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一章 平安不解,还请赐教 - 寒门崛起

第八百四十一章 平安不解,还请赐教

呵呵,你还知道自己俗不可耐啊,也知道自己言论庸俗啊,还是有几分自知之明的嘛。 不过,你一会拍马屁,一会又自嘲的,究竟要干什么?! 都这个时候了,还耍这些手段有意义吗?干脆利索的出个丑不就完了吗?! 马华亭等人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一抹讥笑。 朱平安在台上将众人的表情收入眼底,面上依旧是一副憨厚的笑容。 呵呵。 待会估计你们就笑不出来了。 王者之风?后妃之德? 太扯淡了,一点也不尊重基本事实。 现代还会有谁相信《关雎》讲的是“王者之风,后妃之德”这一类的话。 刚刚听着杨博士讲“王者之风,后妃之德”的时候,朱平安就忍的够呛,借着喝茶才忍住了,等听到后面众人连连吹捧的时候,朱平安差点没笑出猪声来,喝的茶都差点喷了出来。 “朱大人过谦了,我等愿听高见。”马华亭似笑非笑的看着朱平安,催促道。 “在我看来,这《关雎》就是一首单纯的男女恋情的民俗歌谣,描述的很可能是古时候民间的相亲活动。”朱平安扫了众人一眼,一脸憨厚的说道。 呃?! 等等? 他说什么?他说《关雎》是描述男女恋情的民俗歌谣?讲的还是相亲活动?! 朱平安此论一出后,讲经处一片安静,鸦雀无声,众人一个个被朱平安这番言论惊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一秒 两秒 三秒 整整安静三秒钟的时间,然后讲经处响起了一阵讥笑声,嘈杂了起来。 “俗!” “俗不可耐!” “简直俗到姥姥家去了!” “真是污了我的耳朵啊!” 从杨博士的“王者之风,后妃之德”,到朱平安这个“男女恋情的民俗歌谣”,两者之间的落差何止是十万八千里啊,简直是从天上落到了地上,一个是天上飞的仙鹤,一个是泥塘里打滚的癞蛤蟆。 本来朱平安说《关雎》是一首“单纯的男女恋情的民俗歌谣”就够俗的了,结果还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来一个“相亲活动”! 简直是俗的没有下限了…… 裕王听了朱平安的言论后,便伸手捂住了自己的额头,“相相亲活动” “呵呵”景王忍不住笑出声来,实在没想到朱平安会抛出这么一个论断。 “简直是一派胡言”一向古板的张老大人听了朱平安这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的“相亲之论”,两眼一黑,差点没被气晕过去。 摸着胡须,认真聆听的刘老大人,听了朱平安的“相亲之论”后,失手揪下来一小撮白胡子,疼的嘴角都抽搐了 呵呵 你确定你是来讲经的?你分明是来搞笑的好吧。男女恋情,还相亲 马华亭在下面笑的前俯后仰,直不起腰来,对朱平安的言论满意的不能再满意了,相信朱平安今日的这番相亲之论,很快就会流传出去,朱平安也一定会因此而臭名远扬。 “一派胡言!” 杨博士全程黑着一张脸,听完忍不住拂袖而起,腾地一下子站了起来,伸着手指着朱平安驳斥道。 他认真格物了一个多月的《关雎》,除了吃饭睡觉,一天就研究几个字,可以说是鞠躬尽瘁、呕心沥血,才得出了这么一个“王者之风,后妃之德”之论 他对《关雎》付出了这么多,当然接受不了朱平安这么不负责任的庸俗之论。 相比于众人激动的反应,朱平安这个抛出惊人之语的始作俑者,倒是淡定平静的很,仿佛刚才说那一番话的不是他似的,脸上依旧是一副憨厚模样。 “杨大人,还请稍安勿躁。”朱平安将目光看向激动不已的杨国梁,淡淡的说道。 “单纯的描写男女恋情的民俗歌谣?还是古人的相亲活动?简直是一派胡言!杨某如何能稍安勿躁,你这是误人子弟!” 朱平安越说稍安勿躁,杨博士越是激动,唾沫横飞,脸黑的跟锅底有的一比,指着朱平安的手,因为激动还在颤抖着。 “是不是误人子弟,还请杨博士听我说完再下结论。”朱平安淡定的看着杨国梁,轻轻拱了拱手。 “好,我就听你是如何误人子弟的!”杨博士怒极反笑,哼了一声,盯着朱平安看了许久。 “我刚才所言并非信口雌黄,也绝不是以奇葩之谈博取关注,我是认真考证过的。”朱平安立在讲台上,看着众人缓缓说道。 “考证?你但凡考证过,就不会在这一派胡言了。”杨国梁哼了一声。 看着杨博士处处针对自己,朱平安不由笑了,来而不往非礼也,于是拱手向杨博士问道,“请问杨博士,你的‘王者之风,后妃之德’可是考证过了?” “自是考证过的。”杨国梁一抬下巴。 “何处有言君子乃是周文王姬昌?何处有言淑女乃是周王后太姒?”朱平安问道。 “《关雎》出自《国风?周南》,言周也,淑女乃女子未嫁之称,盖指文王之妃,是以君子则指周文王也。”杨国梁扫了朱平安一眼,一派大家风范的回道。 “《关雎》出自《国风?周南》不假,可《国风?周南》一章共11篇之多,篇篇讲的都是周文王吗?淑女乃女子未嫁之称,这一点毋庸置疑,然,为何就盖指文王之妃了?只有文王之妃才能称淑女吗?只有指周文王才能称君子吗?” 朱平安目光如炬的盯着杨国梁,接连抛出了一个又一个的问题。 因为《关雎》出自《国风?周南》,淑女就指的是周王后,君子只得就是周文王吗? 朱平安的问题直指杨国梁“王者之风,后妃之德”论的根本。 如果杨国梁无法回答朱平安的质问的话,那他的“王者之风”论就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了。既然不是周文王,那何来王者之风?!既然不是周王后,又何来后妃之德呢?! “呃……这……” 杨国梁在朱平安的连番质问之下,额头上冷汗浮现,脸色黑中透出红来,数次张了张嘴巴,却发不出声音。 怎么回答?! 经,典,在哪里?出自何处? 杨国梁头大如斗,大脑在飞速运转,四书五经,经史子集,一部部一本本一页页在脑海里翻阅…… 然而,只得出了一头冷汗…… 这些看似简单的问题。 竟然如此棘手! 这个时候才发现,原来自己格物月余的结论,竟然如此经不起推敲。 “平安不解,还请杨博士不吝赐教。”朱平安紧追不舍,向着杨国梁长揖一礼。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这个道理朱平安可是知道的。 “呃……” 在朱平安如炬的目光中,杨国梁的眼神一触即溃,十根手指撮来撮去,很快就被汗水打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