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九章 平安破案(四) - 寒门崛起

第五百四十九章 平安破案(四)

大人? 不是吧,竟然又是一位官老爷! 可是,这位大人也太年轻了吧!看样子也不过才十五六岁啊! 周围围观的群众一片哗然,眼珠子都快喷出来了,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好像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一样。 上一秒还是他们嘴里嘲笑的二愣子,下一秒竟然变成了官老爷!从二愣子到官老爷,这差距也太大了。大家一时间都接受不了,可是事实又摆在那里由不得他们不相信。 场中刚刚朱平安掏出的官牒对于他们并不陌生,刚刚那位牛气冲天的五品同知大人就掏出来过一次;虽然他们分辨不出真伪,但是经常接触这些东西的官差肯定可以分辨出来,那两个官差可是当场就跪了的。 其中反应最大的莫过于在船上跟朱平安住同一船舱的那个老伯了,老伯一直都把朱平安当成去应天府参加秀才考试的书生了,昨晚在朱平安秉烛夜读的时候,老伯还以他侄子为例提了好多赶考经验呢。结果,万万没想到,那是什么赶考的书生啊,人家都已经是官老爷了! 天啊,这小伙子才多大年纪啊! 不过想到朱平安晚上秉烛夜读的场景,老伯更为赞叹,怪不得人家年纪轻轻的就已经做官了,就凭小伙子这用功劲就配的上,天道酬勤啊。 朱平安这边的变动,将淳安知县再一次引了过来。虽然淳安知县软硬不吃、傲骨铮铮,但是官场上最最基本的礼节还是不能无视的。 互相见礼,淳安知县表现的跟刚刚在同知大人面前一样,整个人站的笔直如初,只是微微拱了拱手。 “敢问这位大人,刚才所言,有何根据?”淳安知县见礼后,一刻也不拖泥带水,直接了当的就向朱平安提出了疑问。 这也是众人所关心的,这一刻,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朱平安身上。就是啊,为什么啊,有什么根据啊。总不能因为你是当官的,你说人家是凶手,人家就是凶手吧,口说无凭呀,总得拿出点证据啊。 万众瞩目,也不过如此。 面对知县以及众人的目光,朱平安也没有吊大家胃口,将目光转向船夫王贵。 “大人,冤枉,小人冤枉啊。”船夫王贵在朱平安目光下,长跪在地,大喊冤枉,好像是蒙受了天大的冤屈一样,只是眼神却是有些躲闪,不敢于朱平安的眼神对视。 看着王贵浮夸的表演,朱平安微微摇了摇头,走到他跟前,淡淡的问了一句:“你可还记得,你早晨久侯张老爷不至,去张老爷家叫门的时候喊的什么吗?” “叫门的时候?”船夫王贵怔住了。 “对,可还记得?”朱平安点了点头。 “张夫人,张夫人,快开门”船夫王贵不知朱平安问这有什么意思,下意识的就说了出来。 听了王贵的话,朱平安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看向淳安知县,微微拱了下手,“这就是我称他为凶手的原因。” 哈? 围观的众人茫然了。 这是哪跟哪啊,这都是什么啊,就凭一句话就断定人家船夫王贵是凶手啊。很平常的叫门啊,多正常啊。 黑幕,肯定是有黑幕,这不是黑幕,那什么是黑幕! 官字两张口,穷不和富斗,民不和官斗啊!哎,这些个当官的啊,说有就有,说没有就没有,说什么就是什么,颠倒黑白指鹿为马,就是苦了咱们这些个老百姓啊。 人家船夫王贵世世代代在江边讨生活,风吹雨打太阳晒,为了生活奔波辛苦。 瞧瞧那什么张王氏,穿金戴银吃香喝辣,整个人跟发情的狐狸精似的,勾三搭四!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可是,这小大人竟然说凶手是船夫王贵,就凭一句敲门声!哎,遇到这些不着调的狗官,好人遭罪啊!真是那句老话,衙门朝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 围观群众一片唉声叹气,不满之情溢于言表。 听了朱平安的话,淳安知县若有所思,思忖了数秒之后也将目光转向了跪在地上的船夫王贵。 “大人,你是咱淳安的父母官,你可要为小人做主啊大人,小人不服,小人不服啊大人。”船夫王贵跪在地上,膝行数步至淳安知县脚下,然后抱起知县的大腿,委屈的嚎啕了起来。 “不服?”朱平安低下头看着船夫王贵。 “小人不服。”船夫王贵用力的点头,眼泪潸然而下,好不委屈。 围观的群众看着都觉的既心疼又生气,心疼苦命人王贵,生气狗官草菅人命、指鹿为马。 “好,早晨你在江边久等张大老爷不至,为何去张大老爷家叫门啊?”朱平安点了点头,然后蹲下身体看着王贵问道。 “我们约好了的,今天早晨我驾船送张大老爷去应天府,张大老爷迟到没有来,我当然是去张大老爷家叫张大老爷上船啊。”船夫王贵一脸委屈,声音都带着悲愤。 “哦,你要找的人是张大老爷啊。” 朱平安点了点头,声音一如既往的平淡,可是下一句却又声严色厉了起来,蓦然加大了声音,“既然你要找张大老爷,那你为何叫门却喊张夫人呢?” 啊? 朱平安这一声质问,宛如雷击,一语道破直击要害,船夫王贵额头冷汗沥沥,一下子坐倒在地上。 围观的群众此刻有一部分恍然大悟,但是更多的人还是一片茫然,对于个中曲直仍然是两眼一抹黑,完全看不懂。这个时候恍然大悟的那一部分人,就很有成就感的积极主动的好为人师的跟旁边人解释了起来。 现场一片嗡嗡嗡的,人们交头接耳,看向朱平安的目光都带了几分敬畏。 “这说明你知道张大老爷不在家中,所以你叫的是张夫人!你知道张大老爷不在家中,却还去张老爷家叫他上船!贼喊捉贼,本来是个好方法,可是叫门时却露出了马脚!你就是杀害张老爷的凶手!说吧,张大老爷在哪?莫怪本官没有提醒你,若是耽误了同知大人还有本官的差事,可是罪加一等!” 朱平安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船夫王贵,一脸严肃。 在场围观的人们此刻全都恍然大悟了,现场一片叫好声,对朱平安这位小大人已经不是简单的刮目相看这么简单了,前后对比之下,感官更是强烈。本来还以为人家是二愣子,是为害百姓的狗官,可是没想到人家却凭简单的一句话就破了在众人看来毫无头绪的案子,大家都听了当事人的话,可是就只有人家小大人明察秋毫、洞若观火,一下子就破了案。 怪不得人家年纪轻轻的就当了官,真是厉害啊。 什么青天在世,包拯再临、神断等等,都在这些围观群众口中赞叹的喊了出来。 此刻,船夫王贵早已被朱平安一连的质问击垮了心理防线,整个人瘫在地上,此刻又承受了围观群众的唾弃,哪里还有抵赖的想法,整个人如落水的母鸡一样,一言一实的将案情讲了出来,然后在官差的押解下去了江边的一个树林,在树林里一个枯草狼藉地方挖出来遇害的张老爷。 在遇害的张老爷被找到的那一刻,围观群众对朱平安的赞叹达到了顶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