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四章 意外之喜 - 寒门崛起

第八百零四章 意外之喜

“朱大人,昨儿看中的那处店铺,东家同意转手了,而且还主动表示每月可以再减一两银子的租金。现在就可以去签契约了。” 第二日一大早,房牙就一脸红光跑来临淮侯府,唾沫飞溅的告诉了朱平安这个好消息。 “还有这种好事?” 朱平安从内院来到外院,听到了房牙说的这个消息后,还诧异了一下,这年头竟然还有人主动降租的? 继而朱平安笑着点了点头,将手里提着的钱袋挂在腰上,跟着房牙走出了临淮侯府。 远处院子里,包子小丫鬟画儿探头探脑的从一丛盛开的蔷薇后露出半个小脑袋,一双大眼睛滴溜溜地转动着,一张满是胶原蛋白的包子脸又是好奇又是紧张,跟个捉奸ing的小娘子似的,看着朱平安离开的方向。 姑爷刚刚问小姐借了一百两银子呢。 小姐怎么问也没问就给姑爷了呢,万一姑爷在外面跟人学坏了,出去喝花酒,或者去哪些不三不四的地方怎么办啊。 现在侯府里都说姑爷现在是大明最年轻的五品官,说姑爷前途不可限量呢,府里好些丫头看姑爷的眼神都不对呢。 就是老太太身边的大丫头紫鹃,最近好像也有些不对劲。 那可是一百两银子呢,小姐怎么也不担心呀。 如果姑爷再去外面拈花惹草的话,小姐肯定会伤心的。 不行。 我得跟着去看看,帮小姐看着姑爷点。 不能让姑爷做错事。 抱着治病救人的想法,包子小丫鬟坚定的点了点小脑袋,然后笨手笨脚的远远的辍在了朱平安和房牙身后。 虽然笨手笨脚,但好在距离够远,朱平安也没有发现。 当然,也亏的是今日刘牧、刘大刀一大早就去城门口接刘大锤他们去了,没有跟着朱平安,不然凭包子小丫鬟这拙劣的跟踪技巧,早就被刘牧刘大刀这种常年深山里打猎的老猎手发现十多回了。 此时已经是早上八点多的时候了,兴化门城门大开,开禁通行,车如龙人如流,一片繁华昌盛。 房牙落后朱平安半步,一同向着兴化门走去,准备去那个店铺签契约,这个店铺是前铺后院的格局,东家就在后院里住着。 昨天下午房牙就已经跟房东协商妥当了,约定的是今早三方会面,然后直接签合同。 敲定了契约,房牙心情高兴,一路走一路跟朱平安介绍附近的店铺。 比如这个店铺的东家很抠啊,不仅克扣店伙计工钱,卖东西还经常缺斤少两,以后光顾这家店,一定要注意啊。 比如那个店铺里上个被盗了,连店铺里摆的花瓶都没放过,全都被搬空了啊。 又比如前天这个酒楼开业,从塞外请来了五六个胸大屁股大的胡姬,光着脚露着肚脐扭屁股跳舞,比东城窑姐还要伤风败俗一百倍呢,不过房牙在说这些话的时候,朱平安明显看到他喉结涌动,咽了一口唾沫,明显对当时胡姬跳舞的场景垂涎不已。 朱平安一边走,一边点头轻声回应两句。 胡姬跳舞,嗯,说的大约就是西域的肚皮舞了吧,这是中东地区阿拉伯风情的舞蹈。即便在现代,这类性感、妩媚的肚皮舞也很容易让人跟性联系到一起,在古代被人认为伤风败俗也就太正常不过了。 嗯。 开业的时候请胡姬来跳舞,呵呵,看来古代的酒楼也是深谙一些营销之道的嘛。 不过。 还是粗糙。 看来,是时候让你们见识见识真正的营销了。 朱平安微微勾了勾唇角,迈步向前,阳光下,少年阳光灿烂的笑脸几乎晃花了人的眼睛。 这就是敲定的店铺所在的街道,街道两侧是店铺,有酒馆、客栈、布店、茶馆、笔墨纸砚店等等应有尽有,在店铺前还有沿街叫卖的小摊位,卖农家产品的,卖水果的,卖冰糖葫芦,看相算命的……摊位虽小,可是生意却都不错,摊主们争相招揽客人。 帝都脚下,精气神足。 街道上人流很多,高低贵贱都有,每个人脸上都洋溢这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紧挨着街道的是一条京杭运河通往城内的内城河,宽阔的河面上船只往来,首尾相接,船夫喊着号子摇着船桨,岸上有纤夫唱着调子拉纤,简易的码头上堆满了货物,力夫们赤膊扛着货物,紧张有序的卸货。 码头区前面有一座石拱桥,横跨内城河,连通两岸。石拱桥比不上赵州桥那般宏伟,但胜在高大,桥洞足够高足够宽广,一点也不影响内河船舶通行。 桥上人来人往,桥下船来船往,使得拱桥这一侧的人流量也格外的多。 刚路过拱桥没几步,房牙就指着一个店铺提醒朱平安,“朱大人,你看,这个店铺就是了。” 朱平安停住脚步,顺着房牙的手指看去,这是一个面阔两间的店铺,接近六十平左右的样子。 这是一个糕点铺子。 离得很远就能嗅到一股甜腻的味道,这种味道让朱平安想到了以前上大学时,大学校门对面不远处的福佳林糕西点店。 这是很古典的一个糕点铺子,古色古香的装潢,店铺架子上摆满了各色糕点,什么糖蒸酥酪、桂花糖蒸栗粉糕、如意糕、合欢饼、吉祥果 不过花样虽多,可是这个糕点铺子生意却比较冷清,在人来人往的兴化门一带,这个店铺显的格格不入。 朱平安定眼看了一下各类糕点后面插着的木标,大约有点明白为什么店铺生意冷清了。 价格太贵了。 随便一种糕点的价格都比牛羊肉还要贵,明显就是上层社会才能享用的起的。可是街上来来往往的,多是平民百姓,还有吃苦力的力夫、纤夫,只有少部分过往行商和有钱人。 对象定位错了。 北京城,东城富西城贵!宣武穷,崇文破! 这糕点铺子要是开在东城、西城的富人区,生意或许就大不一样了吧。 朱平安微微摇了摇头,随着房牙越过店铺正门,从一旁的角门迈步走进了店铺后院。 后院布置清净,有花有草,还有一丛竹子。 方入后院,一抹红色映入朱平安眼帘……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