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五章 误 - 寒门崛起

第八百五十五章 误

咳咳,是李姝让你在这陪我睡的? 朱平安听了包子小丫鬟的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啻于在大晴天听到了雷霆之音,耳朵里嗡嗡响个不停…… 怎么可能? 别开玩笑了?! 朱平安第一时间就是这个反应,压根就不相信包子小丫鬟说的话。 李姝这个小醋坛子怎么会这么做! 之前六小姐身边的那个丫头趁自己喝多了想要爬床,最后什么下场又不是不知道。 还有,这次李姝刚从下河村回来时,听雨轩的小丫头行礼问安,李姝开玩笑的问自己喜欢哪个,自己只是应付的随手指了个小丫头说她的手好看,结果李姝就给自己端上来一盘以假乱真“淋血美人手”,印象深刻的不能再深刻了…… 历史上的醋坛子数不胜数,最有名的几位莫过于禁止一代帝王隋文帝与第二个女人生孩子、活活打死宫女的独孤皇后,以及宁愿抗圣旨喝毒酒也不给丈夫房玄龄纳妾的卢氏。 与她们相比,李姝也毫不逊色,甚至可以说青出于蓝胜于蓝。 就这样的小醋坛子,会让包子小丫鬟来陪自己睡吗? 不可能。 所以,朱平安第一时间,是一点也不相信的。 不过低头看了一眼床上羞红的跟熟透了的鹌鹑似的包子小丫鬟,朱平安的想法又改变了。 如果说这府里其他的丫头背着李姝爬床,朱平安都觉得有可能,可如果说包子小丫鬟画儿背着李姝爬床,朱平安是怎么也不会相信的。 轻纱薄翼遮不住,一对玉兔翻墙来。 低头时,朱平安无意间又瞥到包子小丫鬟惹火晃眼的颤巍巍…… 别抖 晃眼 朱平安再次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包子小丫鬟画儿是个典型的胸大无脑,爬床这种脑力活对她来说,太难了。 另外,包子小丫鬟对李姝的忠心已经不是言语能够形容的了,比关二爷对刘备还要忠心耿耿一百倍,李姝说一,包子小丫鬟就不会说二,如果李姝说一加一等于三,包子小丫鬟只会怀疑其他人全都算错了。 在包子小丫鬟心中,李姝永远都是排第一位的,天大地大小姐最大。小姐说的都对,小姐做的都有道理,小姐做出的决策,举双手双脚赞成,全身心的坚决贯彻执行,圣旨都没有小姐的话好使;谁敢说小姐坏话,谁敢做对小姐不好的事情,我都要拿性命去制止,坚决不能容忍 这种愚忠的包子,怎么可能做出背着李姝爬床的事呢。 所以说。 今晚包子小丫鬟这么肉感惹人的躺在床上侍寝,是李姝这个丫头安排的?!! 这是李姝安排的!!! 得出这个结论后,朱平安顿觉有一万头乌鸦在头顶飞过 “姑姑爷,天晚了,安歇了吧小姐癸水还没走,说我是通房丫头,让我服侍姑爷就寝的要让姑爷舒舒服服的” 包子小丫鬟见朱平安一动不动的愣在床前,不由的红着包子脸,眨着一双溢着秋水的眸子,咬着下唇,声音从唇缝间再次微弱蚊蝇、吞吞吐吐的溢了出来,尤其是说到让姑爷舒舒服服的时候,包子小丫鬟羞的蛆一样将通红通红的小脸埋进了枕头里,声音从枕头里断断续续的飘了出来 听到包子小丫鬟说小姐癸水还没走,朱平安才有了一点点明悟,原来是李姝生理期还没结束。 不过,生理期没结束,就安排包子小丫鬟给我侍寝吗?! 李姝是这样的人吗?! 我是这样的人吗?! 朱平安不由晃了晃脑袋。 后面,听到包子小丫鬟说什么服侍自己就寝,还要让自己舒舒服服的 “咳咳” 听着这样的话,再看着跟只蛆一样扭动的包子小丫鬟,朱平安顿觉鼻子一热,心咚咚只跳,血液似乎要沸腾了似的。 这只包子! 不知道自己衣不蔽体啊,还扭个什么劲,这头一扭,上半身三分之二就露了出来,腰一扭,三分之二的后背和三分之二的小腹也露了出来还真是开裆裤 这可真是对自己耐性的挑战! 朱平安深呼吸了一口气,艰难的将眼睛从不该看的地方转开,摇了摇脑袋,将脑子里那些不纯洁的念头全都晃了出去。 “哦,是了,服侍姑爷就寝,要先帮姑爷宽衣的。”埋在枕头里的包子小丫鬟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要紧事,也不顾的害羞了,骨碌一下子从床上爬了起来。 一个少女的躯体猝不及防就站在了朱平安面前。 一夜回到解放前。 朱平安刚刚才艰难的将眼睛从不该看的地方挪开,现在那些不该看的又全都出现在了眼前。 还是超近距离的。 还是5d特效。 伴随着画面,一股少女刚沐浴过的香味也钻到了朱平安鼻息间,缭绕 接着,一双小胖手伸了到了朱平安跟前,落在了朱平安腰上,颤抖着抓住了腰带,哆哆嗦嗦的要给朱平安宽衣解带。 “不用。” 朱平安哑着嗓子说了两个字,接着伸出手搭住包子小丫鬟的肩膀和腰上,一用力。 身柔体弱易推倒。 一下子就把包子小丫鬟按倒在了床上。 “姑爷,轻轻点” 这是第一次被男人推倒,倒在床上包子小丫鬟僵硬的躺在那,紧张的跟只待宰的羔羊似的,牙齿不住的打架,双手都不知道怎么安放了。 是要开始了吗? 呼气 吸气 我不要紧张,杨妈妈是怎么说的了,我现在是要趴着,还是要躺着,我的手要放在那,我该怎么做,我怎么什么都忘了 怎么办 紧张、害怕、羞臊还带着一点点的期待,纷至沓来。 包子小丫鬟感觉脑袋一片空白,以往偷偷从杨妈妈那学来的知识,全都记不起来了,包子小丫鬟不由的着急了起来 下一秒 包子小丫鬟就觉得眼前一黑。 然后 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被薄毯子盖住了,从脚到头都被盖上了。 “盖好被子,小心着凉,今晚你就在这睡吧。” 接着,薄毯上传来姑爷沙哑的声音,然后就听到一阵轻微的脚步声。 包子小丫鬟伸出小手掀开薄毯露出一条缝,看到了朱平安的背影,走进了与主卧相通的小房间内,那个小房间包子小丫鬟再熟悉不过了,那是她平时值夜所睡的房间。 原来姑爷推倒我,不是做那个,而是给我盖毯子 包子小丫鬟怔怔的看着值夜房间的,一双眸子失神了一样,慢慢的,一层水雾蒙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