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一章 嘉靖帝是包庇犯 - 寒门崛起

第九百九十一章 嘉靖帝是包庇犯

既然严嵩有如此罪大恶极的十项僭越大罪,缘何皇上没有发现呢? 杨继盛接着也解释了:“嵩有十大罪昭人耳目,以皇上之聪明固若不知者何哉?盖因皇上待臣下之心出于至诚,贼嵩事皇上之奸入于至神,以至神之奸而欺至诚之心,无怪其堕于术中而不觉也。臣再以嵩之五奸言之。” 那是因为皇上你太实诚,而严嵩有太奸了! 于是,杨继盛在揭露了严嵩的十大罪后,接下来又揭露了严嵩的五大奸。 朱平安仔细研读了一遍。 一大奸:“知皇上之意向者莫过于左右侍从之臣,嵩欲托之以伺察圣意,故先用宝贿结交情熟于皇上宫中一言一动一起一居,虽嬉笑欷戏之声,游观宴乐之为,无不报嵩知之,每报必酬以重赏。凡圣意所爱憎举错,嵩皆预知,故得以遂逢迎之巧以悦皇上之心。皇上见嵩之所言所为尽合圣意,盖先有人以通之也。是皇上之左右皆贼嵩之间谍,此其奸一也。” 简单说就是,皇上您左右内侍都被严嵩发展成他的间谍了。 二大奸:圣上,作为您喉舌的通政司,被贼嵩安插的干儿子赵文华把持了,成了拦路犬,阻塞天下之言路。之前,御史王宗茂弹劾严嵩的奏本,就被赵文华停留五日方上,让严嵩有时间掩饰、毁灭他的罪证。 三大奸:圣上您的爪牙厂卫,也都被贼嵩渗透了,他儿子严世蕃四处与厂卫官员结亲家,都跟严嵩有瓜葛。 四大奸:圣上您的耳目科道言官,都被贼嵩笼络,成了他的奴隶。不顺从的言官,都被他踢到部署南京去了。 五大奸:圣上您的臣工,各部堂司官员有大半都是贼嵩的心腹之人。 这五大奸总结起来就是,圣上您的左右、喉舌、耳目、爪牙、臣工都被严嵩掌握了。 朱平安看完这十大罪五大奸后,心中激愤不已,这严嵩还真是罪不可赦! 放到现在,这严嵩就是第一号大老虎,必须得严打! 严世蕃就是典型的“我爸是严嵩”! 可惜。 这是古代。 必须得说,杨师兄所说的这十大罪五奸,确实都击中的严嵩的要害。 如今这大明官场成为权钱交易、权权交易的菜市场,政治变的一片黑暗,严嵩至少要背一半的锅。至于另一半的锅,在朱平安看来,则要嘉靖帝来背。 朱平安看的认真,杨继盛也看的认真,他在注意观察着朱平安的脸上的每一个表情。 朱平安的蹙眉思索、研读、推敲、激愤都被杨继盛收入眼中。 这个时候,杨继盛脑海里不由得想到了前天晚上,将自己拒之门外的张居正 差距啊。 杨继盛心中感慨不已。 朱平安将十大罪、五大奸研读了两遍,总体上觉的虽略有夸大、言辞上有值得推敲之处,但并无致命的缺陷。 于是, 朱平安又往下看。 “夫嵩之十罪赖此五奸以弥缝之,识破嵩之五奸则其十罪立见。噫!嵩握重权,诸臣顺从固不足怪,而大学士徐阶负天下之重望,荷皇上之知遇,宜深抵力排,为天下除贼可也。乃畏嵩之巧足以肆其谤,惧嵩之毒足以害其身,宁郁怏终日,凡事惟听命于嵩,不敢持正少抗,是虽为嵩积威所劫,然于皇上亦不可谓之不负也!阶为次辅,畏嵩之威,亦不足怪,以皇上聪明刚断,虽逆鸾隐恶无不悉知,乃一向含容于嵩之显恶,固若不能知,亦若不能去,盖不过欲全大臣之体面,姑优容之以待彼之自坏耳。然不知国之有嵩犹苗之有莠、城之有虎,一日在位则为一日之害,皇上何不忍割爱一贼臣,顾忍百万苍生之涂炭乎?况尔来疑皇上之见猜,已有异离之心志,如再赐优容姑待之恩,恐致已前宰相之祸,天下臣民皆知其万万不可也。” 杨继盛说严嵩有此十大罪,之所以能安然无恙,都是因为他的五奸弥补,如果识破了严嵩的五奸,那严嵩的十大罪就暴露无疑了。另外,杨继盛还批评了座师徐阶,说徐阶惧怕严嵩,不敢与他对抗,凡事都听严嵩的,有负皇上知遇之恩接着,杨继盛就说皇上您这么聪明,都是因为包容严嵩,才没有发现严嵩的罪孽,才没有制裁严嵩。圣上您为了宠爱一个贼臣,就忍心天下百万苍生被严嵩祸害的生灵涂炭吗? 看完这一段后,朱平安默默在心里画了一个重点批注符号。 这一段虽然不如“或问二王”那么严重,但也绝对是把嘉靖帝惹生气的一个重点原因。 杨师兄在这一段批评座师徐阶,一点问题也没有,对于座师徐阶来说,这也是一种保护。至少,有这一点,严嵩就不会轻易认为杨继盛的弹劾是出自徐阶的暗示。朱平安相信,座师徐阶知道杨继盛在奏折里批评他后,不仅不会生气,反而会很高兴。杨继盛这一批评,就把他和徐阶划清界限了。有这一批评,徐阶就不会被这份奏疏所牵连了。 但是,徐阶在这一段说嘉靖帝,问题就很大了。杨师兄说嘉靖帝“一向含容于嵩之显恶”、“然不知国之有嵩犹苗之有莠、城之有虎,一日在位则为一日之害,皇上何不忍割爱一贼臣,顾忍百万苍生之涂炭乎?” 这岂不是说嘉靖帝是包庇犯了?! 这怎么可以,怎么能说皇上是包庇犯呢,这不是把皇上置于自己的对立面了吗。这就相当于在砍boss的时候,丢了一个嘲讽,结果把boss旁边的终极大boss的仇恨给吸引了,这就从重级难度,一下子上升到地狱级难度了。 嘉靖帝本来就神经质、小心眼、爱记仇,你还这么刺激他,这不是自讨苦吃吗。 不行。 这样不行。 这一点要记下来,待会统一跟师兄提下,建议师兄这一段留着批评座师徐阶的话就够了,涉及到嘉靖帝的,都删了吧,至少把说嘉靖帝包容严嵩的话删掉。