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八章 少小离家老二回 - 寒门崛起

第八百七十八章 少小离家老二回

严嵩主审太仓银库盗窃案,认真负责到一副要鞠躬尽瘁、死在公堂上的架势,中午的时候也只是着人取了一个大饼子,一块一块掰到嘴里,连吞咽的时间都不想浪费,直接用茶水喝药似的冲进了肚子里,接着就又开始审案。 在场的旁听官员对严嵩呕心沥血、认真负责的态度,纷纷表示敬佩,同时严嵩在公堂如此认真负责的情形,也传到了嘉靖帝的几案,让嘉靖帝欣慰不已。 严嵩的认真负责,没有白费,听说,案情审理,进展神速。 听说在严嵩缜密的逻辑推理以及高超审案水平下,案情已经快要水落石出了。 听说有人已经招供了。 听说有两位旁听的二品大员被牵扯其中,其中还有一位是严嵩的学生…… 听说严嵩大义灭亲…… 听说追回了赃银一百二十万两…… 不过,这一切都跟朱平安没什么关系了,第一天休假,朱平安就被熊孩子睿哥儿和小萝莉妞妞给缠上了。 这两个小的是吃了中午饭后,听说朱平安休假在家的消息后,迈着小短腿跑来就不走了,一个坐在床头,一个坐在床尾,缠着朱平安讲故事。 熊孩子睿哥儿的最爱听的是神话故事,什么葫芦娃、封神榜之类的,熊孩子认真的听起来,连屁都不舍得放;小萝莉妞妞喜欢听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这样的故事,当然只要是朱平安讲的故事,小罗妞妞都爱听。 两个小的听的有滋有味,朱平安就有些吃不消了,连着几天都在集查太仓,劳心劳力劳神,才休息半天就被两个小的缠着讲了三个童话故事了,讲的口干舌燥,茶水都快喝一壶了。 熊孩子无所谓。 可是小萝莉妞妞的亮闪闪的期盼眼神,让朱平安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朱平安只好灌了一杯茶水继续讲下来,“从前有一座山,山上有一位老神仙” 好在很快有人过来解救朱平安于水火了。 “好大味儿,你刚才也出汗了,快去洗洗,不然……” 李姝沐浴更衣后翩然走来,樱唇不点而赤,红艳欲滴,肌肤越发娇嫩胜雪,像是牛奶一样,身着一袭大红色宫装,裙角绣着傲霜凌雪的腊梅,腰间用水绿色的丝绸盈盈系成一个淡雅的蝴蝶结,苗条身段彰显无遗,说不尽的娇媚可人。 “你身上好大汗儿味,快去洗洗吧,不然……” 李姝翩然走到朱平安身边,坐了下来,弹性十足的屁屁把朱平安往里挤了挤,美目流盼扫了两个小豆丁一眼,继而又落在了朱平安身上,鼻翼翕动,娇嗔道。 一副你不洗澡,就把你赶下躺椅不让你睡的架势。 “走,姐夫,五姐姐不让你睡,我带你去我六姐姐的床上睡!六姐姐可好了,六姐姐的床可大可舒服了!还香香的!” 熊孩子正听朱平安讲故事在兴头上呢,此时见李姝威胁朱平安洗澡,不由拍着胸脯,义愤填膺的跟朱平安说。 你妹! 你个坑货! 你还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 不过,孝心……孝心个毛线啊!完全是汤里有毒好吧! “咳咳咳……是他说的。” 朱平安没被熊孩子的话给吓死,也快被李姝杀人的眼神给吓死了,早在熊孩子话音未落的时候,李姝看向朱平安的水汪汪大眼睛里的妩媚灵动,就已经变成了我花开后百花杀了。 “不行,六姐姐睡觉不老实,姐夫去妞妞床上睡。” 小萝莉妞妞也上来凑热闹,两只小胖手攥成拳头挥了挥,挺着。 你也来凑热闹啊。 朱平安无语的笑了笑,伸出手刮了一下小萝莉妞妞的小鼻子。 “今儿天太热了,我去洗个澡凉快一下,今天的故事就先讲到这里吧。” 朱平安借着李姝的话,顺势起身,对两个道。 “姐夫,你真胆小。”熊孩子抱着胳膊,鄙视朱平安。 “嗯,被你看出来了。”朱平安懒洋洋的说了一声,头也不回的走向浴室方向。 朱平安的不按常理出牌,让熊孩子顿时有一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小胖脸一愣一愣的。 “瑞哥儿过来……” 李姝坐在躺椅上,伸出粉白的手指对着熊孩子勾了勾,俏脸蛋笑的灿烂。 “干嘛?” 熊孩子一副拽拽的样子,斜眼看着李姝。 “突然想起大伯明儿就要回来了,我想大伯回来肯定会要睿哥儿再背《回乡偶书》的,不知道睿哥儿你背下来了吗?”李姝笑眯眯的问道,贝齿洁白,跟只在阳光下撒欢儿的小狐狸似的。 “我当然背下来了。”熊孩子自信骄傲的一扬脑袋,用下巴对着李姝,拽的跟个二百五似的。 上次他爹让他背《回乡偶书》,结果因为某个无良姐夫的诱导,致使他一句“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胖子你是谁”,差点没被他爹打死。 如此惨痛的记忆,熊孩子当然不会忘记。 熊孩子也知道他爹明天就要从南京回来了,也知道这次他爹回来肯定会再次让他背这首诗,以前就是这样,凡是他背错了的或者是不会背的,他爹总会一直提问到他背会才为止。 所以,熊孩子早就把这首诗背的炉火纯青了。 “我却是不信的。”李姝摇了摇臻首。 “我真的背下来了。”熊孩子着急道。 “那你给我背背看。”李姝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 “好我为什么要给你背。”熊孩子想也不想就答好,过了一秒才反应过来,拽拽的梗着脖子又反悔了。 “哎,好可惜啊,本来还想着某人背的好,就把这个奖励给他的。”李姝纤纤玉手捏着一颗银裸子。 银裸子=糖葫芦=很多好吃的 “因为你是我五姐姐,我当然要背了。”熊孩子看着李姝手里的银裸子,眼睛都直了,在熊孩子字典里好像节操这个词。 “咯咯真乖,那你背吧。”李姝咯咯笑了起来。 “少小离家老大回”熊孩子张口就背道。 “咦,不是少小离家老二回么?” 熊孩子才背了一句,就被李姝咦了一声打断了。 “少小离家老二回不,不是,是老大回,没错,就是老大回。” 李姝的质疑,让熊孩子一愣,下意识的陷入了自我怀疑,不过很快熊孩子就肯定了自己。 “可是我怎么听人背少小离家老二回”李姝眨了眨大眼睛。 “怎么可能是老二,那老大干什么去了。”熊孩子摇了摇头。 “老大嫁作商人妇呀。”李姝又眨了眨大眼睛。 “嗯?老大嫁作商人妇,好熟啊这句,我好像背过的”熊孩子又产生自我怀疑了。 李姝眯着眼睛,笑的像只小狐狸,你当然背过了,前几天还听你碎碎念《琵琶行》,背地里骂你们西席先生了呢。 “不对,老大嫁作商人妇,这是另一首诗里的。”熊孩子反应过来了。 新来的西席脑袋进水了,为了证明他自己教得好,非让自己背那又长又难背又不懂的《琵琶行》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睿哥儿你到时候,可千万别把‘少小离家老大回’背成‘少小离家老二回了’,别跟那‘老大嫁作商人妇’背混了呦。”李姝很是好心的提醒熊孩子道,说到少小离家老二回和老大嫁作商人妇的时候,还特意加重了音调提醒熊孩子。 “那是当然。”熊孩子拽拽的回道。 接下来在背《回乡偶书》的时候,李姝又特意提醒了熊孩子好几次。 “我肯定不会背成‘少小离家老二回’的。” 熊孩子一脸兴奋的看着赢到手的银裸子,毫不在意的挥了挥胖爪子说道。r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