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八章 司马懿 - 寒门崛起

第八百五十八章 司马懿

夏日的天气就像是孩子的脸,说变就变,朱平安起床时外面还有即将日出的鱼肚白呢,这会洗漱完,外面就已经是阴云密布、细雨密集了。 滴滴答答 屋檐的雨水,滴滴答答的落在青石上,溅起了一朵又一朵的水花,奏响了一首细雨绵绵的乐章。 细雨中,外面的花更艳,树叶也更绿了。 天气也开始凉爽了下来。 朱平安洗漱完毕,整理好官服,一手捧着官帽来到了客厅。 客厅里李姝正在和包子小丫鬟画儿下棋,下的是五子棋,这是朱平安教给李姝她们的。 棋子落在棋盘上的声音,和外面屋檐下雨水滴落在青石上的声音,相得益彰。 啪嗒,滴答 李姝一袭红色短衫凤尾裙,上面用金丝刺绣着一枝枝腊梅花纹,一头青丝用蝴蝶流苏浅浅的挽成了牡丹发髻,额间一颗玉润的东珠雕成了蝴蝶,栩栩如生,宛若翩翩起舞戏牡丹似的。 一张千娇百媚的脸蛋薄施朱粉,更是倾国倾城,右手纤纤,两根手指优雅的夹着一枚棋子,美目流转,灵性饱满,樱唇勾起一抹笑容,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 如仙子脱俗,如军师多智。 至于李姝对面的包子小丫鬟画儿则是手忙脚乱、满头大汗,掐着手指头数着棋盘。 “一二三啊,这儿也有一个一二三,一个棋子怎么堵的上两处啊” 包子小丫鬟看着棋盘,一张小脸皱成了包子。 “不止呢,小姐这儿还有一个连成三个子的”一旁的琴儿伸出小手点了点棋盘,指出了包子小丫鬟没有发现的一处连成三个字的存在。 “啊?!” 于是,包子小丫鬟的小脸皱的更厉害了,抬起包子脸,露出了大脑门,可怜巴巴的看着李姝,“小姐,轻点” 嗒。 一声响。 “小姐,痛”包子小丫鬟小胖手捂着脑门,可怜兮兮的看着李姝。 “我都没用力呢。” 李姝巧笑倩兮,收回纤纤玉手,无辜的看着包子小丫鬟,眨了眨水汪汪的眼睛。 琴儿在一旁吃吃偷笑。 也就是这个时候,朱平安从卧室走了出来,脚步声吸引了众人的注意。 “咯咯咯司马大老爷起床了呀” 李姝回眸笑吟吟的看着朱平安,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灵性十足,含笑含俏含妖,如玫瑰花瓣般娇嫩欲滴的樱桃小嘴微微翘起,上扬起一个俏皮的弧度。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不外乎如是。 李姝这个小妖精,真是越来越漂亮了,真是女大十八变,没有最好漂亮,只有更漂亮。 李姝的外表美的好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样,不过一脸的俏皮笑意,妖精一样的眸子,刁蛮的性格,又仙又俏又妖的内在,让她完美的融入了人间。 不过,等等,她刚刚叫我什么,司马大老爷? 司马大老爷是什么鬼? 这丫头是还没睡醒吗,瞎叫什么司马大老爷呢。 朱平安一开始沉醉于李姝的回眸一笑中,还没留意李姝小嘴里的称呼,等了好几秒后,朱平安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李姝这是在叫自己司马大老爷?! “什么司马大老爷?这儿还有其他人吗?” 朱平安一脸无语、不解的扯了扯嘴角,还特意扭头往后看了看。后面只是空空的卧室,而且自己也是刚从里面出来的,可以确定里面没有其他人。 这可是侯府内宅,不可能有其他男人,豪族大宅对内外院管理的最为严格了。 “咯咯咯没有啊,司马大老爷。”李姝见状,咯咯笑的更厉害了,香腮上的两个小酒窝都笑出来了。 还司马大老爷?! “什么司马大老爷,你要是真想叫的话,朱老爷还差不多。”朱平安耸了耸肩。 这一下李姝笑的更厉害了,捂着小嘴,笑的弯起了腰,一张俏脸蛋迷人无比。 “有这么好笑吗?” 朱平安一脸懵逼,自己刚刚的话有什么笑点吗,一个都没有啊,李姝这小妖精怎么笑成这个样子了。 “咯咯” 李姝捂着小嘴,直起腰来,摆了摆小手,香肩不停的颤抖,白皙无暇的俏脸蛋笑出了一抹抹红霞。 李姝这个小妖精都笑成这样了,朱平安再迟钝也意识到“司马大老爷”肯定是另有深意了,十之八九还是那种不好的深意,不然得话,李姝怎么会笑成这样。 “司马大老爷是什么鬼?” 朱平安眼角跳了跳,走到李姝跟前,眯着眼睛看着李姝问道。 “司马大老爷,就是司马大老爷啊。”李姝点了点臻首,一脸无辜的看着朱平安眨了眨眼睛,眸子如孩童一样纯真,一张俏脸蛋满是真诚。 “噗嗤” 不过说完后,下一秒李姝自己就破功了,噗嗤一声笑出声来,一双大眼睛满是笑意,跟只小狐狸似的。 一旁的包子小丫鬟,脑袋早就低到桌子上了,不知道的还以为用脸擦桌子呢,一张小脸红的透透的,耳朵根也红了。 朱平安不说话,眯着眼睛一直看着李姝。 “是司马懿,司马大老爷啦。”李姝在朱平安目不转睛的视线中坚持了几秒后,就坦白交代了。 “司马懿?!” 朱平安听了李姝的坦白,更是一脸懵逼。 司马懿?! 司马懿又是什么鬼?! 司马懿这人我知道,字仲达,三国曹魏司州河内郡温县孝敬里舞阳村人士,出身士族,三国时期著名政治家、军事家,也是最著名的阴谋家,比勾践还能够隐忍,集乌龟与毒蛇于一体,带领司马家族篡夺了曹魏国器,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说的就是他儿子。 不过,这跟我又有什么毛线关系。 而且这又有什么笑点?! 朱平安一脸懵逼,不解,脑子里将司马懿的生平来回反复的琢磨了好几遍,仍一无所获。 “司马懿” 李姝见状,一双水汪汪的眸子都眯成月牙了,靠近朱平安耳朵,樱桃小嘴微启又唤了朱平安一声,香气如兰,然后纤纤玉手捂着小嘴笑的那叫一个花枝乱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