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七章 不用了 - 寒门崛起

第八百六十七章 不用了

今天是朱记开业的第一天,也是袁炜以提点九边查勘使身份归来的第一天。 当初龙骨一事,引发了财政危机,嘉靖帝一怒之下组建派出了数个稽查组,朱平安被派去稽查太仓银库,袁炜被嘉靖帝钦点为提点九边查勘使,派往了宣府、大同两镇,查勘军饷、修边、赈恤等费用支取使用情况。 今天,袁炜圆满完成查勘任务,回来了。 其实,袁炜回来的时候,自信满满,走路都带风。 无他,唯功也。 这一次宣府、大同之行,袁炜可不是空手而归、无功而返,而是硕果累累、成绩满满。 此次归来,袁炜很有自信,自信他应该是这次大稽查的第一人,成绩无有出其右者。 回来的路上,袁炜都在回味他查勘的一幕幕壮举。 查勘大同,他恩威并施,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淋漓尽致的一展胸中所学,当场就“镇服”了大同总兵徐仁和副总兵官王怀邦,使两人乖乖的配合查勘,给予各种便利,一举揪出了隐藏在大同军镇的八只硕鼠。 没有错,就是六只硕鼠。 一名百户,一个总旗,四位小旗,共查处克扣的饷银达一千二百八十三两。 查勘宣府,他更是再接再厉,吸取了大同的经验教训,丰富了手段和手腕,延长了查勘时间,功夫不负有心人,袁炜取得了比在大同更辉煌的成绩。 在宣府查出了八只硕鼠,一名试百户,两个总旗,五个小旗,赃银一千三百余两。 这样的成果还不够辉煌吗?! 这样的成绩还不足以名列第一功吗?! 呵呵。 据他所知,以往查勘九边基本上就是走走样子,能查出两、三只硕鼠就不错了。 我袁炜可是查出了足足十四只硕鼠!!!而且为我大明追回了克扣的军饷三千两。 所以袁炜归来京城的时候,走路都带风,自信满满的迫不及待的前往西苑交差。 圣上一定会惊讶我的功绩,对我大加赞赏被宣召觐见嘉靖帝的时候,袁炜心里面还如此美美的想着。 袁炜在向嘉靖帝汇报的时候将口才优势发挥的淋漓尽致,在他口中,这一次的大同宣府之行可谓是斗智斗勇、跌宕起伏、百转千回、九死一生,最终取得了辉煌成果。 不过,奇怪的是,为什么圣上听了我的述职,并没有多少动容之色呢?! 是我没说好吗?! 不会啊,汇报材料是我花三天三夜整理润色的,来的路上倒背如流了的。刚刚汇报的时候也是声情并茂,抑扬顿挫,绝对是超常发挥了。 一定是我漏掉了什么事! 袁炜述职出来后,才从周围同仁口中慢慢了解了事情大概,又是朱平安! 这是第几次了?! 袁炜已经记不清这是朱平安第几次抢自己风头了!好像自从朱平安来京城,就专门给自己作对,青词也好,斋醮也好,奏对也好,原本属于自己的荣誉,不知被他抢了多少次了。 这一次的稽查,原本想着自己抓了十四只硕鼠,挽回了两千多两白银的军饷,可以立下第一功了。 可是万万没想到,朱平安又来搅局了。 朱平安去稽查太仓,一组五个官员跑的只剩下他自己了,可是没想到他却揭开了太仓盗窃大案。三百多官员以及五百多库兵、差役皂隶,涉案其中,每个人被罚赔银数额从数十上百两到几万甚至十几万两不等。 听说这短短数日,解缴到国库的罚银就有数十万两之多。 跟朱平安相比,自己的大同之行可以说是黯然失色,犹如米粒之光与日月争辉,怪不得圣上一点都不动容呢,原来早就在朱平安这动完容了。 朱平安 袁炜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吐了出来,刚刚同仁也说了,朱平安是搬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他本人也被罚了一百六十两银子,嗯,被罚的倾家荡产,最后都不得不沾染一身铜臭味,去经商了,听说卖的还是猪下水。 呵呵 猪下水?! 这种脏不垃圾、闻之作呕的东西也可以卖?! 有人会吃吗?! 朱平安这小子想钱想疯了吧。 袁炜对此嗤之以鼻,心里面也不由的幸灾乐祸了起来。 也就在袁炜对朱平安嗤之以鼻的时候,朱平安拿着一本书出现在了袁炜的视线中。 “袁大人。”看到袁炜后,朱平安主动礼貌性的拱了拱手,打了一个招呼。 如果说放到以前的话,袁炜多半只会点了点头,然后给朱平安一对鼻孔,不过今日袁炜却是难得的停住了脚步,拱手回了朱平安一礼,还与朱平安说起了话。 “呵呵,听说子厚新开了一家食肆,于今日开业,袁某在此恭喜子厚了。”袁炜微微笑着说道。 “袁大人真是消息灵通,平安的确是开了一家食肆,就在在齐化门前的第一条街上,名为朱记快餐,确实是今日开业,平安在此承大人吉言了。”朱平安拱手道谢,一双眸子不着痕迹的多看了袁炜几眼。 袁炜的道喜让朱平安有些意外,以前自己跟袁炜打招呼,袁炜都是拽到跟什么似的,点个头都像是恩典似的,今日竟然还跟自己道喜了。 不过看到袁炜眉宇间的嗤之以鼻后,朱平安就释然了。 嗯。 这很袁炜。 “子厚客气了,朱记快餐,嗯,好名字。不知子厚店中都是那些特色美食啊?”袁炜故作好奇的问道。 “特色的话,卤猪下水吧。”朱平安若无其事的回道。 “猪下水” 附近听到的官员,一个个都忍不住笑了,猪下水都算得上你们店里的特色美食啊那你们店里的饭菜“美味”程度,我们就可想而知了。 袁炜也是面有笑意,忍着笑客套道:“呵呵,嗯,卤猪下水,这还真是咱大明头一遭,袁某倒是还没有吃过,改日等朱大人有暇了,袁某倒想见识见识。” 改日怎么怎么样 大家心照不宣,都知道这是场面话,客套话,当不得真的。 “不用了。”朱平安微微笑了笑。 “不用了?”袁炜一怔。 “嗯,不用了,我今天有空。”朱平安点了点头。 袁炜目瞪口呆,嘴巴张的老大,一脸的猝不及防 你怎么不按套路出来! 谁要见识你家的猪下水,又臊又臭的,也只有你朱平安这种口味独特的人才会吃吧。 周围的官员也都楞了。 朱平安的不按套路出牌,让他们也一样猝不及防,继而就是对袁炜深深的同情。 猪下水啊。 吃一口不得吐一天啊。 “咳咳,不好意思了子厚,今日我与朋友约好了,那个还是改天吧,咳咳” 袁炜咳嗽了一声,脸红如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