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六章 又一奏 - 寒门崛起

第九百三十六章 又一奏

张顺的这一声朱大人,不啻于一声晴天霹雳,轰然炸响在现场所有人的头顶。 什么?! 朱,朱朱大人?! 这,这……这穷书生竟然是个当官的?! 刚刚还威风凛凛的押解朱平安的伍长闻言,脸色惨白,浑身不受控制的哆嗦了起来,连着咽了三口唾沫,哆嗦着抬起头,满怀期望看向张顺,硬挤出一个笑脸,声音也不受控制的颤抖着问道:“张,张捕头,您不是说笑的吧?!” 伍长仍怀着百分之零点一的期望,这个现实对他来说太残酷了,他不愿接受,还想抢救一下。 其他四位兵士也都一样,如果溺水者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一样,身体哆嗦着,满怀期望的看向张顺。 “你看我像开玩笑的样子吗?!” 张顺铁青着一张脸,瞪了他们一眼,额上的一条青筋都涨了出来,冷声反问了一句,然后便不再搭理他们,忙着去给朱平安松绑。 开玩笑?! 我看是你们给我开玩笑吧,堂堂的朝廷从五品大员,能是包子铺窃贼?!! 张顺简直难以置信,他们竟然能把朱平安当成窃贼同伙?! 早就听说这位新任的西城兵马司指挥自以为有严党背景,办案行事无法无天,没想到竟然如此无法无天! 伍长等人闻言,耳朵嗡了起来,最后一丝幻想破灭,他们的魂儿都吓飞了,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我们竟然将一名朝廷命官诬陷为窃贼同伙,还给捆绑押解到了顺天府大牢,而且路上还那么的不敬……这,这……这不是寿星吃砒霜嫌命长了吗! 一想到这一点,伍长等人脸色惨白、面无血色,后背冷汗直流,用力的将额头紧贴地面,连声求饶,“小的们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大人,罪该万死,还请大人赎罪……” 在不远处一边等着一边看热闹的妇人,此刻也懵了,她在乡下惯是欺软怕硬,万万没想到河边读书的穷秀才,竟然是个当官的?!此刻得知真相后,不由吓得后退了几步,脸色都白了,心跳加速,自己好像惹了大麻烦了…… 现在,妇人只是寄希望那穷秀才官做的没有他官人大。这样,他官人还能以权压人,平息了此事。 “怎么还不关他进大牢啊。”熊孩子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呢,只是看着朱平安还没有被关进大佬,他就不满的撅起了嘴。 “嘘。” 妇人赶紧的将熊孩子揽到怀里,捂住了他的嘴。 “你捂我嘴干嘛!”熊孩子使劲挣扎出来,抬脚踢了妇人一脚,不满的拉长了脸。 “小祖宗,你小点声。” 妇人将熊孩子拉到了一边,紧哄慢哄,才让他消停了下来。 视线回到众人中心。 “呵呵,张捕头,许久不见。” 朱平安微笑着跟张顺打了一个招呼,然后侧身躲开了张顺的手,很认真的说道:“别,张捕头,松绑的话,还是算了,我可不想连累你成了同犯。” “朱大人,您说笑了,您怎么可能是窃贼呢。”张捕头用力的摇了摇头。 “呵呵,我也希望我是说笑啊,但是可惜,我可是被人家高大人‘人赃俱获’来的,喏,看到刘伍长身上的挎包了吗,里面的笔筒、毛笔、书籍还有5两碎银子,都是赃物呢。怎么,你不信啊,不信你问高大人!是不是啊高大人?” 朱平安勾着唇角,走到高姓武官身前,扬起了一抹灿烂的微笑,一口白牙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咳咳,这中间或许有什么误会。” 高姓武官脸色变了又变,最终咳嗽了一声,若无其事的搪塞了一句。 “误会?!”朱平安闻言不由笑了,“呵呵,不对啊高大人,您之前可是信誓旦旦说人赃俱获了的,怎么现在又成误会了呢,高大人?” “呵呵,在下忝以为西城兵马司指挥,不知大人何方高就啊?”高姓武官没有接朱平安的话,而是亮明了身份,想要以官职压住朱平安,将这件事平息了下去。 在高姓武官看来,朱平安年纪轻轻的,即便是做官的,也肯定是初入官场,总不能官做的比他这正六品还高吧?!官场上可是很讲究等级的,自己官职比他高的话,那就是自己说了算,朱平安就是再不情愿,也得接受。 大不了,过后自己给他些补偿嘛。几十两银子,自己还是出得起的。 “高大人,这位是朱平安朱大人,朱大人年纪虽少,但已经是从五品的裕王府侍讲学士。” 朱平安尚未开口,一旁的张捕头就已经替朱平安介绍了。 “啊?!” 高姓武官闻言,心里面吃了两惊,脸色也一刹间变成了苍白,心跳都快停止了。 他吃的第一惊,是没想到朱平安竟然比他的官还大,竟然是从五品的裕王府侍讲学士! 吃的第二惊,则是朱平安的名字!朱平安,这三个字比听到朱平安是从五品官员时还要震惊的多! 高姓武官对朱平安的名字太敏感了! 高姓武官是新任西城兵马司指挥的,他之所以能够上任西城兵马司指挥,是因为他的前任赵大膺被砍头了!西城兵马司指挥的职位空了出来,他才有托关系、活动的机会,才得以上任了这西城兵马司指挥。 赵大膺为什么被砍头,都是被这个叫朱平安的弹劾的! 还不止此! 前段时间,就因为这个姓朱的查了太仓,不知道多少人因此掉了脑袋!不知道有多少人被流放!不知有多少人被罚了银子!即便是严世蕃严小相爷都被罚了银子呢! 你说,他对朱平安的名字能不敏感吗?! 如果他要是事先知道眼前的这人就是朱平安的话,他绝对会当场给他儿子一脚,给他婆娘一耳刮子,然后道歉走人的。 他们这种身上不干净的,面对朱平安这种人,躲还躲不起呢,又怎么会去招惹! “原来是朱平安朱大人,下官高博泰早就久仰朱大人大名了,呵呵呵,误会,误会,今天都是误会,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了,呵呵”高姓武官的态度来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脸上堆满了笑容。 高博泰?! 朱平安闻言微微一怔,“你是高博泰?” “呵呵,对啊,下官正是高博泰,朱大人也听说过下官吗,呵呵,那下官真是三生有幸。”高博泰闻言一喜。 “呵呵,听过,听过,如雷贯耳呢。”朱平安看着高博泰,嘴角都扯了起来,露出一丝灿烂微笑。 确实听过! 在史书上。 不过你高博泰只是龙套一样的角色,只是被顺带了一笔。 朱平安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在现代写过一篇明朝土地兼并的论文,其中涉及到屯田,朱平安特意查阅过明朝历史资料,高博泰的名字还出现在朱平安论文中的备注上呢。 史书记载,明中叶以后,屯田多被将官侵吞。嘉靖三十四年正月十三日,刑部左侍郎陈儒奉命勘核宣府、大同二镇屯田,查出宣府侵没之数达四千余顷,其中侵吞屯田数量最多的就有高博泰的名字。陈儒奏言:请将被侵屯田一概定则起科,将官侵盗边饷以及私役人夫等俱应抵罪。嘉靖帝诏准奏。同年,高博泰等侵没屯田的将官系数被查入狱。 朱平安看着高博泰,笑的灿烂,看来自己要再上一个奏折了。 高博泰莫名觉得心中悸动,抬头看到朱平安阳关下灿烂的笑容,竟觉的一阵寒意。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