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四章 水陆八珍 - 寒门崛起

第九百四十四章 水陆八珍

脸上衣服上都是血,欧阳子士这么擦擦显然不行,只能起身借口更衣出去收拾。 上菜继续。 其他侍女上菜依然香艳无比,比如第二位侍女上菜时的香艳程度,就丝毫不逊色于第一位侍女。她上的菜是八宝凤髓,这是八珍的第二珍,凤髓用的是锦鸡的脑髓。 上菜采用顺时针,第二位侍女来到了罗文龙身边,她没有跳舞,也没有搔首弄姿,更没有像第一位那样炫技,她只是很普通、很正常的上菜,纤纤玉手端着餐盘,轻声报了菜名,就弯腰将餐盘放在了桌上。 然而 就在她弯腰放餐盘的时候,异变陡起!没有一点铺垫的,高巢就来了。 只听“嘭”的一声轻响,然后众人眼前一阵雪白。 侍女那比刘岩都毫不逊色的上身在弯腰时,崩开了衽衬衣带,整个儿跳脱了出来。 立马,众人的眼睛都直了!尤其是距离侍女最近的罗文龙,更是眼珠子都要瞪出来。 接着 第三位侍女、第四位……一直到到第十六位侍女,将水、陆八珍一十六道菜全都上完。每一道菜都有一个香艳的上菜方式,让众人大饱眼福。 欧阳子士是在上第十道八珍时回来的,回来时经过朱平安身边,重重的冷哼了一声。 显然。 欧阳子士将今日出丑的账算在了朱平安身上,在他心中,他与朱平安的深仇大恨又深了百丈不止,所以在经过朱平安身边时,才重重的冷哼了一声。 朱平安听到欧阳子士的冷哼,抬头就看到了欧阳子士阴沉着脸看向自己,一副把账算在自己身上的样子,朱平安不由无语的扯了扯嘴角,欧阳子士这货没长脑子呀还是吃错药了啊?! 是我害你流鼻血出丑的吗?! 另外,流着鼻血还挑衅的是你吧?归根结底,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怎么反倒赖起我来了呵呵,脑子是个好东西,可惜欧阳子士没长。 等到水陆八珍都上齐后,罗梓瑜讨好的向严世蕃拱手道,“严大人,这水陆八珍一个都没落下,今日这菜如此丰盛,我等实在是受之有愧啊。” “哈哈,看来秀太也是懂菜之人呢,张九韶在《群书拾唾》谓八珍为龙肝、凤髓、兔胎、鲤尾、鸮炙、猩唇、熊掌、酥酪。严某却有不同看法,某翻阅了礼记》、《唐类函》、《埤雅》、《辍耕录》等历代典籍,结合历朝历代关于八珍宴的记载,以为八珍可分为陆八珍和水八珍,共计一十六种。呵呵,若论胸中淡无事,八珍何得望藜羹,诸君姑且尝尝。” 严世蕃叫了一声罗梓瑜的字,哈哈笑着说道,然后又伸手向众人做一个请的姿势。 “多谢严大人。” 罗梓瑜等人包括朱平安、张居正,纷纷拱手向严世蕃道谢。 看着桌上的水陆八珍,朱平安心中感慨颇多,若是放在现代,这熊掌啊猩唇啊豹胎啊什么的,这么多野生保护动物,这一桌的人都得进去。 不过在古代,就没事了,这些野生动物在古代繁衍的种群足够多,还没有被吃成保护动物。 在餐桌上,严世蕃又与众人聊了些时政,当场许诺推荐其中一人从太仆寺调任户部下属的仓部主事。 严世蕃嘴上说推荐,但大家都知道,这就是板上钉钉的事了。不用怀疑,等今日宴席散后,不出数日,户部任命的公文就会下发到那人手上。 这种事情又不是一次两次了,其中不能为外人道的规则,众人再清楚不过了。 于是,众人皆是向那人投以羡慕和恭喜的眼光。 太仆寺掌舆马畜牧之事,也就是养马的弼马温,属于清水衙门,户部下设的仓部可是出了名的油水衙门,更何况仓部主事可是比他在太仆寺时还要高一级呢。 不仅能从清水衙门调到油水衙门,还能官升一级,这真是双喜临门。 那人闻言喜不自胜,激动的脸色涨红,连连向严世蕃敬酒感谢,口中暗示说家里还有一些土特产,等回去后一定要送到府上让严世蕃尝尝鲜。 土特产? 呵呵 信你才怪呢,朱平安微微扯了扯嘴角。 朝廷任命官员,自有其一套繁琐、复杂和严肃的程序和规则,但是从今日这一件事就可以看出,严世蕃或者说严党的能量是有多么的强大。 朱平安面上不露声色,心中却是感慨、愤慨不已。 张居正亦是如此,在与众人一同向那人道喜的时候,眉宇间一股阴霾,一闪而逝。 “呵呵,张大人你谢我做什么,我也是看你对于仓储、计数颇有才能,不忍张大人浪费了这一身才能,这才决定推荐的。所谓内举不避亲外举不避仇,唯才是举嘛。咱严某可不是徇私之人,也不做那徇私之事。再说了,我只是答应推荐而已,行不行,能不能,还要看你自己德才是否适合,一切都要按程序、按规矩办。圣训煌煌,纲纪昭昭,谁也不能例外。” 严世蕃呵呵笑着摇了摇头,摊开一双手,一脸油光满面的摇头晃脑解释道。 “是,是,严大人说的是。圣训煌煌,纲纪昭昭,严大人向来大公无私,下官自是知道的。不过,这知遇之恩,举荐之恩,下官还是要谢的。” 姓张的官员一边连声称是,一边又坚持的向严世蕃道谢。 “呵呵,小张你呀,糊涂,东楼兄推荐人才,一向是秉德才兼备、惟才是举之训。东楼兄是欣赏你与仓储、计数的才能,这才推荐你的,又岂图你报恩。你这样,岂非污了东楼兄的名声,快,自己罚酒三杯呵呵,若是有心,何必多说,做好你分内之事就是对东楼兄最好的报答了。”赵文华呵呵笑着摇了摇头,向着姓张的官员努了努嘴,示意他罚酒三杯。 “哈哈哈,知我者,梅村也。”严世蕃哈哈大笑。 “哦,是极是极,是下官以小人之心度严大人之腹,几大错矣。”姓张的官员闻弦歌而知雅意,一面承认错误,一面自斟自罚了三大杯酒。 若是有心,何必多说,做好分内之事 要送就送,说个毛线。 送! 回去就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