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一章 今晚只做探花郎 - 寒门崛起

第八百九十一章 今晚只做探花郎

夜色深沉,万籁俱寂,只有微风轻轻的吹拂大地,半个朦胧的月亮斜挂在漆黑如墨的夜幕中,稀疏的星星一闪一闪的,像是孩子在打瞌睡,昏暗的月光与打瞌睡的星光一起交织了一张笼罩天地的睡梦之网。 临淮侯府敬享园庭院内,闹腾的熊孩子已经睡着了,胖乎乎的跟只肉虫一样,小呼噜都打起来了。 李姝怀里的小luoli妞妞也睡着了,李姝轻轻地把小luoli妞妞放到地铺上,小心盖上了一张薄毯,然后张开樱桃小嘴无声的吩咐他们的贴身丫头把他们抱回家睡觉。 地铺自然由丫头们收拾,用不着朱平安和李姝动手,只需要吩咐一声就够了。 封建社会就是这样。 安排妥当之后,李姝起身洗漱回了主卧,朱平安也跟着洗漱颠儿颠儿的跟在李姝身后进了主卧。 “咯咯,你不去宠爱你的左右小妾,跟着我做什么?”李姝站在床边,笑吟吟的看着朱平安问道。 “咳咳,我觉的你要管好你的嘴。”朱平安咳嗽了一声,冷不丁的回了一句。 什么? 朱平安竟然会对自己说出这种话来? 李姝闻言,笑靥如花的俏脸蛋一下子枯萎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为什么?”李姝有点生气了,深吸了一口气,小虎牙都露出来了。 “因为我一看到你的樱桃小嘴,就想亲啊。”朱平安灿然一笑,说撩就撩。 朱平安阳光的笑容,以及**的话语,将李姝心中和俏脸蛋上的阴云一扫而空,这种出其不意的反差撩,效果翻倍,让李姝心里面甜的不行。 “坏人,净会欺负我......” 李姝被撩的娇嗔不已,俏脸蛋绯红,水汪汪的大眼睛春水泛滥,故作生气的用力瞪了朱平安一眼。 这个坏人 刚刚吓我一跳,还以为是......原来这坏人刚刚故意那样说,就是为了说这句话,坏人,这个不懂风情的木头疙瘩什么时候学“坏”了。 “我欺负谁,也不会欺负了你去。”朱平安急忙表态,嘴上像是抹了蜜一样。 “油嘴滑舌......”李姝心里喜欢,面上却是娇嗔不已。 果然是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经过了这一插曲后,李姝好像忘了最开始的问题,默认了朱平安晚上在主卧歇息的事实。 取下发簪,摘下首饰 卸妆 合着睡衣上床 下一秒,李姝就发现朱平安一只不怀好意的狼爪子按在了自己香肩上。 “干嘛?” 李姝双手护胸,水汪汪的大眼睛白了朱平安一眼,对刚刚朱平安用那种方式撩她之事,还有些小情绪呢。 “咳咳,给你说了多少遍了,别总穿着衣服睡觉,这睡衣虽然是云锦丝绸的,但是穿着睡,也是会把衣服弄皱的。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这睡衣从蚕丝到衣服,是多少辛勤劳动的结晶,多么不容易啊,我们要爱惜衣服,懂了吗?脱了再睡,快,脱了脱了……乖,听话哈……算了,我帮你吧……不用谢……” 下一秒,朱平安道貌岸然的声音就响了起来,说的那叫一个冠冕堂皇,要多正义有多正义,要多勤俭有多勤俭,简直都是勤俭节约的道德楷模了。 不过,当你知道这一通冠冕堂皇的话用意是脱女生衣服时,那就…… 在耳房值夜的包子小丫鬟画儿听到朱平安的话,都替朱平安脸红的紧。 “你这坏人说这话都不嫌脸红吗?”李姝左护右拦都没拦住朱平安的魔瓜,眨眼间睡衣就飞到床下,只好一双纤纤玉手交叉护在胸前,俏脸蛋羞的通红红,没好气的白了朱平安一眼,含羞带嗔道:“亏你还是个状元郎呢……” “今晚我不做状元郎,我要做探花郎。”朱平安一语双关,意味深长的回道。 “什么探花郎?呀……”李姝一开始还没明白,不过下一秒她就懂了,这个坏人…… 天阶夜色凉如水,卧听室内摇床声。 室内对话声突兀的断了,接着一阵悉悉索索,然后富有节奏感的摇床声响了起来,这声音宛若在寂静的黑夜里奏响了一声摇篮曲一样。 但听到这首摇篮曲的包子小丫鬟画儿却是更加的睡不着了,夹着被子,辗转反侧,难以入睡,一双小手捂着耳朵捂了一会,却又鬼使神差的松开了,然后脸蛋红的跟只熟透了的大螃蟹似的。 终于 摇床声和其他令人面红耳赤的声音消停了,包子小丫鬟松开了夹紧的被子,热的发烫的脸蛋也终于不再增温了,心里面送了一口气,这下可以睡觉了吧。 然而 好像才安静了没一会 那富有节奏的摇床曲再度奏响了起来。 “姑爷他......” 包子小丫鬟吃惊的张大了小嘴,继而婴儿肥的脸蛋霎时一片通红。 一波还未过去,一波又来侵袭,长夜漫漫,摇床声不断,如何睡眠…… 第二天清晨,晨曦刚刚朦胧拉开帷幕,第一缕朝阳还在地平线底下酝酿,东边的天际刚刚露出一抹鱼肚白,一切都纯净的如此心旷神怡,仿佛一副淡雅泼墨的国画。 朱平安拉开被子下床,站起身时双腿不由自主的一软,要不是及时扶住了床架,朱平安就要出大糗了。 腰酸腿软,浑身么劲...... 这是标准的纵欲过度啊。 朱平安再一次的反省检讨了自己,以后一定要注意节制了,自己可不是超人,再不能如此了。 一定要节制,不要过早的透支身体,细水方能长流,节制,锻炼身体...... 不过,好像反省好多次了吧? 这次一定要记住了。 朱平安晃了晃脑袋,打起了精神,年青就是本钱厚,朱平安站了约莫两秒,双腿便又恢复了力气,不再疲软了,腰酸的症状也似乎一扫而空了。 “你怎么了?” 李姝从床上支起身体,关心的问道,樱桃小嘴红润欲滴,娇俏脸蛋白里透红,容光焕发,更显倾城,一头青丝随意的垂在胸前,与白皙的肌肤交相辉映,分外勾人。 薄毯半遮,娇躯横陈,勾勒出一个诱人的轮廓。 此情此景,朱平安不由唇齿生津,好吧,有这么一个小妖精在,节制什么的,任重而道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