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四章 十年旧事,事发东床 - 寒门崛起

第六百九十四章 十年旧事,事发东床

夜深了,人寐了。一片祥和中,月色如一张多情的网,弥漫了整个人间,听雨轩也沉浸在了这柔和月色中。 夜色朦胧,月色撩人。听雨轩主卧窗户,隐约透出一道重叠起伏的剪影,如窗外被风摇曳的树枝一样。 摇曳,摇曳风收雨下。 喘息 安静 然而下一秒,安静被打破,原先在下面的翻到了上面,再接着朱平安就忍不住哑着嗓子,吃痛了叫一声,“啊,疼,李姝你属狗的吗,你咬我肩膀做什么。” “你才属狗呢。” 李姝趴在朱平安肩上气呼呼的又咬了一口,跟只小老虎一样,咬着不松口了。 “疼姑奶奶,我属狗行不行,肉都要被你咬掉了。”朱平安吃痛不已,嘴唇都快白了,连连求饶道。 “你活该。” 李姝又使劲的咬了两秒,才依依不舍松开虎牙,俏脸蛋还兀自气呼呼的。 李姝松口后,朱平安赶紧伸手揉肩膀,吃痛的吸气不已,不是一点半点,而是真的很痛。虽然晚上看不清,但是用手一摸就能感受到一个坑一个坑的压印。 “你咬我做什么?”朱平安摸着肩上的齿痕,一阵无语,这丫头不是狐狸精,是蜘蛛精吧,欢好后就要啃噬另一半。 “咬的就是你这个厚颜无耻之徒!” 李姝美目羞怒的瞪着朱平安,一张俏脸蛋还残留着欢好后的余韵,媚意如春水一样。 “我怎么厚颜无耻了?” 朱平安一脸茫然,刚刚也只都是正常的姿势好吧,况且夫妻之间做这些事情太正常不过了,怎么就称得上是厚颜无耻了呢。如果这都算厚颜无耻的话,那整个大明成年的男人都不是好人了。 “你还好意思问,你就厚颜无耻,你从小就是个厚颜无耻的。” 李姝一双眸子如盛满春水般,盈盈怒气的瞪了朱平安一眼,羞恼不已,耳根红的如樱唇上的胭脂。 “哈?” 朱平安闻言,不由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什么叫自己从小就厚颜无耻了,我小时候是多可爱、正能量的乖孩子啊,不能这样乱扣帽子啊。 “你还装,哼,朱平安,我是小瞧你了。若不是今晚……哼,我还不知道要被你这骗多久。你,你……你从小就是个坏的,从小就对我心怀不轨。” 李姝说到这,俏脸蛋羞得像只煮熟了的大螃蟹,两腮通红通红的,一双眸子更是要滴出水来。 “我怎么从小对你心怀不轨了。” 朱平安冤枉不已,感觉自己像窦娥一样,不,自己比窦娥还冤。 扪心自问,别说对李姝了,包括所有异性,自己小时候还真没动过什么歪念。 小时候,除了被二牛和黑狗拉着偷看过一次下河村南头那户寡妇洗澡“变胡萝卜消失戏法”外,自己再也没做个什么非礼的事情,而且即便是那次,自己也是非礼勿视,大部分时间都是闭着眼睛的。 哪里对李姝心怀不轨过。 小时候自己对李姝这个傲娇臭屁、腹黑任性、蛇蝎心肠的拜金小萝莉,可是没有过什么不轨的想法。相反,小时候,自己还经常想哪个倒霉蛋会娶了李姝这个腹黑蛇蝎拜金女呢,还同情那个倒霉蛋会被李姝弄的家宅鸡犬不宁呢。 最多也只是小时候偷蹭夫子讲课被李姝这小萝莉发现,被她威胁的时候,突然有一种长大后功成名就,把这个腹黑臭屁丫头纳为十一房小妾,可着劲的欺负的坏坏念头。 但这个念头只存在了不到0.1秒就消失不见了,自己可不想做那个倒霉蛋。 可以确定,小时候自己对李姝真没有不轨的想法。 “你还不承认” 李姝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瞪着朱平安,好像是小媳妇在看一个负心汉一样。 哈? 朱平安如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一片茫然。 “你你不记得你小时候哄骗我唱那劳什子淫词艳曲,你你打小就是个坏的。” 李姝说着俏脸蛋不胜羞,更红了,宛若洞房花烛褪尽衣裙那晚的红烛,就要滴下红色的蜡似的。 “哪有。”朱平安一脸肯定的摇头。 “哪有?你还不承认,哼”李姝反问了一句,继而哼了一声,便一言不发,静静的看着朱平安。 此时无声胜有声,李姝对朱平安无声的指控,让朱平安都觉的自己罪不可恕。 “你还不承认,哼,你小时候哄我唱那劳什子我想有个家,家里有个他,白天么么哒,晚上啪啪啪,阳台啪啪啪,山上啪啪啪,田边啪啪啪呸!我以前不知道么么哒啪啪啪是什么意思,这几天被你使坏做那事,我却是明白了,什么么么哒、啪啪啪,都是做那事发出的声音。你,你这这坏人,打小就对我图谋不轨,满脑子那坏事,偏偏还装的一副君子,你说你是不是厚颜无耻” 李姝的俏脸蛋更红了,红的都要滴血了,水汪汪的眸子羞恼的瞪了朱平安一眼,偏偏媚意如水似的,要从身体里流出来。 李姝想到小时候被朱平安哄骗一边唱那么么哒啪啪,一边跳舞,就羞怒不行。朱平安这个坏人,原来从小就对自己心怀不轨,这个坏人…… 李姝露着小虎牙气鼓鼓的瞪着朱平安,面上羞恼不已,可是心里面却不由一阵欢喜,原来这坏人也打小就喜欢自己…… 思绪不由回到了十年前的哪一天 一个憨厚胖嘟嘟的熊孩子靠在树干上,优哉游哉的翘着二郎腿,十分享受的样子。 在他面前,两只被他哄骗的小萝莉,如活泼乱跳的小兔子,快乐的跃动着羞人的兔子舞,小嘴里用萌萌的音调唱么么哒、啪啪啪…… 真是羞死人了! 可是再一回想这歌的话,他哄骗自己唱“我想有个家,家里有个她,白天么么哒,晚上啪啪啪”,那岂不是说这坏小子,那么大一点就想成家了,想家里有自己,白天跟他亲亲,晚上跟他那个那个 坏人,那么小就对自己心怀不轨 原来他早就喜欢自己 这个坏人,早就喜欢自己,却还装的满不在乎,真是坏人。 李姝想到这,水汪汪的眸子明是羞恼,暗是欢喜的,用力的瞪着朱平安。 “咳咳” 朱平安在李姝的提醒下,也想到了儿时的恶趣味,不由心虚的咳嗽起来,一脑门都是汗。虽然只是儿时的恶趣味,但是显然解释不清了。 十年前的一块石头,砸了自己的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