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七章 夜事 - 寒门崛起

第九百八十七章 夜事

银白色的月光洒入纱窗,窗外嘈切凄厉的蝉鸣也都已经停息了,四野万籁俱静。月光和寂静交织了一张弥天梦网,天地万物都被收入网中,沉沉的陷入梦乡。 但是有人例外。 敬享园主卧大床上,朱平安翻了一个身,没过一会又转了一个身,然后又转了一个身短短的一会,朱平安就翻来覆去不下十余次了。 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不时看一眼窗外,看到夜色正浓,便又转了一个身长夜缘何如此漫漫 “朱哥哥,睡一会,睡一会吧,明儿早起一些就是了。” 在朱平安又一次翻身后,一旁装睡的李姝再也忍不住了,心疼的伸出柔夷抱住了朱平安,将朱平安的脑袋压到自己怀里面,让他枕着自己的柔软入睡。 软软的,朱哥哥枕着,一定比枕头舒服,这样朱哥哥就可以睡觉了。 “扰着你了。” 朱平安柔声歉意道,准备从李姝胸前起身,老实躺一边去,不再辗转反侧了,让李姝好好睡觉。 “你没有扰着我,你伤着我了。”李姝抱着朱平安不放,哑着嗓子娇声说。 “可是我枕疼你了。” 朱平安着急要抬起头来,以为是自己脑袋枕着李姝的柔软,把李姝枕疼了。 “是你不睡,不爱惜自己身体,让我心疼了。”李姝摇了摇头,将朱平安的脑袋抱的更紧了,紧紧地贴着,“不信,你听我的心跳” 咚咚咚 心跳舒缓,像是在弹奏一首安眠曲。 “睡吧朱哥哥……”李姝抱着朱平安,声音如娟娟泉水,味儿甜如浸蜜。 “嗯。” 朱平安轻轻点了点头,反手抱住李姝,像头小猪一样,在李姝怀里拱了拱,找了个更舒服的位置,摩挲了几下,听着李姝安眠的心跳,安静的闭上了眼睛。 “咯咯你的呼吸,好痒” 过了几秒后,李姝忍不住,咯咯的笑了起来。 “那我起来好了。” “不行。” 夜色深沉,似梦似幻。 “梆梆梆” 府外有巡夜的更夫经过,梆梆梆,敲响了寅时的更点,隐隐的传入临淮侯府。 在古代夜间每到一更,巡夜的更夫就会打梆子报时。更夫现在报的是寅时,也就是三点左右。 隐隐听到寅时梆子响后,朱平安便睁开了眼睛,轻手轻脚的从床上起身,下床后小心翼翼的给李姝掩了掩被子,接着在李姝额头轻轻吻了一下。 然后,抓起衣服,轻轻的走出了卧室。 出了院子,朱平安径直向前院马厩而去。 朱平安原以为这个点刘大刀应该没起,正想着牵了马后,给前院值班的护院说声,让他等刘大刀起来后给刘大刀说一声,就说今儿不用他送了。不过,让朱平安意外的是,朱平安才走到马厩就看到了刘大刀。 “大刀兄,你怎么起这么早?”朱平安很是意外的问道。 “呵呵,公子早啊,少夫人昨天傍晚差人给我传话,让我今早早起等公子。” 刘大刀呵呵笑了笑,挠了挠脑袋。 呃。 好吧。 李姝这丫头,朱平安闻言,抬头看向敬享园方向,心里面一阵暖流。 因为朱平安起的时间太早,宵禁时间还没结束,朱平安和刘大刀牵了马在临淮侯府大门前等了一会,解除宵禁的锣声才缓缓敲响。听到宵禁解除锣声的第一时间,朱平安便翻身上马,向着杨继盛的府邸,快马加鞭而去。 刘大刀策马紧随其后。 走到一半的时候,朱平安忽然想起还没有跟裕王府请假呢,两个地方还不顺路,朱平安便让刘大刀改道去裕王府,给裕王府守门中侯武万夫说一声,就说自己今天上午有事,让武万夫帮自己向裕王请个假。 “好的公子,那我跟武将军说后,就去杨大人府外等公子。”刘大刀调转马头,快马加鞭向裕王府而去。 朱平安继续策马前行,去往杨继盛府邸,好在时间早,路上基本没什么行人,一路畅通无阻,再加上杀马特黑马今天异常给力,速度快的飞起,朱平安只用了不到二十分钟就赶到了杨继盛府邸。 杨继盛的府邸坐落在一个陋巷胡同,这个胡同环境不好,进去后有一股子霉味。这个胡同的院子都是用来出租的,杨继盛租的院子是这个陋巷里面积最小的一个,地段最差的一个,只是一个独门独户的小院子,里面也就一个正房、一侧厢房、一个灶房和一个厕所,跟农村的院落差不多,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 堂堂一个兵部员外郎,从五品的官员,副局级干部,租住这样的一个院子,真是有些难以想象。 小院墙皮都有些脱落了,不过院外打扫的很干净。 院上挂了一个简单的匾额,上面写着“杨府”,从字迹上看,是杨继盛亲手所书的,望去,便觉一股子铁骨铮铮的浩然正气从匾额上飘溢了出来。 隔着门缝,依稀看到房内似乎亮着油灯。 看来杨师兄还未出门。 朱平安心里松了一口气,还好,总算没有错过。 “叩叩叩……” 朱平安下马,上前握住门环轻轻叩响了杨府的大门。 院内似乎有动静,不过并无人前来开门。 于是,朱平安又轻轻叩了几下房门。 少顷 一阵脚步声传来。 “谁啊” 一个上了年纪的男子声音从门后传来。 “老伯,在下朱平安,乃是贵府杨继盛杨大人的同门师弟,今有事特来拜会杨师兄。” 朱平安在门外拱手回道,通过门缝依稀可见一位五十来岁老仆的面孔。 “我家老爷的师弟?怎么这么早来拜访啊?那你等着。”门后的老人比较警惕,听了朱平安自报家门后,也没有开门,只是让朱平安在外等着,他去正房通传。 “有劳老伯了。”朱平安拱手道谢。 继而,便听到一阵脚步声远去,然后隐约听到老者通传的声音。 又过了一会。 听到一阵快速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接着嘎吱一声,大门打开了,杨继盛微笑着快步迎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