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七章 夜深佳人来 - 寒门崛起

第八百七十七章 夜深佳人来

左小妾?右小妾? 朱平安下意识看了看左手,又看了看右手,然后又注意到手里的衣服了,这是一件女士贴身寝衣,上面还有一团刺目的心形白痕,记忆如海水一下子涌到了脑海里,我想起来了,这件衣服不就是早上梦遗了的画儿的寝衣吗?! tf 李姝以为自己昨晚用画儿的寝衣打肥鸡了?!!! 打肥鸡?!!! 人有两件宝,双手和大脑,双手会双手会个毛线啊,我昨晚才没有! 朱平安蓦然抬起头,只见床上李姝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嫌弃的翻起了一个白眼,一旁的包子小丫鬟画儿只看了自己一眼便又羞的把脑袋埋到一对大胸里去了。 这是都认定自己打肥鸡了?! 一瞬间 朱平安感觉血液全都逆流到脸上来了,火辣辣的,感觉脸皮似乎都要燃烧了似的。 好吧,不用看也知道自己脸红成啥样了。 这是溢精,不是打肥鸡好不好,这种现象跟陈伯都是身体自然反应好不好?! 不过,还没等朱平安辩解,就听着李姝娇滴滴的唤了一声夫君,然后就看到笑的跟只小狐狸似的李姝,一下子掀开被子,乳燕还巢似的,甩着小屁屁从床上跳下来,向着朱平安小跑了过来。 话说李姝这丫头胸不大,但是屁屁倒是很翘的…… 朱平安视线一下子就被吸引了,不由的伸开了双手,准备抱住乳燕还巢似的李姝。 一股香风袭来 接着,朱平安胸膛传来柔软的触感,低头就看到李姝一双小手放到了自己胸膛上。 再接着 一股推力传来 朱平安猝不及防的被推出了屋外,紧接着,“嘭”一声响,李姝就热情的请朱平安吃了一个“闭门羹”。 “我和画儿要就寝了,夫君还是找你的左小妾和右小妾去做游戏吧。”李姝淡淡的声音从门后传来。 接着,李姝的脚步声越走越远,七八步后就消失不见,大约是已经回床上睡觉去了。 朱平安在门外试了诸般手段,但是全都无用,房间里了无回应,最后只好一个人灰溜溜的去往隔壁的房间,孤零零睡了一晚。 一个人躺在床上的时候,朱平安还是一头雾水,hy?!为什么会这样呢。 按理来说,自己昨晚的选择和做法,在小醋坛子李姝这绝对应该是加分项吧。 这是毋庸置疑的。 娇躯半果 玉体横卧 任君采撷 极度诱惑 在当时那种情况下都能坐怀不乱,别说是在古代了,就是在现代都是加分项好吧。 真是女人心海底针。 想不通。 朱平安想了许久也没想出什么所以然了,只好挠了挠脑袋,一边看着天花板一边数羊,努力入睡,不过一直等到外面隐隐约约传来更夫敲着梆子“子时三更,平安无事”的打更声后,朱平安才渐渐的进入梦乡。 半睡半醒间,隐隐约约觉的有人走进了房间,爬上了床。 朱平安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借着月光看清了来人,原来是李姝这个小妖精。 瞧见朱平安醒了,李姝吃了一惊,俏脸蛋通红,骨碌一下就要下床。 呵呵。 来了就别想走了,朱平安一手抱住李姝,将她拉回了床上,毫不犹豫的覆了上去,身下娇俏人儿的娇嫩肌肤如丝绸一般柔和细腻顺滑 一笑喜相逢,似嫦娥,下月宫。 丹山念夜鸾求凤,天台路通,巫山簇峰。柳稍露,滴花心动。正情浓,鸳鸯枕上,又被五更钟。 一阵颠鸾倒凤之后,雨露甘霖而下。 事后。 朱平安低头吻了下怀中娇人儿的樱桃小嘴,咦,怎么感觉味道不对啊? 李姝的小嘴怎么一股丝绸味儿啊? 朱平安疑惑的睁大了眼睛,先是一片黑暗浮现在眼前,接着努力聚焦,然后看到一个模糊的轮廓,再然后视觉随着适应黑暗,视线也逐渐清晰。 丝绸枕头!!! 怎么会? 我抱着的明明是李姝啊?! 李姝呢?! 朱平安一个激灵,然后一下子清醒了过来,恍然大悟,原来刚刚是一场春梦啊。 下一秒 朱平安浑身一震,刚刚春梦中自己可是行云布雨了的,那岂不是说?! 朱平安猛地掀开了毯子,呃,果不其然,看到自己睡裤又湿了一片。 晕! 朱平安瞬间脸红如熟蟹。 仔细检查了之后,朱平安微微松了一口气,还好自己醒来的及时,只是弄湿了睡裤而已,还没有殃及毯子、床单之类的,状况在可控范围内。 这种天气洗干净之后,再晾上一晚就干了。 明早穿着晾干的睡裤套官服,等晚上回来,洗澡的时候再换一条睡裤,就像平时一样。 神不知鬼不觉。 想到这之后,朱平安松了一口气,轻手轻脚的下了床,摸黑找到了脸盆,又倒了些水,轻手轻脚的将睡裤简单洗了一下,攥干水分之后,将睡裤晾在了床头。 晾好后,朱平安想了想,担心明早有谁比自己早起,进来看到了再联想到什么。 于是又把睡裤改晾在了较为隐秘的床脚,这样以来,即便有人比自己早起,进来房间,也不会轻易看到自己洗睡裤了。而且这种酷暑的夏天,在那晾都一样,过不多长时间就能干。现在时间距离黎明还有一段时间,足够时间晾干了。 一夜无语。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亮,朱平安就早早的起了床,收拾干净床铺,换了衣服出去洗漱。 洗漱完,外面客厅的早餐正好摆好。 早餐非常丰盛,全都是朱平安爱吃的,而且比往常的早餐要丰盛一倍有余,除此之外还有一小碟爽口开胃的腌黄瓜。 朱平安只看了一眼,就食指大动,口腹之间满满的都是食欲。 “奇怪,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朱平安看着丰盛的早餐,小声的自言自语了一句。 “呀,夫君都有黑眼圈了呢,昨晚左小妾、右小妾没把夫君服侍好吗?”朱平安才进客厅,李姝就笑吟吟的出现在了朱平安跟前,看着朱平安的黑眼圈,演技浮夸的问道。 身后跟着的小丫头,又端上来了一盘冒着热气的刚出锅的葱花鸡蛋饼。 又来。 这个小妖精。 朱平安无语抬头看向李姝,恰好看到了李姝俏脸蛋的一点灰烬,不由的一股暖流涌上心头,一句话不由的脱口而出,“没有你陪着,哪里能睡得好。” “瞎说什么呢,都看着呢。” “大早上的发什么疯” 李姝没想到朱平安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这样的情话,一下子羞的俏脸蛋通红,虽然心里面甜如蜜,可是面上却是跟被踩了尾巴的小奶猫儿一样,狠狠的挖了朱平安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