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九章 谷道藏银 - 寒门崛起

第七百二十九章 谷道藏银

“子厚,前面就是咱太仓的银库了,慢一,小心台阶”贾郎中领着朱平安来到了银库前,回头提醒朱平安上台阶时注意脚下. 银库位置比地面高出了50厘米左右,这是出于防水的考虑,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让银库的视野更为开阔一些,便于监控。 说是银库,其实是分为了金库和银库两部分。 金库和银库的大门外,分别悬着“大明嘉靖金库”、“大明嘉靖银库”字样的匾额。 戒备森严。 可以看到赤身果体的库兵,进进出出,搬运银两。 “这银库和银库,是咱太仓戒备最为森严的地方,在太仓,只有库兵可以接触金银,其他人即便是张管库,也不得接触哪怕一两银子。前天圣上下旨‘拨款二十万两令陶天师于武当山建元岳行安神之礼’,他们就是在搬运这二十万两银子,装车送到内府去。” 走上了平台,站在太仓银库大门外,贾郎中指着进进出出的库兵,对朱平安说道。 朱平安了头,目光看向太仓银库。 在大门内监守库兵的堂官,看到了贾郎中和朱平安,慌忙过来上前行礼。 “在太仓,就属你们堂官责任最为重大,一丝一毫都万不可松懈,你忙你的,不用管我们。”贾郎中一脸严肃的摆了摆手,示意堂官毋需行礼,赶紧回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去。 “卑职告退。” 堂官闻言,拱手告退,重新返回大门前前督查。 “子厚,还请勿怪。”贾郎中目视堂官重新返回岗位后,转身对朱平安解释了一句,“堂官负责督查库兵,严防库兵夹带、私藏之行径,事关太仓银库安危,一分一毫都马虎不得。” “怎会,贾大人忠于职守、严于职守,平安叹服还来不及,如何会怪罪呢。”朱平安摇了摇头,微微扯了扯唇角。 “如果人人都像朱大人这样理解我们,那我们太仓的差事就好办喽。”贾郎中感慨的说道,听着话里有话。 “哪里哪里”朱平安扯了扯嘴角。 此时大约有二十余位库兵在堂官的督查下,载太仓银库进进出出,忙着将银库的银两搬运至库外,称重、装箱、封条,然后装到押运至内库的车辆上。 现场有些辣眼睛。 库兵都是年轻力壮的汉子,年约二三十岁左右,统一穿着银库衣裤。上衣是没有袖子的褂子,上面写着“太仓”二字,下面是简单的兜裆裤。 两个库兵合力从银库内搬出一箱银子,从在堂官督查下,称重,记录,然后搬出库外,贴上封条,放置库外固定位置。 搬完这一箱银子后,库兵再次返回银库去搬运下一箱银子。 再次返回银库,就得要再次接受检查,就像他们刚刚进银库一样。 在银库大门外,库兵将身上的衣服脱掉,一丝不挂的至大堂前接受堂官检查。 “嘎嘎~嘎嘎~” 库兵一丝不挂的在堂官面前,蹲下身体,双手伸直,露出两肋,然后微曲着双腿用力蹦跳两下,双手在头顶拍巴掌,嘴里面大声的学着鸭子嘎嘎叫。 这些动作做完后。 再依次往前,前面有一个长板凳,库兵依次跨过凳子,嘴里同时大喊一声“出来”。 通过以上行为,来证明自己体内、腋下、嘴里、手中都没有夹带银子。 如此一系列做完之后,方可得到堂官允许进入银库。 进入银库,他们再换上银库统一的衣裤,再次搬运银两,搬运完返回府库,还要经过上述的一系列检查。 也就是说,每次尽出银库,都要经过以上检查,等到他们搬运完银两,经过检查后,方可穿上他们自己的衣服下班回家。 “在太仓只有库兵可以接触库银,如此脱衣,大喊,伸展,拍手,蹲跳,就是为了防止库兵夹带银两,确保太仓银库不丢一钱一毫银两。” 贾郎中在一旁对朱平安解释道。 朱平安闻言了头。 其实心里面却是不以为然。 如果这样就能确保银库不丢一钱一毫银两的话,那数百年后的清朝最大国库失窃案也就不会发生了。 朱平安在现代的时候,出于好奇,认真研究过清朝的国库失窃案,先不说其他的猫腻,单单库兵这一项就有诸多的猫腻。 看似上述对库兵的检查过程天衣无缝,没有一个空子可钻,但实际上呢? 这些库兵如果真的一油水都捞不到的话,那么为什么有几百个关系户打破头、削尖脑袋、送大批银子,来争抢一个库兵的职位呢,显然里面别有洞天。 每一期库兵五十人,每五年都要轮换一批。 这些库兵基本上都是世袭的,一直都是在这一定世袭库兵家族的圈子里面争抢流传。 而且有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是,当库兵轮换的时候,每当有人通过送礼、拼关系等层层竞争,暗中定下一个库兵职位的时候,他们都会花大价钱,雇上数个武林高手做保镖,形影不离,保卫他们一短时间。 因为每一届库兵轮换,都要经过一个卯的环节,由户部上书或者太仓最高领导----管库大臣在户部进行卯,走一遍流程,完卯后,这个库兵的职位才算是最终确定下来。 如果有谁在卯的时候迟到,或者未到的话,那这个库兵职位就要换人来干了。 至于你之前的拼的关系和钱,那抱歉,只能当做被大风刮走了。 所以,这个时候如果有那个库兵没有雇保镖,确保自己顺利卯的话,如果被其他人知道了,那就会被绑架,或者囚禁,让你不了卯,进而顶替了你的位置。 所以说,如此激烈的竞争之下,库兵职位肯定大有油水。 是的。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看似太仓银库对库兵进出库检查严格,但是对于世代罔替的库兵来说,不妨碍他们偷库银,他们祖祖辈辈传下来的偷库技能依然可以在太仓行之有效,并一步步发扬光大。 其实,他们偷库银主要是人体夹带。 库兵世代相传,这些库兵家族的孩子从小就锻炼一套独门偷库银的技能“谷道藏银”。 也就是通过菊花藏库银,他们从小就锻炼这项技能,先是用油抹到鸡蛋上,塞入菊花,进行跑步走路跳跃锻炼,掌握了后,就把鸡蛋换成鸭蛋、鹅蛋,到最后就是10两重的铁丸,当然这个时候就需要一个叫猪膀胱的道具了。 据说,“谷道藏银”练到达成的话,每次可以夹带十枚光滑无棱的银锭,加起来就是一百两银子。 朱平安站在那看了一会,就发现至少有两个库兵腹部鼓胀、走路姿势有些不对劲,很可能就是“谷道藏银”高手。 不过,朱平安面色不变,并没有出声。 比起太仓管库的官员而言,这些通过人体夹带偷银子的库兵,实在是小巫见大巫了,充其量是偷麦子的小蚂蚁,不值一提了。 打草会惊蛇。 这种因小失大的错误,朱平安是万万不会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