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一章 你嗦不嗦傻 - 寒门崛起

第八百六十一章 你嗦不嗦傻

朱记起锅时,满城卤肉香。 齐化门码头距离朱记不远,近水楼台先得月,他们是最先闻到卤肉香味的一批人。 一开始还只是二牛、二愣子这些鼻子尖的人嗅到了这股令人垂涎三尺的肉香味,慢慢的,随着卤肉香味的越来越浓,码头上的力夫们全都嗅到了这股肉香味。 虽然馋的人直流口水,可是在这股肉香的刺激下,全身的细胞都激动起来了,就像是被武林高手给打通了任督二脉似的,全身充满了力气。 一二一 一二一 来来往往 挥汗如雨 都没用工头怎么鼓舞打气,力夫们很快就将一船的瓷器给搬运的一干二净。 力夫们每搬运一箱瓷器,都会领到一个竹签,最后工头会根据力夫们竹签的数量结算工钱。 货船随行的管家确认了瓷器无一缺损后,爽快的将工钱统一给了刘姓工头。 “都别挤,一个一个来。” 刘姓工头站在码头的一个砖垛子上,一边维持着秩序,一边按照力夫们手上的竹签,给力夫们分发这一上午的工钱。 “好了,都发完了。你们活干的漂亮,老子也说话算话,走,四海食肆走起,老子请你们喝酒。都敞开了肚皮喝吧,你们喝多少,都算老子头上。” 刘姓工头发完工钱后,从砖垛子上跳下来,拍了拍胸膛向着众人喊道。 “好!!!刘头大气。” “还是刘头敞亮。” “刘头局气” 众人一阵叫好,欢呼声一片。 干了一上午活,出了一身汗后,一起去四海食肆叫上两个菜,喝上两碗酒,简直不要太美。 这半晌,码头上方空气中飘荡的撩人肉香味,把他们的味蕾给刺激的不要不要的,不去打打牙祭祭祭五脏庙,这肚子里的馋虫都能把五脏庙给拆了。 虽然四海食肆贵的要命,但是大家人多啊,一桌七八个人凑钱叫上五六个菜,平摊下来每人二三十文也就差不多了,可以在接受的范围之内。 虽然四海食肆有时候狗眼看人低,有时候做的菜太咸或太淡,可是不管怎么说,人家厨子的做的菜,可是比家里婆娘做的要好吃多了,至少人家厨子肯放油啊,不像家里的婆娘,一道菜都飘不了几个油腥味。 关键是,酒钱免费啊,工头把酒钱全包了。 干活出大力的,谁不爱喝几口啊。 可是平常那舍得喝酒啊。 一桌七八个人,最起码得两斗酒吧,一斗酒三四百文,两斗酒得六七百文钱。如果不是工头出钱请喝酒的话,这平摊下来,每个人都得小一百文了。 确实如此。 古代的白酒不便宜,从诗人的诗词就能看出来。 李白:“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馐直万钱”;王维:“新丰美酒斗十千,咸阳游侠多少年”;白居易:“共把十千沽一斗,相看七十欠三年”。 一斗酒十千当然也可能李白、王维、白居易都是古代的富帅,消费水平高,饮的酒都是好酒。 相对于他们,“八月秋高风怒号,卷我屋上三重茅”的杜甫就算得上是无产阶级了,跟普通大众的生活最为接近。杜甫写有《逼侧行赠毕四曜》一诗,在这首诗中写道:“街头酒价常苦贵,方外酒徒稀醉眠。速宜相就饮一斗,恰有三百青铜钱。” 一斗酒三百钱,跟四海食肆里最便宜的烧酒差不多的价格,足见古代酒价不菲。 所以,刘姓工头请喝酒,大家才会如此激动兴奋。 “呵呵,四海食肆走起。”刘姓工头爽朗一笑,当先一步向四海食肆走起。 “走。” “走走,上次四海食肆的回锅肉味道不错,今天可要再点一盘。” 众人一阵附和。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一声不和谐的声音响起。 “咳咳,刘头,那个,那个这次我就不去四海食肆” 声音不大,可是在一片附和声中,异常的明显。 谁啊? 有人请喝酒都不去,你嗦不嗦傻?!一百文的便宜都不占,脑袋是不是进水了?! 众人扭头向着发声人看去,好奇的看看这个不去的傻缺是谁。 唰唰唰 数十道视线全都集中在了发声人身上。 肥头大耳的二愣子见众人都看他,有些不好意思的伸出蒲扇似的大手挠了挠后脑勺,肥脸上的肉跟着抖了抖。 “二愣子?!” “我不是眼花了吧,刚刚说话的竟然是二愣子?” “二愣子,你不是病了吧?” 众人看到发声者,吃惊的叫出声来,这二愣子平时最馋了,看他体型就知道,又好占便宜,而且酒瘾比谁都大。平日里别说请他喝酒了,邻里八村谁家有红白喜事,这二愣子都是厚着脸皮不请自去,上去就是一通吃喝。 可是今天刘头请喝酒,这二愣子竟然不去?! 莫不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吧?!众人都惊呆了,张着嘴半天都没缓过神来。 “咳咳,那个,刘头,今天我也不去四海食肆了。” 在众人吃惊二愣子不去四海食肆的时候,却又听见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响起。 呃? 又来一个?! 今儿这是怎么了,众人再次吃惊的向着发声处看去,他们的眼睛睁的更大了,嘴巴也张得更大了。 铁柱?! 铁柱竟然也不去了,这不是真的吧,铁柱这厮是个光棍,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铁柱这人一不爱嫖,二不爱赌,又肯干活,力大无比,一个人干活能顶别人俩,可是从来兜里比他脸都干净,因为他把赚的钱全都用来吃肉喝酒了。 可是,今天刘头请大家去四海食肆喝酒,铁柱竟然不去?!以前他可是从没落下过一次!!! “咳咳,我也不去了。” “还有我。” “我也是。” 众人在铁柱吃惊的不能再吃惊的时候,却听着又有四五个表示不去的声音接连的响起。 好吧! 众人就已经吃惊的麻木了。 今天这是怎么了? 平时刘头请喝酒,大家一个个积极的跟啥似的,没有一个落下的。可是今天竟然有六七个人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