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章 惊世骇俗的建议 - 寒门崛起

第九百二十章 惊世骇俗的建议

“但是……恐怕殿下是不会采纳臣的建议的。算了,我还是不要说了” 说到关键时候,朱平安来了一个欲言又止和戛然而止…… 纳尼?! 上一句你还跟个诸葛亮似的,说什么有九成把握在三日内讨回岁赐,吊足了人的胃口,大家都伸长了耳朵在等你的锦囊妙计呢,结果下一句你就来了句什么恐怕殿下是不会采纳我的建议的,算了,我还是不说了。 玩我们呢?! 我们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们听这个?! 裕王、陈以勤等人听得如鲠在喉,尤其是未来的内阁拳击手殷士儋同志,更是听得手指头都痒了,差点就要提前二十年祭出他的成名绝技了。 这一刻,裕王等人撬开朱平安嘴巴的心都有了。 这种感觉就像是一个肤白貌美大长腿的火辣美女坐在你怀里跳了一支贴身艳舞,极尽挑逗之能事,结果等你被她撩的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时候,美女她拍拍屁股走了 “子厚,你尚未说,怎么就知道我肯定不会采纳呢?”裕王目光灼灼的看着朱平安,摇了摇头。 “就是啊子厚,你且说来听听嘛,如果真的有那么大的把握讨回岁赐,殿下没有道理不采纳啊,再说了,即便殿下不采纳,我等也会劝说殿下的。”殷士儋应声附和,起身来到朱平安跟前,拍了拍朱平安的肩膀催促道。 殷士儋这家伙吃什么长大的,这手劲真大。 朱平安被殷士儋拍的咬牙了都,知道殷士儋这是在借机报复自己欲言又止、戛然而止之仇。 一旁的陈以勤见状,愁容中难得展露出了一丝笑意,呵呵了一笑捋须对朱平安说道,“呵呵,子厚,汝有何锦囊妙计,还请道来,我等洗耳恭听。” “子厚,你就别卖关子了,有什么锦囊妙计,还不赶快道来。”高拱也忍不住催促道。 大家实在是太好奇了。 朱平安所说有九成把握在三天内讨回岁赐,这对他们来说简直是听到了天方夜谭一样。幸亏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共事、相处,他们多少了解朱平安的为人,不然一定会把朱平安当做夸夸其谈、大放厥词之徒。 正是因为知道朱平安的为人,所以大家才更好奇,一个个眼睛瞪的大大的,目光灼灼的看着朱平安。 “呃,既然如此,那我就说了。” 朱平安好像被众人灼灼的目光给看服了,犹豫了片刻,终于开口了。 “在我看来,其实很简单,既然是因为有严世蕃的暗令,户部才不给我们,那只要我们得了严世蕃的准许,户部不就给我们发放岁赐了嘛。” 朱平安扫了众人一眼,轻声开口道。 这就是你九成把握三日内领取岁赐的锦囊妙计吗?! 众人闻言,一个个目瞪口呆,愣住了。 意外。 很是意外。 本想看一场天女下凡,结果却看到了一头母猪坠地的事故直播;开局本以为你是个王者,结果却是个青铜这一刻,众人仿佛看到了一只只乌鸦呱呱呱的从眼前飞过,外面烈日炎炎,他们却感觉身边凉风阵阵 “咳咳,子厚你这不是废话嘛,问题是怎么得到严世蕃的准许。” 殷士儋咳嗽了一声,使劲的揉了揉脑门,看向朱平安的目光要多无语有多无语。 裕王又颓然坐在了椅子上。 陈以勤愣在那,似乎还没有回过神来,本以为柳暗花明又一村,结果柳暗花明又进沟 高拱与他们不一样,依然在用灼灼的目光看着朱平安,相信朱平安不会无的放矢的。 “呵呵,殷大人目光如炬,一眼就看到了我所提建议的关键所在。”朱平安微微勾起了嘴唇,一双眸子神采奕奕,对于殷士儋的嘀咕非议,丝毫不以为意。 感情你还没说完啊 殷士儋闻言,听懂了朱平安的话外之音,于是不由得又上去轻轻拍了拍朱平安的肩膀,连声催促道:“子厚,你就别卖关子了,快点说吧。” 于是,朱平安再一次被殷士儋拍的咧嘴。 “咳咳,得到严世蕃的准许,在我看来,其实一点也不难,就是,就是有些” 朱平安说到这又停下了,好像很难为情的样子。 你怎么关键时候,又停下了?!众人一个个皆是目瞪朱平安,跟怨妇似的。 “子厚,你倒是快说啊,真是急人。”殷士儋催促道,眼瞅着又要上去给朱平安肩膀按摩去了。 “好,我说。其实就是一个字‘贿’。” 朱平安真是怕了殷士儋了,也不管为难不为难了,直接揭露了答案。 贿?! 贿者,贿赂也!意如其字,行贿,以财贿之。 朱平安的这一个字,在众人心潮中掀起了轩然大波,宛若一个响雷在众人头顶炸响。 在朱平安说之前,殷士儋的手都已经举起来了,在朱平安说完后,殷士儋的手就那么伸着,像是被人点了穴位一样,惊奇得像半截木头般愣愣地戳在那儿。 真是一个大胆的想法! 听了朱平安的话后,陈以勤呆住了,失手拔下了一根胡须,良久之后,才深深的吸了一口凉气。 高拱也吃惊的瞪大了眼睛,完全没想到朱平安竟然会提出这样一个惊世骇俗的建议。 裕王再一次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好像屁股被虫子咬了一口似的,嗖一下就站了起来 朱平安的这一建议,太过惊世骇俗了,良久之后,众人才渐渐回过神来。 这一下众人总算知道朱平安为什么建议还没说出来的时候,就断定裕王不会采纳了;这一下子众人总算是知道朱平安为什么欲言又止、戛然而止,那么难为情了。 贿! 朱平安提的建议竟然是向严世蕃行贿。 朱平安竟然建议让裕王堂堂天子的儿子未来储君的唯二竞争者,给严世蕃送礼行贿,以得到严世蕃的准许,取回被克扣了三年的岁赐。 面子呢! 裕王不要面子啊! 堂堂天子的儿子,未来储君的唯二竞争者,去给他严世蕃送礼行贿?! 不是礼多礼少的问题,也不是亲自去还是派人去的问题。 问题是,裕王他丢不起这个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