿啊。” “娘,娘,轻点,轻点,我错了”朱平安跟无头苍蝇一样,被陈氏教育的嗷嗷直叫。 “娘,夫君知道错了,不要再打了。”李姝害羞的拉着陈氏的衣角,低着头小声的说道,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微微眯起,好像一只得逞的小狐狸。 “看看人家姝儿多懂事,再看看你,还不谢谢姝儿。”陈氏在李姝的劝下停下了手,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一眼朱平安。 “谢谢”朱平安捂着红红的耳朵,看着某位能得奥斯卡的佳人,有些不情愿的道谢。这丫头,放到现代,绝对是奥斯卡级别的演员。 “嗯?”陈氏瞪眼,发出一个鼻音。 “谢谢娘子。”朱平安看着李姝,把刚才的话补充完整。 “夫君客气了呢。”李姝瞥了朱平安一眼,然后好像很是害羞的低下头,不过从朱平安的角度却能看到她似笑非笑的俏大眼睛,以及一脸灵动精怪神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