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四章 你这个学生,猴儿精猴儿精 - 寒门崛起

第九百八十四章 你这个学生,猴儿精猴儿精

这是什么场合? 这可是师母的生辰宴啊,大家都写诗作词祝寿,你这连写两个“奈何”是何居心?! 开玩笑,耍小脾气,也是要有个度滴! 真是岂有此理! 一众门生义愤填膺,对朱平安的所作所为愤慨不已,纷纷以眼神和嗟叹表达他们的愤慨和鄙视。 不过 接下来的发生的事情,让他们更愤慨了,脾气爆的人都要怒发冲冠了。 因为朱平安,他,他,他又接着写了三个字“奈若何”。 至此,朱平安《贺师母寿》的第一句诗已经写出来了:“奈何奈何奈若何”。 众人简直要炸了,朱平安太过分了,这是祝寿诗吗,标榜着《贺师母寿》,可是竟然写什么“奈何奈何奈若何”,满纸的消极、颓废和扫兴,这是哪门子祝寿诗啊。 现场一片哗然。 徐夫人扭头看了一眼徐阶,徐阶微微笑了笑,伸手覆在夫人手上,轻轻摩挲了两下。 “子厚,你这是什么祝寿诗啊?”徐璠手里的杯子都快要端不住了。 “祝寿诗啊。”朱平安一本正经的回道。 祝寿诗?!!! 扯淡! 奈何奈何奈若何,这是哪门子的祝寿啊,这语调分明是诅咒诗好吧! 众人都替徐璠打抱不平! 不过,众人的嗟叹、不满和愤慨并没有影响朱平安的发挥,在众人的愤慨中,朱平安发挥超级稳定,嗯,提笔另起一行,又写了两个字。 没错 还是“奈何”二字。 疯了。 朱平安这家伙一定是疯了。 你这个疯子,你是要毁了恩师的寿宴吗,众人这一刻简直恨不得将朱平安的脑袋都塞到砚台里! 又一个“奈何”,徐璠彻底凌乱了。 张居正右手摸着下巴,眉头蹙得很紧,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朱平安。 在一众愤慨和非议之中,朱平安脸上微笑依旧,右手执着毛笔又挥洒了起来,举笔补全了第二句,笔法娴熟,笔走龙蛇,如行云流水,挥洒自如。 “奈何今日雨滂沱”。 虽然没有再写“奈何”了,但众人对朱平安的非议和愤慨并没有减弱分毫。 虽然你没再写奈何,但你这句“奈何今日雨滂沱”,还是满纸的消极、颓废和扫兴,而且你这可是祝寿诗啊,第一句“奈何奈何奈若何”,第二句“奈何今日雨滂沱”,满满的消极颓废不说,你这诗都写了一半了,可完全跟祝寿不沾边啊。 哎! 什么人啊这是。 还有脸笑! 恩师待你恩重如山,你就这样回报恩师吗?!我若是你,这会儿早就自挂东南枝以向恩师谢罪。 众人摇头的摇头,叹息的叹息,将朱平安脑袋塞到砚台里的冲动更浓了。 写完第二句后,朱平安将毛笔再次饱蘸了墨汁,然后一秒也不停顿的再次运笔如飞,如蛟龙乘风破浪,凤随风翔于九天,一口气将第三句诗也写了出来: “滂沱雨祝师母寿”。 朱平安这一句诗写出来后,大堂内便响起了众人一阵小声的惊讶声。 “啊?” “这?” “好像有点意思了。” 众人看到朱平安的第三句后,不由自主的小声惊讶了起来,这第三句一出来,这首祝寿诗好像有点意思了,前两句的消极、颓废似乎削减了不少。 虽然比不上众人前面做的祝寿诗,可是总算有一点祝寿诗的样子了。 众人心中的愤慨稍稍消减了一分,再看向朱平安时,便有一种看浪子回头的感觉。虽然这个浪子还是一事无成、不修边幅、不靠谱,但是至少他愿意回头了。 未等众人惊讶声消失,朱平安又一次蘸墨运笔,龙飞凤舞的将全诗的最后一句一气呵成,最后收笔时往下轻顿,又猛地提笔收回,宛若神龙摆尾、凤凰展翅一样! 至此,整首诗也就跃然纸上。 《贺师母寿》 奈何奈何可奈何, 奈何今日雨滂沱。 滂沱雨祝师母寿, 寿比滂沱雨更多。 朱平安提笔收回,大厅一片安静,安静到连一根针掉到地上都能听的一清二楚。 如此的安静氛围持续了足足两秒,两秒之后,大厅便像是开水沸腾了一样,热闹了起来。 “啊?好!” “这画龙点睛啊!好诗!” “原来还可以这么写祝寿诗!状元郎不愧是状元郎,这驾驭文字的功底真是绝了。” “哈哈哈,这一首诗还真是一波三折,荡气回肠,尤其是最后一句画龙点睛,瞬间整首诗脱尘出俗,升华了,真是难得一见的祝寿佳作啊。” “我就说嘛,恩师待状元郎恩重入神,状元郎又怎会在师母寿宴上犯浑呢。呵呵,状元郎真是艺高人胆大、幽默风趣啊,故意如此作祝寿诗助兴。” 众人回过神后,无不拍手叫绝。 大家都是徐师门下,刚开始也只是愤慨朱平安这个小师弟竟然在师母生日宴上写了一通“奈何”,还以为他是耍脾气、使小性子、不懂事呢,现在既然误会澄清了,而且朱平安所作的这一首诗,幽默风趣又精彩绝妙,是难得的一首好祝寿诗,于是众人便毫不吝啬他们的表扬。 张四维和王世贞两人是咸于容焉。 房间里沉闷之气瞬间一扫而空,气氛热烈,达到了整个宴会的高潮。 既在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张居正看着朱平安所作的祝寿诗,神情有些复杂,沉默了片刻后随着众人拍了拍手。 “哈哈,子厚,你小子可以啊。” 徐璠笑着来到朱平安身边,使劲往朱平安肩上拍了一巴掌,“你知不知道,刚刚把我吓一跳。还想着,如果我娘生气后,我该怎么给你求情呢。” “多谢世兄挂念。” 朱平安拱手向徐璠道谢,然后指了指徐璠手里的茶杯,呵呵笑着问道,“呵呵,世兄的茶喝完了吗,不知道平安迟到的三杯酒还用罚吗?” “算你小子运气好。”徐璠晃了晃手里的茶杯,里面半杯茶随着杯子打转。 “呵呵,多谢世兄。”朱平安笑着拱手道谢。 “咯咯咯……你这个学生啊,真是猴儿精猴儿精的。这整场,就教人记住了他的诗,想忘都忘不掉……”首位上,徐夫人用手帕掩着嘴唇,侧头笑着与徐阶说悄悄话。 徐阶笑而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